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9章239他来了,冷漠自私无情!

    第239章 239他来了,冷漠自私无情

    萧九安站在院中,闻着青草花香,心情渐渐的舒展开了,看着漆黑的小屋,知道纪云开已睡下,萧九安唇角微扬,伸手,露出放在掌心的凤佩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枚凤佩注定不是你的。”暗卫刚刚送来凤佩,他得知纪云开还未睡着,一时心血来潮,便想着亲自把凤佩送过来,以慰劳她这段时间的辛苦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他来了,纪云开睡着了!

    想把凤佩立刻给纪云开只是一时兴起,这个兴头过了,他便不打算这么快把凤佩还给纪云开,他和纪云开的约定是年前,正好趁这个时间,他可以好好查清,十庆处心积虑抢走凤佩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别怪本王过分,是你自己错过良机。”收起凤佩,萧九安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在院中站了片刻,直到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平日毒发的时间过了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萧九安自认自己做得隐秘,除了暗卫不会有人知晓他的到来,可纪云开早上一起来,看到明显蔫巴了的花草,就知萧九安来过了。

    只是,纪云开却不明白萧九安为什么要过来。

    她身边到处都是来监视的人,按说萧九安怎么也不用亲自过来呀?

    “想不明白!”纪云开站在院中,看着满院的花草,怎么想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她实在无法告诉自己,萧九安会在半夜过来,是担心她毒发,可除了这个理由,她又找不到其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说起毒发,纪云开猛地想起,她昨晚没有喝药,然后脸上的毒也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有效?”纪云开捂住右脸,顿在原地,半晌后,才猛地转身,快步跑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王妃?”屋内,司棋几个正在收拾床铺,见纪云开进来,忙停下手上的活,给纪云开行礼。

    纪云开却无暇管她们,走到梳妆台前,取下脸上的面具,将铜镜拿到脸前,对着右脸照……

    铜镜很模糊,纪云开瞪大眼睛凑到面前看,也只能看出脸上一道一道的黑斑,隐约有些淡了,不像先前那般透亮,可她又怕是自己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看着模糊不清的铜镜,纪云开真得恨不得自己动手,把玻璃镜子造出来。

    玻璃又不难做,镜子更是简单,她记得她曾经看过配方和制作配方,只需要多试几次,把比例试出来,肯定能烧出玻璃。

    指不定,她还能继续烧琉璃,免得天武公主一天到晚,拿辆琉璃车当宝贝。

    纪云开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不错,天武重商,琉璃是他们国家特有的,要是她能把琉璃和玻璃烧制出来,天武的经济必受打击。

    天武国力下降,天武公主这个继承人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还好吧?”侍女见纪云开一直趴在铜镜前,有些担心的道。

    王妃对着镜子看了好久了,要不是实在担心,她们也不敢过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纪云开瞬间回神,看了一眼铜镜里,仍旧模糊不清的影子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她居然抱着一面镜子犯蠢、发呆,简直是够了,她好久都没有做这种蠢事。

    放下镜子,纪云开带上面具,若无其事的转身,对司棋等人交待道:“记得,今天要给每株植物洒一勺肥料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她费了那么多心力养的花花草草,又一次横死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暖冬和司棋四人齐齐应是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留在屋内继续发傻,而且直接去了药房,她还要配药呢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睡了一天一夜,今天起得很早,早早就来到药房,见纪云开来了,诸葛小大夫笑上扬起大大的笑容,兴奋地上前:“王妃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不错。”年轻就是好,熬了三天三夜,睡一觉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摸了摸后脑勺,憨憨一笑,再次游说道:“王妃,你今天跟我去军营吗?军中那些将士都说想要当面感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军中那些汉子,一个个红着眼睛,不断的说“王妃是好人”,诸葛小大夫就觉得与荣有焉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真得是好人,再也找不到比王妃更好的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好人,怎么会为了救燕北军,而暴露自己的秘密?

    要换作是他,他都不能保证,自己会为了救人,而把这么重要的秘密暴露出来。要知道这事一个不好,就会被人当成异类,不是被活活烧死,就是会成为某个权利者的禁脔。

    总之,都不会有下场,王妃把秘密告诉他,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。

    “不去,你帮我看看,我脸上的黑斑是不是淡了一些。”纪云开无意出风头,她救人的动机不纯,她没有资格接受军中将士的感激。

    她的导师曾说过,她有出色的天赋,天生就是做医生的料,但却不是一个出色的医者,她没有医者该有的慈悲之心,也没有医者该有的纯粹,她会是最出色的医师,但绝不会是伟大的医者。

    简单地说,她这人自私、淡漠、冷情,没有医者该有的慈悲心肠,也没有医者该有的奉献精神。

    她的导师说,身为一个大夫,你可冷静、专业,但不能冷静到没有情绪,专业到不尽人情。但是,她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医师,她每天都会看到有人死去,痛苦的死去,如果她感情丰富,那她得要多痛苦?

    她也不觉得冷漠、自私有什么不对,只有这样她才能做出最精准的判断,才能不被感情左右,不是吗?

    且,她也不是没有感情,只是旁人对她无情,她何为要为对方动情?

    就为了一句无足轻重的感激吗?

    感激的话她听得太多太多了,可实质的情感回报,她却从来没有收到过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她冷情自私,而是这个世界太冰冷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纪云开从来没有在人前表现过,她已经走出了抑郁期,也早就过了愤世嫉俗的年纪,她早就学会用淡漠和不在乎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漠的拒绝,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。

    没了面具遮挡,纪云开脸上的黑斑,便暴露在诸葛小大夫面前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原本还想劝说,这下只能闭嘴,老老实实的为纪云开检查脸上的黑斑,这一看诸葛小大夫就愣住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