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7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这世间,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武二很清楚这些昔日的同僚,会帮着他隐藏身份,都是为了获得好处,是以他给众人许诺一点也不含糊。

    当然,诺言这种东西,有人信,但更多人却只当放屁,便是信,也只是信个三五成,尤其是南疆这群底层兵,一个个更是目光短浅,过了今天没有明天的,根本不可能拿眼前的利益,却赌一个不知能不能兑现的承诺。

    是以,在空口给了这些承诺后,武二又说了一个地方,并道:“我在那里放了不少的粮食,你们可以派人去取一些来。旁的不说,兄弟们吃十天半个月的饱饭,肯定是没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回来后,南疆这些人倒是不缺粮了,可也仅仅是不缺粮食,要让人人吃饱饭,那是完全不可能的,底下这些小兵也只能维持勉强不饿死的状态,再多就不可能的

    说起来,南瑾昭回来后,南疆虽然没有再饿死了,可这些人除了第一顿吃饱外,就再也没有吃过一顿饭。

    此时,对南疆的这些兵来说,真没有什么是比一顿饱饭更重要的了,听到武二说他外面存了粮食,一个个两眼放光,“二哥,你说的是真的?你真的在外面存了粮食?现在粮食那么少,你怎么能存到粮食?燕北军不缺粮吗?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说以后还能从燕北军中倒腾出粮食,并且要多少有多少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对现在的南疆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吃的更重要,听到武二的话,一个个多了几分急切,少了几分算计。

    没办法,南疆缺粮,北辰缺粮。打了这么多年的状,各地皆是十室九空,百姓颠沛流离,成片成片的荒地无人耕种,粮食越吃越少。

    虽说北辰拿下天武后,多了耕地,粮食慢慢也会多起来,可现在是冬季,要播种还得来年春天,等到秋收至少要十个月。

    也就是,这十个月,各地的粮食依旧还是紧张的,北辰手中的粮食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天启?

    不,现在应该叫燕北了

    至于燕北的情况,南疆这些人虽然听说,燕北早已恢复原有的繁荣,百姓都不缺粮食,可也只是听听,并不当真。

    当年,四国大战开打,就是从南疆向燕北宣战开始,可说燕北是受灾最严重的,而且他们就是从燕北打过来的,燕北那一寸寸的土地,他们都搜刮的干干净净,燕北那地方别说粮食,就是粮种都没有一粒,早就是人吃人了。

    燕北那群人说自己不缺粮,说真的,南疆的人一点也不姓。

    就算燕北王回来后,燕北的战事息了,战乱平复了又如何?

    要种地需要粮种,便有是有了粮种,也需要时间去种,这才一年的功夫,除非燕北有神仙施仙法,不然燕北的百姓再能干,燕北王再有本事,也不可能养活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先前听到武二说,燕北军不缺粮,他们倒是不怀疑。毕竟,燕北军是远征军,远征北辰打仗,要是不能吃饱肯定不行,可那粮食肯定也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武二说,他能从燕北军倒腾出粮食来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燕北军的粮食,已经多到吃不完吗?

    武二听到众人的疑问,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怀疑才是对的,不怀疑,他倒要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,我先前拿火药,跟燕北军换粮食的事吗?”武二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反问。

    说起来,第一个想到拿火药换粮食的就是武二,南瑾昭顶天也就是拾人牙慧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没有人敢说,毕竟武二与南瑾昭,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记得!怎么不记得!要不是武二哥,兄弟们可就是死了,说起来,武二哥可是我们的大恩人,要不是武二哥你冒险深入敌营,我们都饿死了。”一群人听到武二提起换粮一事,一个个竖起大拇指夸赞武二,直说武二仗义,半句不提武二第二次带着火药投向燕北军的事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要有机会跟燕北军接触,肯定也会跟武二一样做。

    看看武二现在多气派,这一身健子肉,可不仅仅是粮食养出来的,少不得要天天吃肉,才能把身体养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提到肉,南疆的士兵一个个都馋了,他们有多久没有吃肉了?

    现在,他们就连又干又柴的马肉都没有得吃,说起来也越是可怜了。

    武二看众人酸溜溜地看着他,就知这些人在想什么,不过这些人不提,他自然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带着旧主的东西,投靠新主,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虽然他一直在心里认为,带着火药投靠燕北军,是他一生中做的最英明的决定,但现在还不能说,尤其不能当着这群南疆兵面前说。

    武二笑呵呵的道:“说起这事,我也不怕哥哥们笑话。我当时真是饿怕了,你们不知道饿得肠子打结是什么滋味,我真正是做梦也想吃一顿饭。那一次,我带着火药去了燕北军,燕北军招待我的那一顿饭,是我打从出生起,吃过的最好的一顿饭,我当时就在想呀,哪怕吃完这一顿,现在就去死,我也是满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不怕告诉哥哥们,我当时真的是带着必死的决心,去跟燕北军换粮食。你们都知道,燕北军跟我们有仇,天大的血汗深仇,燕北军肯定不会放过我们,我带着火药去换燕北军,就没有想过活着回来。尤其是,当天燕北军还给我们上了一桌好饭菜,我当时就以为是断头饭,却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武二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一脸自嘲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想燕北军没杀你,还跟你换粮食了吗?”有心急的,见武二顿住,急的接了一句话,他这话一出,众人都跟着附和,问武二是不是这样想的,可武二却是一脸神秘的摇头,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想什么?二哥,你说呀?你倒是说呀?”见武二神神秘秘的,有人忍不住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武二倒是没有卖关子,笑了笑,便道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