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79出了问题!

    武二见还有一人明事理,心里也稍稍宽慰一些。

    他在燕北军中本就是异类,燕北军那些人虽然对他和气,但绝对不会服他,也不会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他在燕北军中能用的人本就不多,除了他带过去的兄弟,其他人他都指望不了。

    而他带上的那些人,经过上一次清洗,本就剩的不多了,这两人虽然能力一般,但却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可用之人,也是准备好好栽培,日后当左右手用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任务,他特意带上这两人,也是想着好好培养他们,同时也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,让他们明白,他是有能力提携他们往上的。

    这两人,要是跟着他好好干,一直忠心为他办事,他肯定不会叫他们吃亏。

    相反,这两人要是觉得他不是一个好的追随主,不值得他们卖命,他虽然可以及时处理了他们,但到底还是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这次的机会难得,他带人出来,就是想要好好培养,要是人不仅没有培养出来,还背叛了他,那他就等于白白浪费了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好在,瘦高个虽然让他失望,但矮个却让他很欣慰。

    要成为他的左右手,光凭忠心还不够,至少也得要能干。

    矮个就很不错,多少有一点脑子。

    有了矮个打岔,瘦高个也不好再多问,武二也不想多说,只说了一句,“你们且放心好了,跟着我,我总是不会叫你们吃亏的。你们与我相交数十年,该清楚我的为人,我从来不叫自己的人吃亏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他足够讲义气,宁可叫自己委屈,也不让身边的人吃亏,他又怎么可能召集一批兄弟,跟着他一起叛离南疆,逃到燕北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做的事,成功的机会只有一半,而一旦失败,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留在南疆,好歹还能赖活着,但要跟着他的,不成功就是死,而当时……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有把握,自己能成功。

    当时那种情况,他的兄弟肯跟他走,就是清楚他的为人,知晓他的讲义气。

    他武二,当年讲义气,现在也依旧讲义气,绝不会叫自己的人吃雪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我们没有别的意思,我们就是怕,你看……那些人,盯我们像盯小偷一样,尤其是这两天,我们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。”瘦高个听到武二的话,一脸的羞愧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怀疑武二哥,也不想给武二哥添麻烦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处境,真的很不好。

    燕北军那里,他们短时间内是回不去了,而在南疆……

    说真的,原先就不好过,现在他们呆了这么久,也不见回去,也不见有别的动作,那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自己有粮食,南疆那些人怕是连吃的都不会给他们。

    武二扫了一眼,或明或暗打量他们三人的南疆兵,不在意的笑了,“一群小丑罢了,不敢管他们。他们没有眼光,也没有眼界,早晚就是一个死字。”

    跳出南疆这个泥潭,武二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蠢,目光有多么短浅。

    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    南疆就是一个牢笼,把他们所有人都束在这一片天地,让他们只知为南疆王而活,为南疆那些权贵而活,为了他们丢出来一把米,就可以连命都不要。

    在南疆,他们活得贱,他们的命更贱。

    而离开了南疆,他才知道,人还能有另一种活法。

    他可以为自己而活,为自己的未来努力向上,为了家人而拼命流血。

    离开了南疆,他才知道,这世间不是所有人,都向他们南疆的王一样,把他们这些人当猪羊一样养着……

    像燕北王与燕北王妃,从来不吝啬教手下的人识字,给手下的人上升的空间。

    离开了南疆,他才知道,人活着,除了填饱肚子,还能有别的追求。

    离了南疆,他武二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,再回来过这种猪狗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说得没有错,他们……早晚就是一个死字。”矮个说这话时,特意压低了声音,他悄悄地上前,凑到武二身边,低声道:“武二哥,我发现他们存粮……并没有实际表现出来的那么多,他们压在底下的粮食,好像都是沙子。”

    “沙子?怎么一回事?”武二听到这话,全身立刻绷紧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南疆本就一盘散沙,要不是南疆王南瑾昭,突然带来大批的粮食,又雷厉风行的处理了一批不干实事的将领,南疆这支军队就散了。

    武二就是南疆出来的,他很清楚南疆这些人的目光,有多么的短浅。

    什么处理不干实事的将领、给底下的人上升的机会,这些不过是锦上添花,真正将南疆这些兵马凝聚起来,只有那些粮食。

    对南疆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吃的更重要。

    为了一口吃的,为了吃上饱饭,他们压根不意拼命,不在意听谁的话,不在意上战场。

    要是……

    让他们知道,南疆王根本没有带来足够的粮食,所谓的充足的存粮,都是骗他们的,不需要他们打,南疆这群人自己就能玩完。

    矮个见武二感兴趣,凑上前,小声的道:“武二哥,我那天无意间看到一眼,压在底下的粮食,被压得又扁又实,怎么看也不像是粮食。我趁他们不注意,拿竹签插进去看了,出来的是泥土,而不是什么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有异状的粮食,多吗?”武二眼前一亮,催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处境确实很不安全,要是能让南疆内部乱上一乱,对他们来说很有利。

    先不说,乱他才有机会去找人,就说南疆内部乱了,南瑾昭还有心力来找他们的麻烦吗?

    他们都无事,那隐藏得更深的少主,就更不会有安全问题了。

    武二隐约看到了,任务完成的希望,就在眼前了……

    矮个那天仔细观察过,听到武二的话,想了一下才道:“据我观察,至少有一半的粮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至少那麻袋压的,就不像是粮食。

    他饿怕了,对粮食尤其的敏感,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