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77有准备!

    武二就这么在南疆大营留了下来。白日,混在南疆的士兵中,与南疆的士兵一同赶路,晚上也混在南疆的士兵中,与南疆的士兵同吃同住。

    刚开始,与武二同吃同住的南疆士兵,还极为不习惯,每天都帮着武二遮掩,生怕被人发现武二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人前,也会与武二拉开距离,假装不认识,以免让人发现他们与武二走近,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武二在南疆的军营一连住了十多天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后,南疆的士兵就放松了警惕,白日偶尔也会与武二说说话,但仍旧不敢亲近。

    他们怕,怕他们的王发现,他们包庇武二不说,还与武二亲近。

    要是真出事了,武二拍拍屁股一走了事,他们却要留下来,承受王的怒火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不是没有后手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帮着武二遮掩了,明面上说大家是兄弟,武二的事就是他们的事,但私底下,他们都悄悄地找到了自己的上锋,将武二混在他们军中的事,上报给了上锋知晓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汇报后,上锋没有任何动作,也没有嘉奖他们,但他们还是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出,便是武二被王发现了,出事了,也与他们无关吧?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,南疆这些兵在与武二相处时,虽有不自在,但也没有多刻意。

    他们都报备过了,怕什么?

    武二人精一样,看到他同营的人,一个个鬼鬼祟祟的,哪里不知他们心里打的是什么盘算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自己心理也有别的想法,也有自己的私心,对南疆这些人的小心思,就没有什么想法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敌人,他有什么资格,要求别人一心待他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一心待南疆这些人。

    彼此都是虚情假意,他也没有付出真心,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真心待他。

    而且,他混在南疆这些人当中,本来就别有用心,动机不纯,南疆这些人没有直接杀了他,而是允许他潜在当中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,再多……

    他也没有资格要求。

    在南瑾昭有意无意的纵容下,武二在南疆大营混得如鱼得水,十多天的时间,伤养好了不说,人还胖了一圈,唯一可惜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南疆人防他极深,除了他最开始潜入的那个营地,旁的地方他都进不去,也没有办法跟其他人的接触。

    武二带着他那两个兄弟,在南疆大营呆了十几天,武二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查到,少主的消息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武二本来就不敢让南疆人,尤其是让南瑾昭知道,他是来找少主的,行事更加的小心,只能自己一个个悄悄地查,他甚至都不敢让跟他来的那两个人,知道他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武二要查起少主的下落,就只能靠自己一个人,也就更艰难了。

    查了十多天,武二连少主在不在南疆大营都无法确定,要说不气馁,那肯定是骗人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如此,武二也不敢放开手脚的去找人,更不敢与青参将、燕北军联系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一举一动,都被南瑾昭的人盯着,他身处南疆的大营,身边全都是南瑾昭的人,现在他没有什么动作,南瑾昭好奇他要做什么,想要知道他潜入南疆的目的,为了挖出那个目的,南瑾昭可以让人只盯着他,却不对他动手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一旦,他有什么动作,或者让南瑾昭察觉到了,他潜入南疆的目的,南瑾昭就绝不会留他,甚至连少主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进不得,退亦不能。

    武二是第一次执行秘密任务,但就这么一次,已足够叫武二明白,秘密任务有多么难做。

    他此刻,身处敌营,求助无门。

    “唉!”饶是武二心志再坚,也忍不住叹气。

    真的是,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怎么了?你这些天一直闷闷不乐,打不起精神。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要是有什么事,武二哥你也跟我们说说行吗?咱们三个一起好歹有个商量,总比你一个人干着急的强。”

    跟随武二来的两个小兵,见武二这两天,时常一个人坐着,对着石头叹气,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无法不担心!

    他们跟着武二,来到南疆大营已经十多天了。这十多天,他们什么也没有干,每天就是混吃等死,毫无目的,让他们一度怀疑,武二来南疆,不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,而是在燕北犯事了,在燕北呆不下去了,从燕北逃了出来,只是不想让南疆人知道,这才打肿脸充胖子。

    连他们都这么想,就更不用提,跟他们同营的南疆士兵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来的时候,南疆的士兵天天盯着他们,有明目张胆盯的,有悄悄盯的,反正身边全是监视者,全是眼线,他们做什么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可这两天,他们明显感觉监视者少了许多,甚至南疆的士兵,在白天,在人前都会主动跟他们说话了,不像先前,那些人一到人前,就将他们孤立,生怕沾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两天,南疆的士兵待他们的态度更差了,要不是他们来时,带了不少粮食,这会怕是会被赶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在南疆大营的处境,可以说是并不妙,而最不妙的还是武二的态度。

    武二太消极了,消极到让他们心慌。

    两人也曾私下商讨过,要是武二真出事了,从燕北叛逃了出来,他们怎么办呀?

    他们是跟随武二哥出来了,事先也没有跟燕北报备。按燕北的规矩,他们这种就是逃兵。

    逃兵可是要处死的,哪怕他们不是主动逃走,他们没有任何报备,就从大营离开,还在南疆的军营呆了这么长时间,哪怕他们什么也没有做,燕北人也不会相信,更不用用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

    跟武二哥出来的那一刻起,就跟武二哥绑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哪怕武二哥坑了他们,他们也得认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不可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是以,看到武二心事重重,两人忍了又忍,终是没有忍住,上前跑来与武二交谈,希望武二能把实情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左右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他们已有准备了!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