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11章611合作,共同的敌人!

    第611章 611合作,共同的敌人

    黎远也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,那时他明明已经看到了魔教教主的脸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魔教教主层层面具下的脸扭曲变形,完全看不出一丝原有的痕迹。

    从那张脸上他什么也看不出来,按说他不该怀疑魔教与皇室的关系才是,可他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信号,想要最后求证一回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令他失望,顺着信号来的人不是救他,而是为了杀他,还有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那时,魔教教主是怎么笑他的?

    魔教教主顶着那张丑陋的脸,笑得疯狂肆意:“黎远,我同情你,你比我还可怜。为仇人卖命二十余年不说,年老无用了还要便被人一脚踹开,你真的很可怜,你这一辈子就是一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到这一刻,他仍旧不想相信,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救下他的先皇,他看着长大的皇帝,是他的仇人,可他知道,到这个时候魔教教主没有必要骗他,因为他已经没有能力找皇上报仇了。

    在两人坠落大海的那一瞬间,魔教教主告诉他:“当年,灭你全家确实是我下的命令,但背后主使者是先皇。至于原因,我想你就是再笨也该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这种鬼话。恶人哪怕到死都是恶人,可那时要死的并不只有魔教教主还有他,魔教教主完全没有必要骗他一个什么也不能做的死人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终于无法再欺骗自己,无法在为皇家找理由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天在茶楼他就相信了萧九安,相信造成他一生悲剧的是先皇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只是他无法接受,无法接受自己二十余年都在为仇人卖命,无法相信自己二十年隐忍付出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不死心,总想要证明萧九安是错的,是萧九安在骗他,是萧九安用计离间他与皇室,然,铁的事实摆在面前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他自欺欺人,一切早已有了答案,他就是不信也不行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想到了死,在坠入海里的那一刻,他放弃了挣扎,放弃了自救。

    诚如魔教教主所说,他这一生都是个悲剧,他活着一点意义也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在他不想活的时候,却连求死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活下来了,被一个出海打鱼的渔民救了。巧的是,不仅他获救了,魔教教主也获救了。

    此刻,这个他执着了半生,一心想要将其凌迟的大仇人就躺在他身边,他却没有想杀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杀了他又如何?

    这人与他一样都是可悲的棋子,是先皇手上一颗随时能够牺牲棋子,杀了这人他的家人也不会复活,先帝也不会复活,他根本找不到真正的仇人。

    此刻,他虽活着,可却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黎远睁大眼睛看着破旧的屋顶,眼中没有一丝生机与光芒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伤的比黎远重多了,直到三天后魔教教主才醒来。醒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查看自己所处的环境,发现黎远就在自己身边,当时惊了一跳:“你居然没死?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有死,我怎么会死。”黎远仍旧看着破旧的屋顶,缓缓开口,声音粗哑难听,一听就知许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死,你怎么不杀我?”黎远的声音虽然粗哑难听,但却不是软棉无力,可见黎远恢复的还不错,至少杀人的力气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又如何?”他二十年的信念,二十年的隐忍,通通都是一个笑话,杀了魔教教主他也报不了仇。

    “至少,你心里会好过一些,不是吗?”不管如何,当初下令灭黎远满门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就算先皇是幕后主使者,他也是黎远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撅了那个人的坟,我的心里才会好过一些。”这三天他想了许多许多。凭他现在的身体杀回皇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撅了那个人的坟,把他拖出来鞭尸,可问题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的坟在哪里了吗?”魔教教主问道。

    黎远这次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那人的坟在哪里,他跟在那人身边近二十年,日夜保护他近二十年,却不知他死后埋在哪里,可见那人早就防他了,一开始就不信他。

    “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,为了卖了那么多年的命,你居然连他坟在哪里都不知道,你还真是没用。”魔教教主极尽嘲讽,黎远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又说了几句,见黎远仍旧不说话,也自觉没有意思,自嘲地说了一句:“你没用,我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明明只比他晚出生一盏茶的功夫,却永远只能活在黑暗中,成为他的影。哪怕他死了,也要为了而活。”

    当初,借他手灭黎远满门,他那位好兄长就料到了一定会有今天吧?

    他和黎远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有黎远盯着他,他什么也做不到了,一旦有动作皇室就会放黎远出来。同样,有他在黎远也会废掉。

    先皇这步棋下的真妙,而他直到现在才看明白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他败在先皇手上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报仇?”黎远突然扭头看向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现在算是废人,凭他们自己的本事,想要杀回京城太难,但他们两人要是联手,也许还有一丝可能。

    “报仇?怎么报仇?”魔教教主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黎远,一无所有,只有仇恨。他还有一个儿子,他废了没有关系,只要他的儿子在,就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手上绝不仅仅只有魔教的势力,这些年你一直不管魔教,放任魔教发展,想必是早有图谋。”魔教不是魔教教主的魔教,而是先皇的魔教,他相信这一点魔教教主比他更清楚,而正是因为清楚,才会放任魔教发展,放任魔教成为武林公敌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,但那些势力……我要留给我儿子。”左右黎远是个废人,魔教教主并不介意告诉他这些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个儿子?”这次换黎远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仅有个儿子,还在先皇的眼皮底下活到这么大。”说起这事,魔教教主忍不住得意。

    先皇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他不仅让先皇后为他生了一个儿子,还一直生活了魔教,活了先皇的监视下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先皇多疑却自信,根本不认为他有那么大的胆子,可他偏偏做了还成功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