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13章 613回京,本王情难自禁!

    魔教被灭后,后续还有一系列的事情,这不是三两天能理清的,尤其是魔教教主暗中的势力,更不是短时间内能理清的

    这些事并不需要萧九安亲自处理,他把后续的事情丢给刘渊和谢雍,便带着纪云开、费小柴离开了黑石山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离去前,萧九安把魔教教主暗中还有势力的事,告诉了谢雍,并对谢雍道:“你随时可以离开,本王从不强求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有机会做人上人,谁会愿意为他人卖命,萧九安这是给谢雍机会,给谢雍选择的机会,给谢雍一个博出头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,谢雍终归还是那个没有什么野心,只想要自由生活的谢雍,他听到萧九安的话,想也不想就拒绝了:“没有必要,我现在的生活很好,那些都是不是我要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独自活了这么久,他每天都在想他想要什么,他想了十多年,已经想明白了他要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想简单的生活,只想要身边的人都好好的,他不想要成为人上人,更不想去争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有萧九安这个燕北王在,他和邪医明狂能安然的生活,书生万言也有机会报仇。

    至于他父亲暗中的那些势力?

    如果那些势力真的能为他所用,他父亲早就交给他了,或者那些人也会来找他,而不是像现在那般,根本没有人在乎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你不错。”萧九安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人知道自己要什么,并能坚持自己的理想,这很重要。

    专注的做一件事,最后就算不能成功,也会比平庸的人过得更充实,更出采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只是自私罢了。”自私的只顾自己,完全不管他的父亲,一如这些年,他父亲对他不管不问,还要说为他好一样。

    对此萧九安不予评价,左右谢雍做什么选择,他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交待完了琐事,萧九安和纪云开就出发了,走的十分低调,没有惊动任何人,知情的刘渊、徐子期也没有来送行。

    大家都清楚,他们的身份、立场注定他们不可能有太多的交集,甚至出了黑石山都要装作不认识。

    不过,在动身前纪云开让人给徐子期送上她写的,长达三十页的黑泥和黑石开采计划书。

    为了写好这份计划书,纪云开自回到庄子上就不曾外出,休息的时间也极少,甚至错过了魔教被灭的大事。

    等她写完计划书出来,一切都成了定局,魔教的人死的死,流放的流放,除了失去踪迹的纪馨外,所的人都落网了。

    对此,纪云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她对魔教没有太深的感触,她来黑石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纪馨,结果却连纪馨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要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,可就算是失望又如何?

    先前他们一直找不到魔教在哪,好不容易找到了却进不去,等能进去了,纪馨早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让人去找一找吧,我总觉得让纪馨落在外面是个威胁。”纪馨的本事实在是叫人防不胜防,且纪馨还一直想要她的命,哪怕是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,她也不能放任纪馨在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车内,萧九安坐在一旁,修长白皙的长指捻起一枚黑色的玉棋子。黑玉棋子在他指间来回打转,却始终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坐在一旁,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萧九安修长的手指上,眼神不由自地随着他手中的黑玉棋子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纪云开会盯着萧九安手中的棋子,并不是催促他落子。萧九安自个在打棋谱,又没有与她手谈,她根本没有必要催。

    她会盯着萧九安看,纯粹是萧九安捻着棋子的动作太好看了,明明就是一个简单的动作,任何人都做的出来,可由萧九安做出来,偏偏就多出那么一点味道,叫人看得入迷

    纪云开双手托腮,就这样看着萧九安,直到萧九安说:“流口水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才猛地回神,“啊”的一叫了一声,连忙抬手去擦嘴角,然后发现

    “你骗我!”纪云开又是尴尬又是气恼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过分了,居然拿这种话骗她,害她丢人。幸亏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不然她真的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有说你。”萧九安看了纪云开一眼,淡定自若的将手中的白玉棋子落下,又捻起一枚黑玉棋子在指间把玩。

    仔细看会发现,萧九安把玩黑指的时间,明显比白子的时间多,他拿到白子几乎都是立刻落子,只有黑子才会在他的指间来回流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与萧九安的棋艺无关,纯粹是由纪云开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决定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纪云开自然不知道,也没有心情去知道,她现在真生气呢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你不是说我,是说谁?”还说她流口水了,她哪里流口水了?

    “说本王自己可以吗?”萧九安慢条斯礼的将手中的黑玉棋子落下,眼眸微挑,斜了纪云开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?”纪云开“呵”了一声,给了萧九安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萧九安却满不在意,执起白子落下,一本正经地道:“美色诱人,本王情难自禁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你”纪云开的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红了,不是羞的而是气的。

    先前萧九安说流口水了,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流口水了,现在她有什么立场去反驳萧九安的话?

    可要不是反驳,岂不是承认了她受萧九安的“美色”诱惑,以至情难自禁?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纪云开气恼地瞪了萧九安一眼,不再去看他。

    这男人越来越难缠了,尤其是嘴皮子,越来越能说了,简直惹人讨厌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再撩纪云开,只是低低的笑了一声,还笑出了声音,明显心情好极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暗暗磨了磨牙,最终也只是暗暗瞪萧九安一眼,然后继续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萧九安抬眸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,然后专心的打棋谱,这一次他没有再拿着棋子把玩,一子一子落的飞快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