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81黄雀在后!

    南疆大营的粮仓里,两个半大少年,缩在一角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久久都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最后,还是年纪稍大的开口,“长泽,南疆的大营,我们不能再呆了,他们的注意力放到了粮仓身上,早晚会发现我们的存在,我们必须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藏在粮仓里的两个半大少年,就是武二遍寻不到墨墨与长泽。

    两人潜入南疆大营后,并没有混在军营,而是一直偷偷地藏在粮仓,只在晚上,和人多的时候,两人才会去外面走一走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粮仓躲了好些天,南疆大营里的情况,两人也了解的七七八八,可却一直没有机会与南瑾昭近距离接触,长泽不甘心就此离去,想要再呆一顿时间,好让他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南瑾昭……

    墨墨拿他没有办法,只能一直呆在这里陪长泽。

    但现在,武二注意到了粮仓,并引来了南瑾昭的人,就算长泽想要留下来,墨墨也不会同意了的。

    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呆在南疆大营,对长泽来说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所以人都知道,燕北王与王妃,就只有长泽这么一个独苗苗,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要让南瑾昭知晓,默默藏在他的大营,依南瑾昭的脾气,长泽不死也得废。

    长泽虽然年幼,可并不是不懂事的人。

    听到墨墨的话,长泽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,“武二真的是笨死了,没给我们帮上忙不说,居然还给我们拖后腿,害得我不走都不行,真是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还有机会,我们现在不宜打草惊蛇。” 墨墨见长泽这般配合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绷紧的脸上,露出欣慰的笑。

    他们长泽,真是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长泽乖巧的点头,想了想又不甘心的道:“不行,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。南疆的粮仓有一半是泥土,武二发现这个问题,肯定会想办法暴光此事,但是南瑾昭提前知道了武二的动向,肯定会利用武二将自己洗干净。我们走之前,把这事办了,免得武二那个笨蛋,又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长泽虽然没有找到机会,近距离接近南瑾昭,可看到南瑾昭的人,发现了武二知晓了粮仓的秘密,也没有对武二动手,就猜到南瑾昭很有可能,有别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不太清楚,南瑾昭还有什么算计,但这个不重要,他只要把粮仓的事提前暴露出来,南瑾昭便是有再多的算计,也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“也行。咱们也不用把粮仓烧了,直接把粮仓拆了,把这些装了米的麻袋划破,让那些人看到就行。” 墨墨没有任何犹豫,就同意了长泽的话。

    “墨墨哥,我们分开行动,我来划米袋,你看着怎么弄倒这个粮仓。”长泽见墨墨同意了,顿时一脸欢喜。

    他拔出匕首,就兴冲冲的去划麻袋,他也没有只挑装土的麻袋划,他把所有的麻袋都划了一个口子,只是装了米的,口子就划得小一些,这样一来便是有米洒出来,数量也有限。

    且,他们只是把粮仓给拆了,又没有放火烧,这些米就算混了土,洗一洗也是能吃的。

    他虽然希望南疆战败,希望南瑾昭那些人死,好给他的凤祁叔叔报仇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还没有残忍到,把南疆所有人的后路都断了。

    而且,父王告诉过他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保证,可以一击将敌人杀死,就要给人留一个口子,让对方留有希望。

    因为,你无法想象一个失去希望的人,一个身处绝境的人,会有多么可怕 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很明白他父王的意思,但是没有关系……

    他母妃说了,他父王说的话,他现在想不明白不要紧,以后会想明白,他现在只要按他父王教导的去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父王教导给他的经验,都是他父王这几十年来,用鲜血换来的智慧,是最富贵的经验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他虽不明白,为何要给对方留一线机会,但他还是按照父王所说的办,没有把粮仓的米全毁了。

    粮仓到了夜晚,就会被锁起来,外面有重兵把守,可里面却没有人看守。

    长泽的动作很快,也很轻,不过半个时辰,他就将所有的麻袋都割开了,那些装了土,混在粮仓冒充粮食的麻袋,长泽都划了一个大口子,就算是压在最底下,泥土洒出来的不多,可只要一进来,就能出它们与粮食的区别。

    墨墨的动作也不慢,几乎是长泽刚划完麻袋,墨墨就折回了。

    “我弄好了,如果没有意外,明早他们开粮仓取粮的时候,这座粮仓就会彻底塌掉,那些装着泥土的麻袋,也会暴露在南疆士兵的眼前。” 墨墨见长泽脸上有灰,抬手替他擦了擦。

    长泽愣了一下,随即甜甜一笑,“谢谢墨墨哥。”

    墨墨也笑一下,收回手,“好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墨墨哥,我们要不要给武二留个信?让他赶紧跑?他虽然是南疆人,可他现在为我们燕北办事,咱们的人咱们总要护着。”长泽没有拒绝,任由墨墨带着他,离开粮仓,离开南疆的营地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走,离开这里后,我会让人给武二送信。”武二这次的任务,虽然办得不是很漂亮,但到底因为他的存在,吸引了南瑾昭的注意力,没让南瑾昭发现长泽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点,他们也记开武二一功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什么事,比长泽是安危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们走吧墨墨哥。”长泽听到墨墨的话,没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两个少年出了粮仓后,就悄悄地潜入黑暗中,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时,他们就已走出南疆大营的范围。

    南瑾昭做梦都不会想到,曾经有一个能让他翻身的机会就在眼前,可他却没有抓住,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机会,从他手边溜走不说,他还被摆了一道,在南疆威信大跌,险些被人给夺了王位……

    然而这些,长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算长泽知道了,他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南瑾昭倒霉,对他们燕北才有利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