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80主宰他人的命运!

    武二是一个非常擅长抓住机会的男人,他从手下那里,得知南疆的粮草出了问题,心里便有了算计。

    他怕手下那人透露出去,特意叮嘱了一句,这事不许再说了,谁问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那两人的未来,都只能指望武二,自然是的武二的。

    两人连连保证道:“武二哥你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说出去。我们两人的嘴有多牢,武二哥你还不知道,你不叫我们说的话,我们打死也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武二见两人忠心,心里也很高兴,为了让这两人更加的死心踏地,武二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许诺道:“你们两个放心,你们跟着我,肯定不会后悔的。我保证,日后你们两个会有大前途,绝不会比那些留在军中的兄弟差。”

    这事要办成了,青参将肯定会记他一个大功,就是不知……

    他这么做,会不会影响到少主?

    可这多上个月了,他也没有发现少主的踪迹,更没有发现南疆的大营中,有其他的陌生人潜入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情况,要么是少主人不在南疆大营,要么就是少主比他更能干,藏在营中没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武二把那两人打发走,也没有急着去确定消息的真假,而是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,反复琢磨最近发生的事,反复横量做与不做的得失。

    可是,想了好半天,武二也没有把事情想明白,最后索性一咬牙,豁出去道:“不管了,先干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少主身边可是有墨少保护,少主肯定不会有事,而且他把南疆大营搅的天翻地覆,也正好方便少主不是?

    武二为自己的行为找好理由后,当天晚上就悄悄地潜入粮仓,查看南疆的存粮,这一看就让他发现了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存粮果然有问题!

    粮仓里,一袋袋的粮食很多,可有一半是黄土,真正的粮食只有一半

    “南疆王这也太狠了,只有一半的粮食,根本撑不到夏收。就这么一点粮食,就敢叫手下的士兵放开了吃。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”武二看了一圈,越看越心惊,越看越激动,恨不得现在手上就有火油,可以在粮仓放一把火,让人发现粮仓里的粮食,大半都是泥土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还有理智,确定了消息是真的后,武二并没有在粮仓里久呆,也没有把这事闹出来,而是强压下心中的激动,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武二不知,他走后角落就出来一个人,那人看着武二离去的方向,阴恻恻的笑了,“王猜测的果然没有错,武二果然发现了粮仓的猫腻。接下来,就看武二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边说边往走,向南瑾昭禀报了此事。

    南瑾昭听罢,平静的面容扬起一抹笑,“继续关注,顺便给武二行个方便,让他有机会烧了粮仓。”

    粮仓被烧,凶手是叛逃到燕北的武二。

    没了粮食,南疆的士兵只会把仇恨,记在武二,记在燕北人身上,而这个王必然就是好的,谁也不会知道,粮仓的里粮食有一半是泥土,他们只会知道,粮食被武二给烧了。

    当然,武二也必须死。

    他要不死,如何平息一众将士的不满?

    如何显示出,他这个王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王英明,略施小计,就让武二上当了。”底下的人,见南瑾昭笑得矜持,纷纷拍起马屁来,然而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并不爱听这些。

    他转而又问道:“这么久了,你们还没有查清楚,武二潜入军中的目的?”

    要不是想要查清楚,武二为何潜入军中,他何至于放任武二在军中,不断地煽动人心。

    武二这人,他必须要除了。

    不除了武二,要放任武二活着,放任武二在燕北站稳脚步,爬上高位,就断不了其他人的叛逃的心。

    “请王恕罪。武二那个叛徒十分谨慎,而且他一直不出离开过军营,从来没有表露出目的,他手下那两个人也是半点不知。小人派人去试探过,还在那两人面前说了一些坏话,让他们去逼武二,可不想那武二奸诈的很,便是他忠心耿耿的手下去问,武二也不曾透露半分。今晚去粮仓查看,是武二混入军营后,第一次行动。”南瑾昭的手下,小心翼翼地解释,话里话外都透着,不是我们不能干,是武二太狡猾的气息,

    “他这般小心,必是要事。你们给我盯紧一些,一定要查出武二的目标,还有……千万不要让武二得逞了,明白吗?”越是查不出来,南瑾昭越是不安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那种人,便是把人关起来,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那种人,左右都是要死的,与其让他死在牢里,不如让他发挥余热,坑燕北军一把。

    “王,你说那武二出现在军中,有没有可能是故意转移我们的视线,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武二身上,以至于忽视其他的细节?”有一个副将,犹豫半晌后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南瑾昭听了他的话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南瑾昭像是想到什么一般,突然道:“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,这两日……你们给我好好的排查,一队一队的排查,看看可有什么可疑人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王是怀疑,除了武二外,还有人潜入了军营?”其他人听到了南瑾昭的话,一个个吓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要真有的话,那对方就太可怕了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发现,除了武二以外的人潜入军营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你们先查了再说。如果遇到可疑的人,不需要禀报,直接杀人。”南瑾昭冷酷的下令,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更不在意此举会不会滥杀无辜,会不会成为手下的人,斗倒对手,肆意杀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在南疆,本就是弱肉强食,贵族为王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贵族,要杀平民根本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南瑾昭虽然是从底层,爬到现在的位置,他身处底层的时候,也痛恨贵族滥杀无辜,肆意杀人而不犯法,可当他成为南疆的王后,他就不觉得这一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辛苦爬上这个位置,成为贵族中的贵族,不就是想要肆意主宰他人的命运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