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32章432比试,都不是简单的!

    第432章 432比试,都不是简单的

    射击场中,最出色的要数张慧和莫属,就是纪馨也比不上她,至于其他小姐虽然也不差,但和张慧和、纪馨一比,还是逊色了许多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纪馨刚开始似乎有所保留,可发现被张慧和甩下许多后,纪馨终于放开手脚,只是……

    将门虎女就是将门虎女,有一个名将外祖父,就算张慧和先前接受的是淑女教育,她的身手也是不容小觑的,哪怕纪馨用尽全力,也仍旧不是张慧和的对手。

    比试射箭靶,纪馨箭箭稳中环心,比一般的男子还要强上三分,可是张慧和却能箭箭将纪馨的箭打出去,最终能留在靶上的只有张慧和的箭。

    不需要人说,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谁更强。

    “纪三小姐,承让了。”张慧和笑得张扬,那个“三”字咬得特别重。

    在京中,纪云开被称为云开小姐,纪澜被称为纪小姐,从来没有什么二小姐、大小姐之分,就好像纪家没有纪云开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纪馨回来,纪家的下人称她也是小姐,或者馨小姐,在场的夫人都是人精,自然也跟着这么叫,可是……

    张慧和偏偏不随大流,她不仅叫纪馨纪三小姐,还叫得特别大声,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,让纪云开哭笑不得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这位张小姐,其实挺有意思的,就是做法太过简单粗暴了。

    “张小姐骑术了得,是纪馨技不如人。”虽然输了,可纪馨却十分大方,没有一丝委屈与愤怒,让在场的夫人不由得暗赞一句气度好。

    小女孩的较量,胜负并没有那么重要,反倒是张慧和这种处处要强,争第一模样,让众位夫人不喜。

    娶到娶德,为人妻者贤良淑德、大度忍让才是最佳,处处要强,事事争第一,只会让家族不宁,这样的妻子要不得。

    “难怪齐家不肯要这位张小姐,这要换作我,也不愿娶这么一个搅家精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张小姐的脾气真是不好,齐家这些年一直默默忍着不说,也是厚道。”

    “争强好胜,没有一丝女子该有的品德,也不知张家是怎么教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家也只有这位慧和小姐与旁人不同,张家其他的孩子都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个女儿,张夫人这几年想必受了不少委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位夫人几乎是一面倒的为张家说话,把张慧和踩到了泥底,张家那位继室听到众位夫人的话,一脸焦急着为张慧和解释,说她在家不是这样,只是这两天心情不好一类一类……

    只是,那些话面上像是在为张慧和解释,实际上却是在抹黑她,让张慧和原本就不好的名声更差了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“这世间之事,真是说不清。”三人成虎,别说张慧和在人前本就乖张,就算她再温和贤良,被人这么一通抹黑,最后也成了装模作样。

    张家这位继室夫人还真是手段高超,齐家也够冷血,居然放任自家表姑娘被小张氏抹黑而不出声,甚至把婚约给取消,这不是把人逼死是什么?

    暖冬和抱琴几人皆是沉默不语,张家小姐处境艰难,可她们王妃当初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王妃刚嫁到王府那会,她们不也是受流言影响看不起王妃吗?

    后来,要不是王妃没有放弃自己,现今恐怕也会落得和张慧和一样,人人厌弃。

    台上,几位夫人说个不停,而场中纪馨与张慧和的较量也换了一个方式。

    纪馨以不擅长箭固定的箭靶为由,提议射飞鸟,并温温柔柔的强调,不管是打猎还是在战场上,都没有人会站在那里让你射,射活靶才是真本事。

    张慧和虽然看得透,但终归是小孩子,被纪馨三言两语就带入了圈套,当即头脑一热的提试比试射活靶。

    没错,是张慧和自己主动提起的,而纪馨却是一脸为难,最后还是张慧和提出了比试的筹码,纪馨才勉为其难地应下,并让下人去拿活鸟上来。

    两人约定,等会由下人齐齐将飞鸟放出,她们二人在场中,分别射十箭,看最后谁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至于两人的筹码也很简单,如若纪馨输了,就要纪馨的老师收张慧和为弟子,或者为张慧和介绍一个大儒,好让张慧和可以去江南学习。

    显然,张慧和是不愿意呆在京城了,今天的比试虽有纪馨激的成份上,张慧和自己也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纪馨要是赢了,张慧和就当众给纪夫人道歉。

    这个筹码并不对等,但架不住要张慧和道歉,是纪馨自己主动提的,而她一提出,就引得众位夫人的好感,纷纷赞纪夫人生了一个好女儿,纪夫人亦是与荣有焉。

    “果然每个人都不简单。”纪云开听到暖冬的转述,不由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慧和年纪虽小,可却清楚自己的处境,也知道自己要什么,更懂得利用时机会为自己谋划。

    “张姑娘也是被逼无奈。”暖冬看着场中手握弓箭,却身形单薄的少女,心生同情,不由得为她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在京中,张慧和根本呆不下去,要是能去江南还有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纪云开淡淡点头,没有接暖冬话,而是装作不经间的提了一句:“鸟毕竟是畜生,不免会乱飞,等会你们都注意一些,免得被流箭所伤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,纪馨不断鼓动张慧和比试,十有八九是想借机做什么,比如杀她。

    她不认为纪馨这样的女人,会为了争口气而提出与张慧和比试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认纪馨会蠢的,在这个时候出手要她的命,可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暖冬几人不解,可听到纪云开的话,却瞬间戒备了起来,没有一人敢放松。

    很快,纪府的下人就将鸟笼提来了,一共十笼,每笼十只鸟,纪馨与张慧和分别射十箭,能中多少就是个人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荣庆侯夫人受邀做裁判,见纪馨与张慧和准备好了,便抬了抬手,示意下人将鸟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扑棱,扑棱……”荣庆侯夫人的话一落下,下人便将笼中的鸟一一放了出来,一瞬间若大的骑射场,全是不断往上空飞旋的小鸟,灰的、黑的、白的、杂色的,各式的鸟都有,一瞬间就吸引人了所有人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咻,咻,咻……”鸟一飞出来,纪馨与张慧和便拉开弓,对准不断的扑棱的小鸟,一箭一只,一箭一只,几乎都不落空。

    “好!”好在两人精彩的表现,众位夫人不由得叫好,可就在此时,不知是谁射出来的一箭,以雷霆万钧之势,射向坐在场中央的纪云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