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16章616宠溺,独自进宫!

    第616章 616宠溺,独自进宫

    萧九安走了,在马车驶向皇城的时候,悄悄地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,别说暗中监视他们的皇家暗探,就是随行的亲兵和费小柴也没有发现萧九安离开的事。二·五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纪云开独自一个人坐在马车上,双眼紧闭,靠在车厢上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走了,接下来的事只能靠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马车走得不紧不慢,临近城门口,危险解除,大家都放松了起来,隐隐还有几分兴奋,尤其是费小柴,高兴地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一前一后离开了两个多月,终于回来了……不知道老大想我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一个人在凤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凤家那群人会不会趁我不在欺负老大?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,小师妹……你说老大会来城门口接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,我们这次出门好像没有给老大带礼物,你说老大会不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兴奋地不行,挤在马车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纪云开很想叫费小柴闭嘴。

    她正会头正痛,哪有闲功夫回答费小柴的话,可是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一句接一句,说的极快,她硬是没有找到说话机会,只能任由费小柴的魔音穿脑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们离城门很近了,费小柴念叨了约莫一刻钟,就到他们进城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进城的消息早就传回来了,城门口站满了迎接他们的人,但不是费小柴心心念念的凤祁,而是皇家侍卫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旨,召燕北王即刻进宫。”马车刚驶进城门,皇家侍卫就上前,一板一眼的传达皇上的旨意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马车内,纪云开听到这话无声地一笑。皇上还真是一秒钟也等不及,幸亏萧九安走的及时,不然真要回到京城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召王爷进宫,可有要事?”心里早有准备,纪云开也不慌,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自是有要事,还请燕北王即刻进宫。”侍卫的声音仍旧冷硬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强硬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一声,隔着车门说道:“可是王爷不在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侍卫的语气陡变,猛地冲上前,要打开车门,却被燕北王府的侍卫拦住了:“放肆。”

    王爷不在?

    王爷什么时候走的?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侍卫虽然也震惊,但却没有人表现出来,一个个冷静上前,挡在皇家侍卫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奉旨请燕北王进宫,你们这是要造反吗?”燕经王不在马车上,皇家侍卫也不客气,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王爷不在马车上。”亲卫重复纪云开的话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去哪了?”皇家侍卫没有动,但眼神却落在马车上,似要将马车穿透一般。

    “本王妃要用玉峰山的水泡茶,王爷给我找去了。”回答皇上侍卫的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去玉峰山了?”皇家侍卫自是不信,但这个时候他们想要问什么,似乎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,皇上要是有急事,还请等我们王爷回来再说。”纪云开理所当然的说道,一副傲慢、恃宠而骄的张狂样。

    京城的人都知道,燕北王待燕北王妃如珠如宝,为燕北王妃一掷千金,撒出大把的银子求购南疆的毒蛇为燕北王妃补身。

    甚至在魔教得罪燕北王妃后,亲自去黑石山,为王妃报仇。

    这么宠燕北王妃的燕北王,去玉峰山为王妃亲自取水,又有什么奇怪的?

    侍卫找不到话辩驳,可又不敢空手而归,只能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王妃随我等进宫,亲自跟皇上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知道,这一趟皇宫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“王妃,请。”皇家侍卫见纪云开应的爽快,担心有诈,一群人默契的散开,将纪云开一行人围在中间,就怕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亲卫自是不干,他们又不是犯人,这群侍卫把他们圈在中间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但不等他们动手,就被纪云开阻止了:“随他们去,左右是往宫里走一趟,他们不敢对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没有正当的理由,便是皇上也不能轻易杀人,尤其是杀手握重权的异姓王的人。

    亲卫听罢,想到他们家王爷不在,只得暗暗忍住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皇家侍卫的“护送”下,浩浩荡荡的朝皇宫走去,就连费小柴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,纪云开带着面具,缓缓走下马车,随侍卫进宫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亲卫解下了兵器,也随之走进了宫门,只是他们不能入殿,只能在宫门口处等着,费小柴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行人一步入宫门,朱红的宫门便缓缓关上了,将所有人都关在宫墙内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事情不对。”费小柴不是一个精明的人,但对危险极其敏锐,在宫门关上的刹那,他便有不好的预感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是在皇宫,饶是他胆子再大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费小柴能发现不对劲,萧九安的亲卫自然也能感觉到气氛不对,但这是皇城,是皇宫,他们就是再不怕死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他们死了不要紧,要是因此给王爷,王妃惹上麻烦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在宫人的引领下,纪云开很快就来到正殿。步入内殿,纪云开看到了高坐在龙椅上的年轻帝王。

    年轻帝王一身明黄的龙袍,头上带着朱红的冕珠,冷着一张脸,看上去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纪云开暗暗吸了口气,朝皇上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她很讨厌来见皇上,每次来见皇上都像是打仗一样,很累……

    但,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,她又不能不来。

    “谁给了你胆子,见了朕居然不跪!”皇上重重一拍扶手,昭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听到皇家侍卫的汇报,皇上就知萧九安必是回燕北了,而他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,这对皇帝来说简直是耻辱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在挑衅他这个帝王的权威!

    “是皇上给的权利,皇上忘了吗?”纪云开抬头看着皇上,并不像以往一般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这个时候她不能退缩,更不能退让,一旦退缩了,皇上肯定生吞了她。

    且,现在的她也不需要,她身后有燕北王府,只要她不犯明显的错,皇上想要找她麻烦,很难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