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8美好与残酷!

    “我到达燕北军,说明来意后,燕北军便为我们准备了一顿饭。那一顿有米饭有菜还有肉,那是我有生以来,吃的最饱的一顿饭,也是我吃的最好的一顿饭。那顿饭让我知道了,原来米饭是这样的滋味,肉是这样的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武二一脸怀念,脸上流露出的满足与欣喜,这不是假装能装的出来,他是真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以为那一顿饭,是燕北军给我们上的断头饭,把好吃的都给我们端上了。可不想,我吃饱站起来,发现满营地都是肉味。”武二想到当时自己傻愣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,见南疆那些兵,一个个看着他,坏心地问了一句:“满营地都是肉味,你们知道是什么味道吗?”

    “满营地肉味,是什么味道?我倒是吃过肉,那肉还是从燕北人手里抢的,只有小小的一片,都不够塞牙缝的。满营地都是肉味,那得多少肉?是不是人人都有肉吃?”南疆的士兵,被武二说的一个个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他们是吃过肉的,但从来没有吃够,每次都只有一块解馋,可越是如此,他们越是馋肉,恨不得天天有肉吃。

    “是!人人有肉吃。”武二给了他们肯定的答复,“我吃完才知道,这根本不是燕北给我们准备的断头饭,也不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饭,只是赶巧,我们到时他们正开饭,看我们可怜,便给我们也上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开饭?二哥,你是说他们燕北军天天吃肉?”南疆的士兵听到武二的话,眼睛都亮了,一个个拼命的咽口水,满眼都是羡慕,恨不得自己能吃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武二在南疆的士兵期待的目光下,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燕北的士兵不是天天有肉吃,是餐餐有肉吃,他们不缺肉吃,也不缺米饭吃,他们不仅能吃得饱,还能吃得好。你看燕北的士兵,一个个人高马壮的,就知道他们不缺吃喝。”

    武二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每每回忆起那一顿饭,他就感觉人生无比满足,也正是因为那顿饭,他才下定决心,非要留在燕北军不可。

    留下,他以后都能吃上这样的饭,不留下这一顿饱饭,就会成为永远的回忆,成为不断折磨他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么好呀?餐餐都有肉吃,是不是餐餐的肉都管够?这,这可真是……神仙的日子呀,咱们南疆的大老爷,也没有这么好的命吧?也只有咱们的王,才能餐餐吃肉,餐餐管饱吧?”南疆的士兵,一个个两眼放光,砸巴着嘴,心生羡慕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什么见识,要不是随着南瑾昭打仗,他们可能一生都不会离开南疆,一生都受南疆的权贵剥削,不知外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就算随着南瑾昭出来征战,他们也没有过什么好日子,没有见识过富足和繁华,因为随着他们的到来,所有的繁华与富足都被他们摧毁了。

    “餐餐有肉是有的,但餐餐管够就不行了。我们吃肉有定的,每人每餐三块,不过三块肉也有一小碗了,而且餐餐吃,腻。我们大帅说了,我们当兵的要吃饱还要吃好,这样才有力气锻炼,才有本事上战场杀敌。饭要多吃,肉也可以多吃,但要训练,训练的好了,肉就可以奖给我们。而且,我们要吃肉,也可以花军功换。不过,在军中呆久了,都不会有人拿军功换肉吃,肉天天有的吃,真不是稀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武二一副财大气粗,一副肉不好吃,我吃多了腻味的样子,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加入燕北军,看到肉就馋得流口水的样子,也忘了当初想方设法给人做事,换肉吃的丑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么好?还能自己换肉吃?这,这要是我们王也这么奖励我们该多好?我一定拼了命的立军功,换肉吃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说的对,不吃饱哪有力气打仗,你看我们,一个个饿得风一吹就得倒。就我们这样,冲上战场上,不要燕北军出手,我们自己就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好想吃肉呀,天天有肉吃,那得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“肉都不稀罕,还有什么稀罕的?这燕北军的日子也过得太好了。王说的对,我们要拿下了燕北,也能过上好日子,可惜燕北军那群兔崽子太能干了,咱们拿不下来。不然,现在天天吃肉,嫌肉腻味的就是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!我们要拿下燕北就好了,拿下了燕北,我们就天天不愁肉吃了。可惜,我们现在是北辰,杀不回燕北。”

    有人向往燕北军的生活,自然也有嫉妒,而且嫉妒的人占了大多数,尤其是这话一出,更是引起了大半南疆士兵的共鸣,一个个也跟着义愤填膺,骂起燕北军来,甚至看武二的眼神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跟随武二一同来的两个小兵,见这些人看他们的眼神不善,一个个全身绷紧,高度戒备,大有一言不好就出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可他们一动,武二就用手肘顶了顶他们,让他们不要妄动。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那两人倒是听话,可南疆那些兵不会听话,他们一个个凶恶的看着武二,引得那两人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都是自家兄弟。”武二浑不在意的开口,“而且大家也说得没有错,要是咱们占了燕北,现在吃肉的就是咱们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武二顺着众人的话说,这话一出,那些盯着武二的人,面色好看了许多,可是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武二话锋一转,“可是,当初咱们也占了燕北,甚至把天启都占了。咱们占了燕北和天启的时候,可有餐餐有肉吃?顿顿能吃好?你们有没有吃饱我是不知道,可我记得,我当时也只是勉强能吃饱,我家里其他人,要是没有办法上战场的,都没有办法吃饱不说,还被丢在半路上,就那么活活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武二说这话时,眼眶都红了,而他的话一出,那些虎视眈眈盯着他的人,一个个面色变了又变,怔在原地,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,也没有任何动作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