正文 第241章241发火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!

    第241章 241发火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

    不能自乱阵脚,那就只能先发制人,或者以静制动,再不来就是想办法把事情圆回来,可是真能圆回来吗?

    再完美的谎言也有被拆穿的一天,且他们在这个当口的找理由,就算是正当的理由,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纪云开想了许久,最终也没有想到好办法,只能道:“现在,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,我这就为你准备两壶解药,你亲自送去军营。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送药去军营的人也没走多远,如果真要检查的话,很有可能还没有给中毒的人服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,我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脸煞白、煞白的,嘴唇直哆嗦。

    这事是他在意了,他明知这解药与众不同,居然都不知道小心一些,不知道防着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事,也许是我多想了,燕北王府的人不一定会检查。”这个理由纪云开是不相信的,她只是安慰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萧九安,她一定会让人好好查一查解药的成分,这么一来,下次再遇到北辰的尸毒,就不用再受制于人,自己手下的人就能配出解药了。

    某些方向,她和萧九安很像,都不喜欢把命运交给别人,相比等别人帮助,他们都更愿意多学一点,好自救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纪云开压根不会信的话,诸葛小大夫却信了:“王爷说过,不会干涉我的任何事,他,他应该不会让人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王爷是个讲信用的人。”但仅限在药房,出了药房萧九安该查的一样会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话纪云开不能跟诸葛小大夫说,不然诸葛小大夫慌了神,乱了阵脚,就等把凭白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制解药,你快些过去。如果你发现你到时,前一份解药还未到,或者中毒的将士还没有喝下,就把它们砸了,理由就是被人碰过的解药,就会无效,和清水无异,没用了。记住,一定要发火,发很大的火,且要很暴躁的说,燕北王府的人既然不信你,你就不再给他们配药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高端技术人才,他们也是有脾气的,燕北王府的人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诸葛小大夫使性子不配药也是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谁叫燕北王府的人做得不地道,如此就别怪他们拿侨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做了,王妃你放心。”诸葛小大夫一向好脾气,要他发脾气还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,可事关纪云开,就是再难他也会办到。

    “尽力最好。”纪云开并不想给诸葛小大夫太大的压力,如果实在不行,暴露了就暴露了,左右就是这样了,再惨还能比先前更惨吗?

    如是一想,纪云开就平静了下来,上前,利用银管将异能倒入,两壶水差不多把纪云开的异能耗尽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这就拿走。”将“解药”封好,诸葛小大夫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就是死,也不会把解药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纪云开眼前一亮,突然想出一个好主意:“先放下,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一个故弄玄虚的办法,就是不知聪明如萧九安会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不明所以,只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纪云开取出一枚金针,在手指上扎了一下,血珠瞬间冒出来,纪云开将血珠滴在壶外,任其顺着银壶滑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是想要误导他们?”王妃的血,可是解了王爷身上的毒的,王妃的血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真检查了解药,让他们怀疑是我血能解毒,就比猜测我们有别的能力强,要是没有发现,那就当我们多此一举了。”她的血解了萧九安的毒,一直被人惦记着,再多一桩也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异能不同,她的异能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。”就算燕北王府的人没有检查药,诸葛小大夫也明白,他给王妃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快去吧,我得回去休息了。”纪云开脸上稍白,但却站得稳稳的,一副无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平静沉稳的样子,影响了诸葛小大夫,诸葛小大夫也跟着冷静了下来,深吸了几口气,诸葛小大夫面上已看不同异常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先走了。”诸葛小大夫抱着药出去了,纪云开没有急着走,而是扶着桌子坐下,趴在动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壶解药,为了保证解药的效果不变,她把异能全用上了,为了不让诸葛小大夫担心,她才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纪云开才缓过来,拿起金针,往自己手指上扎了两针,且让衣袖“不小心”染了血。

    配了三次药,手指上三个深浅不一的针孔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纪云开这才出门。

    脸色依旧惨白,脚步依旧漂浮,不等侍卫开口,纪云开就让侍卫给她准备软轿,回到院内,纪云开没有沐浴也没有吃东西,倒床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侍女轻手轻脚为她换衣服,看到衣袖上有一丝血迹,并没有多想,抱着脏衣服去洗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带着药,坐着马车赶往燕北军大营,速度自然慢了许多,等他赶到时,军中的大夫正在给中毒的士兵喂药,且喂了不下百余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问题来了,这些药一点效果也没有用!

    军医们慌了!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曾再三提醒过他们,这些解药谁也不能碰,一拿到就要立刻喂给中毒的将士,不然就会无效,他们自然不相信,什么解药会一碰就无效?

    今天正好不是诸葛小大夫亲自送药,军医们拿到解药,在萧少戎这个副帅的默许下,倒了数十滴解药出来研究。

    可研究的结果却让他们傻眼了,这些解药一点药味也没有,跟清水似的,他们尝了,确实是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不是他们出了问题,他们打开了药壶,再三确定解药真的没有药味,就是一壶普通的水。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证明,军医甚至将一半解药和水同时加热了,在同等温度下,解药和水同时沸腾,这又一次证明这些药是水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清水就能解尸毒?”军医们不信,可他们也不敢随意提出置疑,留下一半分解药后,军医将剩下的解药,喂给中毒的士兵,可是……

    无效,通通无效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