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19章619欢喜,玉峰山上的水!

    第619章 619欢喜,玉峰山上的水

    宫门口发生的事,皇上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气的差点把桌上的折子给砸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凤祁,好一个凤祁,居然半点也不把朕放在眼里,你很好!”他前脚召纪云开进宫,凤祁后脚就出现在宫门口。是不是没有在宫门外遇到纪云开,凤祁就会进宫找他这个皇帝的麻烦?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,你才了凤家的掌权人,朕就要给你面子吗?朕当初能把凤宁踩入泥里,现在也能把你踩到泥里。”皇上一脸戾气,看样子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皇上脸色一沉,重重地坐在龙椅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皇家暗探悄无声息的出现,跪在下首。

    “去,找人接触凤家主,告诉他,朕可以帮他一把,但后续要如何做,他自己要明白。”凤祁萧王四大世家,他早晚要除掉,现在就从凤家开始。

    “是陛下。”皇家暗探恭敬的应是。

    皇上的怒火渐消,又道:“继续派人盯紧楚家,朕要你们尽快搜集楚家的犯罪证据。”

    官场上,尤其是武将,不可能从来没有犯过错。楚家掌握天启水师多年,犯下的错绝对不少,端看楚家手段高不高明,皇上想不想动他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皇上想要动楚家,楚家就是没有错,也有错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皇家暗卫一直在查找楚家的犯错证据,只是楚家人行事谨慎,他们虽找到了不少证据,但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错,根本伤不了楚家的筋骨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“量后一个命令,朕不希望看到萧九安活着回到燕北,你们明白吗?”皇上的声音压得极低极低,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皇家暗探只觉得一股寒气飘过,背脊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,颤抖地道:“卑职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退下吧。”一连下达三个命令,皇上的心情总算好了几许,面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天启,是他们赵家的天启,任借你姓凤,姓楚还是姓萧,命运都掌握在他这个皇帝的手里,任何人也别想成为独特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皇家暗探片刻也不敢耽搁,弓身退下……

    凤祁、楚昊一前一后去宫门口接纪云开的消息,并不是什么大秘密,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皇城中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少,甚至悄悄前往燕北的萧九安也知道了此事,甚至他还知晓纪云开与皇上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纪云开的维护让他欢喜,纪云开的机智让他欣赏,纪云开的胆色让他着迷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女人,合该是留给他的,要落入皇家,只会失了她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玉峰山的水是吗?本王一定会亲自去为你取。”别说只是一洼水,就是纪云开要天上的星星,他也会想办法为她摘下来。

    皇上太不了解他了,他萧九安的女人是不能软弱无能不错,但不管再强,他仍旧会捧在手心里宠着。

    汇报的暗卫站在下首,听到萧九安自言自语的话,莫名的感到惊悚。

    这,这,这真是他们家王爷?

    他怎么感觉像是不认识一样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们家王爷很快就恢复正常了,没有再继续“痴迷”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皇上派出了死士,还与银楼的联系过,要王爷死在去燕北的路上。”暗卫飞快的说道,生怕说晚了,他们家王爷又想王妃去了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的事,萧九安一点也不惊讶,只是问了一句:“南瑾昭呢?”

    “南疆王已经回到燕北了,暂时还没有出手的打算。”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显然南瑾昭是想做那只黄雀,想要趁机占好处。

    “让人盯紧南瑾昭。”萧九安并不将皇上派来的死士当回事,只要南瑾昭不出手,别说皇上想要取他的命,就是阻止他回燕北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燕北那块地方,燕北萧家经营了数百年,有许多只要继承人才知晓的秘密,燕北的事没有萧十庆与皇上想的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面无表情地应道,继续汇报燕北的战况。

    燕北现在的情况对萧九安来说已不是秘密,自从第一个消息送到,后面陆续就有消息送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从燕北传来的消息一次比一次糟糕,对萧九安也越来越不利。

    先前只是各种流言疯传,现在却是有燕北王府的老人站出来,公然证明萧九安不是燕北王世子。

    并言明,当初世子出身上有一块胎记,而萧九安并没有,萧九安绝不是当年他们王府,养在外头十年的世子。

    虽说这事还未得到肯定,但这些消息终归对萧九安不利,再这么下去燕北那地方真要出乱子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有一些老将军已经动摇了,有倒向十庆郡主的迹象。”暗卫说完,犹豫片刻,最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显然是十庆郡主动手了,暗中联系了燕北的老臣,说服了他们相信萧九安不是燕北萧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燕北是天启的燕北,更是萧家的燕北。燕北人大多忠于萧家,只要你是燕北萧家的后人,不管你有没有能力,他们都会誓死效忠。

    这样的愚忠说不上好,但对燕北萧家人来说绝对不坏,至少当初萧九安能顺利掌控燕北军,并迅速清除与他对着干的人,就是因为他是萧九安,是燕北王府的世子,是下一任燕北王。

    在燕北人心中,燕北萧家就是神,是他们的皇。你要不是燕北萧家的人,任凭你本事超天,他们也不会服你,也不会接纳你。

    燕北,是一个极排外的地方,要不是如此,皇室也不至于一直奈何不了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现在燕北因萧九安身份的问题而分裂,这对皇上来说绝对是一个机会,但萧九安却蛮不在乎地道:“随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不解萧九安的行为,但却也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他们家王爷必有安排,至于王爷与燕北萧家的关系?

    那与他们无关,他们不是燕北王的暗卫,他们只是主子的暗卫,这一生只终于主子一人,不管主子是什么身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