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74章 1374矛盾!



    南疆营中的这些人,虽然嚷着睡睡睡,可真正睡着的人并没有几个,听到武二跟他带来的两个小兵说话,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,生怕漏听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武二说身上有伤,一个个暗暗“切”了一声,嘲讽意味十足,但武二的脾气好得出奇,只当没有听到,根本就不与他们计较。

    甚至,还拦下了欲出头的两个小兵。

    那些占了位置,躺在地上的南疆小兵,见武二这孬样,更是没有把武二放在眼里,腿一伸,将角落的位置也占了,只给武二留下他现在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武二就是废了,根本没有前途可言,他们没有必要给武二面子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听到武二和那两个小兵,说起燕北军军医给的药,又不确定起来了。

    挨了军棍,还给上好的药治伤,这真的是废了?

    他们听着,怎么就觉得这么奇怪呢?

    “唉,你说,他是不是在逞能?”黑暗中,靠在一起睡的南疆小兵,凑到一起,悄悄地说起悄悄话。

    营地人来人往的,外面时常有杂乱的声音传来,他们压低声音说悄悄话,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武二能听到他们嗡嗡的开口,却不知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听不到,武二也能猜到七八分。

    左右,不就是在谈论他嘛,他都习惯了。“不知道。万千户投靠过去,也就是这几天的事,万千户手底下的人要犯事了,等到燕北军查出来,怎么也要三两天。武二要是挨了军棍,时间肯定不会久,可你看他挨了

    军棍,还能行动自如的找到咱们,我觉得他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挨了军棍,咱们也不知道,都是听他说的,你看他白天走路的样子,哪里像是挨了军棍的人,我觉得他在骗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闻到了他身上有血味,应该是受了伤,而且你看他坐下来的时候,屁股下面还垫着软被,要不是受伤了,怎么会这么矫情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装模作样呢,假装受伤了,然后炫耀燕北军的伤药后,引诱我们投靠燕北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要是燕北肯收我们,哪里还需要武二引诱,只要燕北军在阵前一喊话,你说咱们这些人,有哪个不愿意投靠燕北的?在燕北不说别的,至少能吃饱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是,要是燕北军肯收我,我肯定跟他们走了。你看武二和他那两个小兵,这才多久的时间,都变得壮实了。这要跟我们单挑,我们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。”“武二说燕北军顿顿有肉,我猜是真的。要不是顿顿吃得好,也长不出一身腱子肉。而且,万千户是什么人,他一向护着自己的人,要是燕北军不给他的人吃饱,他铁定不

    会呆在燕北军,铁定会带着他的人走了。左右,凭万千户的本事,他带着那么多兄弟,在哪都能讨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照你这么说,武二并没有被燕北军放弃?他在燕北军还是有地位和威信的?要是这样的话,他带着两人跑到咱们这来做什么?逗我们玩吗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为了煽动我们?让我们闹事?”

    “真要是这样,他就不会带着伤来,会带着一堆的粮食和银子来。带着一身伤,他煽动你,你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是不会信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武二回来干什么?他难道不知,王提起他,就恨得不行,恨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他把王得罪死了,还敢回来,要说他没有目的,我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武二是第一个背叛南疆,投向燕北,还活得好好的人,他的存在,就给了南疆上下一个极为不好的引导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武二带头,之后也不会有万千户在战场上,突然反水,持刀砍向自己人的事。

    对武二,南瑾昭绝对是深恶痛绝,恨不得将他千万万剐的,奈何武二为人机警,加入燕北军后,除了上战场,平时绝不离开燕北军军营,不给南疆人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可现在,武二却自投罗网,跑到他们南疆的军营中来,要说武二图谋不大,他们都不信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见识终是有限,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有心想要问武二,可他们再蠢也知道,武二绝不会跟他们说真话。

    就像是此刻一般,武二嘴上说在燕北军得重用,可转身又告诉他们,他在军中犯了错,挨了军棍,还连累上峰也挨了军棍。

    可是,刚让他们知晓武二在燕北军中出事了,武二又显摆军医给的上等伤药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当兵的,哪怕燕北军富裕,可他们也知,好的伤药有限,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。

    武二能拿到上好的伤药,可见他在燕北军中确实受重用。

    可你要说他受重用嘛,又怎么会带着伤来他们这呢?

    燕北军难道不知,他们的王有多恨武二呢?

    燕北军把武二送回南疆,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“不想了,不想了,越想越乱。”几个低声咬耳朵,交换着意见的小兵,越说越是糊涂,越说越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这事儿太乱了,也太复杂了,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,武二回来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武二听着这些人,悉悉嗦嗦的闹腾声,隐约能猜到他们在说什么,甚至有几个故意提高音量,摆明了是说给武二听,暗示武二给他们一个解释,可是……武二都只当没有听到,与另两个小兵一起,三人背靠着背,就这么坐在原地休息。半点不受众人的态度影响,看上去从容极了,倒是强占了地方的几个南疆小兵,见武二

    三人坐着睡,颇有几分后悔。

    可看武二三人睡得自然,并没有不满,他们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,以免让武二知道,他们是故意占了地方,不给他们留睡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营中的众人,商讨一番没有得出结果后,见武二三人睡了,也停止了讨论,带着不解,带着疑惑,慢慢进入梦乡……他们明天,还要赶路呢! 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