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23章623自杀,这是一个吃人的世道!

    第623章 623自杀,这是一个吃人的世道

    事情闹大对纪云开自然是不利的,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除了尽量将影响减到最低外,别无选择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“开门!”纪云开没有一丝犹豫与不安。

    她这人一向不愿意生事,但真要出了事,她也不会怕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亲卫上前,昨天被禁卫撞坏的木门,一动便吱嘎作响,那声音听的人牙酸。

    然,此刻屋外看热闹的人却没有一个嫌弃,那些人一个个伸长脖子往里探,想要看纪云开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南苑虽是皇家别院,却位于京城主干道上,离皇家并不算远,周边住的皆是达官贵人。此时围在外面看热闹的,就是周边府上的下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亲卫的保护下缓步往外走,站在南苑大口,无视一旁看热闹的人,冷眼扫向悬挂在门外的尸体,唇角扬起一抹冷笑……

    窒息而死是个痛苦的过程,吊死的人很恐怖,不仅舌头会伸出来,五观还会扭曲,面色更是铁青如同恶鬼,然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却一个个面色平静,如同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二十几个人吊死在门外,亲卫怎么直到早晨才发现。

    她是为这些人的死自责,但却不会蠢的把所的错都背在自己身上。这些人虽因她而死,但却不是死在她手上,怨不得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略略停了不到两秒,便有马车过来,纪云开拾阶而下,上车前便对车夫道:“走吧,我们去内务府,换个住处。”

    二十几俱尸体吊在门外,纪云开却没有让人放下来,而是十分坦然的穿过,上了马车去内务府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一旁等着看热闹的人,看到这一幕直接懵圈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胆色也是没谁了。”见纪云开面不改色的,从一俱俱尸体下穿过,看热闹的人不由得佩服。

    那一俱俱尸体别说纪云开一个女人,就是他们这些人也怕呀。

    死人不可怕,可悬在屋梁上,一排排的尸体,还真是很吓人,尤其是风一吹,衣服一飘一飘的,真正是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“能逼死这么多人,燕北王妃怎么可能怕?”有夸纪云开胆色的,自然也有说纪云开无良的。

    昨天纪云开把南苑下人,绑了送去内务府的事,旁人不知,他们这些住在周边的人家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以前听人说,皇上不肯立这位为后,就是这位太歹毒了,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这为不是皇后,这位要皇后,宫里的那些女人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下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,自以为声音小,渐行渐远的纪云开一行人听不到,殊不知亲卫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要不是要护送纪云开去内务府,依他们的脾气,铁定打上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这会没有打上去,也悄悄的把人给记住了,打算回头一一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胆敢说他们王妃的坏话,就要有承受惨痛后果的准备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到内务府,就有小太监来迎,说平郡王在等她,可见平郡王早就知道她会来了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走了过来,平郡王没有起身,似笑非笑地看着纪云开,阴阳怪气地道:“燕北王妃贵足踏贱地,本郡王慌恐。”

    跟他斗?

    最后还不是要乖乖送上门,乖乖地给他服软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个眼色也没有给平郡王,在下首坐下,说道:“平郡王,南苑死太多了,你给我换个地方,我不住南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平郡王猛地瞪大眼睛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来道歉求饶的?

    “郡王还没老,这耳朵就聋了吗?我说……南苑死的人太多了,晦气,给我换个新地方住。不然,我就出城去住城外的大营了。”纪云开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,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你,你这女人……”平郡王指着纪云开,气的脸色发青:“死了那么多人,你心里就不愧疚吗?”

    这还是女人吗?

    那么多人因这个女人而死,这女人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反省?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杀的,我为什么要愧疚?真正要愧疚,要害怕的人,应该是下令杀他们的人。”纪云开心中最后一丝愧疚,也因平郡王理所当然的态度散掉了。

    这种旁人因你而死,你要如何如何,简直就是道德绑架,不要脸到极点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陌生人,而委屈自己,逼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,旁人愿意做,她纪云开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因你而死,要不是你的话,他们还能活着,他们的父母不会失去儿女,他们的孩子不会失去父母。燕北王妃,你知不知道你毁了多少人家。”平郡王一脸正义的指责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次真的气笑了:“平郡王,你跟我说这些,不觉得讽刺吗?”

    平郡王真要这么善良,就不要下令杀那些人呀?

    人又不是她要杀的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这女人真正是冷血无情,自私冷漠,你就不怕燕北王知道你的真面目,不要你吗?”平郡王见软的不行,只好威胁了。

    “郡王,你管太宽了。我今天来是要新的住处,你且说有没有吧?有,立刻给我安排,没有我就走了。”说的好像萧九安先前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就会要她一样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那些人死了!南苑的下人,因为你全死了!”见纪云开软硬不吃,平郡王气得猛拍桌子,朝纪云开怒吼。

    他一夜未睡,布了这么大一个局,可不是让纪云开轻描淡写带过,然后找个地方继续住的。

    死的那么多人,纪云开不付出代价怎么行?

    “他们是怎么死的?”纪云开脸色一凝,眼眸一沉,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杀!因为你不给他们活路,他们被逼吊死在南苑门口。”平郡王是绝不会说,人是他让人杀死,再吊到南苑门口。

    “自杀?所以呢?平郡王是要本王妃,为一群自杀的人下人赔命?”纪云开说到最后笑了……

    笑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吃人的世道,身为贵族杀几个奴仆,根本就不算什么事。就好比皇上要杀以前的她,只需要抬抬手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吃人的世道,平郡王要她为一群“自杀”的人负责,简直好笑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