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12章612结束,幕后的黑手!

    第612章 612结束,幕后的黑手

    这些年,魔教教主几乎没有管过魔教的事务,他的精力全都放在,建立自己暗中的势力上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放任魔教发展,甚至暗暗挑起魔教的内部之争,就是为了瓦解先皇留下来的势力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他这些年暗中所做的事,最终都便宜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因魔教内部斗争激烈,魔教早已不是先前的一块铁板,整个魔教内乱混乱不堪,争权夺势十分严重,根本没有认真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先前有谢雍这个少主在,再加上外面没有什么压力,那些人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。

    现在魔教面临生死存亡之际,又没有一个可以主事的人,一众长老此时不是组织人应对此次危机,而是忙着争夺主控权。

    然,他们平日就是谁都不服谁,大多数时候都是由谢雍从中调节才能和平共处,现在没有谢雍调节,他们除了打起来,根本做不了别的。

    是以,在刘渊带着兵马围攻魔教,用烟将魔教众人逼出来之际,魔教的人不是一起反抗,而是先在内部打一通,直到打的死伤过半,直到打的无法在室内呆下去,才从山里跑出来抵抗刘渊的兵马。

    刘渊的兵在外面以逸待劳,魔教的人一盘散沙的跑出来,不过是自寻死路,单人实力再强也不是刘渊手下那些兵的对手。

    有谢雍的地图,有魔教的人自己作死,刘渊的兵以最小的代价,最短的时间拿下了魔教,几乎没有伤亡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结果,别说刘渊自己,就是萧九安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这几年那位教主还真是一点事也不管。二·五·八·中·文·网”谁也不是傻子,这事不是明摆着嘛,要不是没一个得力的主事力,魔教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拿下。

    “也是我们运气好,挑的时机好,你带来的人又好。”刘渊笑得儒雅,绝对看不出,他刚刚下令斩杀了魔教上下四百六十五号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儒将并不是不杀人,而是杀人时依旧面带微笑,让人看不出一丝狠厉,指不定被杀的那人,还以为他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黎远……至今下落不明,本王怀疑皇上出手了。”像黎远这样的人,不能为自己所用,也绝不能与之为敌,杀了他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黎远……可惜了。”刘渊与黎远只有一面之缘,可先前却听过黎远的事。

    对黎远这个人,刘渊只能用一个词评价,那就是:悲剧。

    “事情了结了,本王也该回去了。”魔教被灭了,且出乎意料的顺利,他留在这里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要不是纪云开要等魔教被灭,他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刘渊自知留不住萧九安,叹息一声说道:“可惜,你要的找的那个女人我们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这是这次围剿中唯一的不完美,没有找到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们把魔教翻了个底朝天,都没有找到纪馨的身影,而魔教那些人根本没有发现纪馨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魔教教主这几年一心发展自己的势力,可并不表示他在教中没有自己的人。狡兔三窟,他能从魔教带走一两个人,再正常不过。”谢雍给的地图,并不是魔教的原图,所有的出口都是他自己发现的。

    当年,魔教教主能把魔教老巢建在山里,可见是个人物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留一个暗手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“他让人绑走纪家那位三小姐,真的只是为了她的本事吗?我怀疑他是想要借纪馨的事,故意显露野心,挑起朝廷的怒火,好逼的当今圣上对魔教出手,他就可以借机把先皇安插在魔教的人清出来。”事情虽然结束了,可也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灭了魔教,但魔教教主手中真正的势力,他们却一点也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这股势力,日后必是一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目的都不重要,魔教被灭,他所有的计划都失败。至于其他的?没有谢雍,被黎远盯住的他什么也做不了,而谢雍在本王手上。”谢雍想要背叛他不是不可能,但前提是谢雍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谢雍真要有那个能耐,他会敬谢雍是个对手,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他从不怕对手强大,他只怕没有对手。

    强大的对手能激励人上进,而没有对手人就会安逸,就会退步。

    “谢雍这人你得好好看住,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魔教倒的太快,魔教教主失踪的太突然,我怀疑魔教教主背后肯定还有人。”要没有人,纪馨是怎么离开的?

    要知道,魔教教主已经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,绝不可能是魔教教主下达命令,让人把纪馨带走了。

    且,真要是魔教教主下的令,那他要带走的也不是纪馨,肯定是谢雍。就算纪馨再有本事,也只是一个外人,和纪馨相比,谢雍明显更重要。

    可是,魔教那些人,没有一个人过问过谢雍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他背后有没有人很容易猜出来。看未来一段时间有没有人来找谢雍,拥护谢雍。如果有,那么他背后就没有人,一切都是他手下的行为。如果没有,那就表示他背后有一个更厉害的人,那人已经接手了他的势力。”萧九安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至少到目前为止,谢雍在他看来,都只是一个聪慧却还算简单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没有野心,只有对自由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,绝不可能知晓魔教教主暗中建立的势力,也不可能接触。

    不知才会没有野心,没有助力才孳生不出野心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排除魔教教主不让他接触,但他相信魔教教主费尽千辛万苦才让先皇后生下他,绝不可能不培养他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绝对是在乎谢雍的,从他给谢雍找来的老师,和找来照顾他的人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书生万言还是邪医明狂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,虽说这两人更多是因为谢雍的个人魅力,而愿意为谢雍出生入死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没有魔教教主,这两人怎么可能来到谢雍身边?

    魔教教主一直很尽心的为谢雍着想,如此就可以推断出,他把谢雍丢在魔教不管不问,就是为了保护他,避免他被皇室的人发现,也避免他幕后的人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除非天性心态扭曲的人,哪怕在外人看来再恶的人,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上,都会有柔软的一面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是心狠手辣,是杀人如麻,是野心勃勃,但他对谢雍却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魔教教主的保护,谢雍就算逃出来,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,完全与魔教脱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