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6不能开先河!

    武二好歹是从南疆出来的,虽说他背叛了南疆,但他在南疆军中多少还有一些关系。

    南疆那群士兵,早就是一盘散沙,虽说南瑾昭强势回归后,狠下手段整顿了一番,可南瑾昭千百年来的恶习仍在,不是南瑾昭的强势可以改变的,也不是狠下手就可以改变的。

    南疆那一条条规则,都是对针普通百姓,保护权贵利益的,这些规则与习惯存在了千百年,如果南疆贸然动手,伤及权贵阶层的利益,必然会引得权贵阶层反感,届时南瑾昭自己手中的权利都不会稳当。

    南瑾昭再怎么强势,也只能镇压底下的人,再怎么整顿,也只能稍稍缓解普通士兵的现状,根本做不到彻底的改变。

    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南瑾昭的强势回归,虽然解决了南疆士军的燃眉之急,让他们不至于饿死,而先前因缺粮造成的不安与恐慌,却没有那么容易解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现在可不比当初。

    当初,他们再难再苦,但好歹有南疆的一片地,哪怕再难,有土地在,辛苦一些总能混个水饱,有一片遮身的瓦,不至于过了今天,不知明天如何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他们居无定所,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里,吃的,住的都靠抢,可北辰就这么一点大,他们把北辰抢得差不多了,北辰的百姓都跑光了,他们还能抢谁?

    没得抢了,他们要怎么生存下去?

    南疆那些权贵心里如何想,他们不知道,但南疆底层的百姓却是不安的,尤其是天气越来越冷,路上一点草药也没有,越来越多人病死、冷死,他们就更不安了。

    他们总觉得,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,甚至有不少人都开始羡慕武二,羡慕跟着武二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不管武二那些人在燕北军中,会不会被燕北军当炮灰推到战场上送死,至少现在他们能吃饱,能穿暖,晚上能一片遮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,尤其是最底层的士兵,对武二不仅没有恶感,反倒心生好感,一个个盼着武二能带着他们,飞出这片地方。

    是以,当武二带着那两人混进南疆的士兵中,南疆的士兵不仅没有揭发他,还帮他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“武……不是,是二哥。二哥你放心,我们兄弟都是自己人,你就安安心心的呆在军中,你想要知道什么就跟兄弟们说,兄弟们帮你去打听,你呆在咱们这,别的不说,安全肯定不会有问题。”接应武二的人,把武二带到自己的小团体,拍着胸脯对武二保证。

    不仅他这么说,他还始眼色给其他人,其他人也是人精一样,纷纷站出来保证,“二哥你就安心呆着,有什么事交给兄弟,兄弟我保证给你打听得清清楚楚,绝不会让你空手而归。”

    武二乔装混入南疆,绝不可能只是混进来跟老朋友续旧,南疆这群士兵不算聪明,但再蠢也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武二,必然是带着任务进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跟着武二混,自然要给武二卖一个好,而且要是能探听到武二的任务,对他们也有好处,不是吗?

    这些人自诩不笨,可武二这人虽然不算顶顶聪明,跟这群人比,却能甩出这群人一大截,在这群人中,说武二是人精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胸脯保证,言语中各种试探,打听,武二面上不显,心里却是在发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待他是真是假,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这些人待他有几分真,有几分假,也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停地向他打听,打听那,到底是为了帮他,还是为了出卖他,也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里面有真心帮他的人,但也不是为了他,而是为了跟他走,跟他进燕北军。

    这种有目的人,他不怕。

    他不怕这些人没有野心,没有**,就怕他们没有。

    南疆给不了这些人的,燕北军都能给,他都能给,只要这些人想要,他就不怕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里面有不少人存着二心,想要从他这里套话,然后想要骑驴找马,看看哪一边更划算。

    而武二很清楚,后者更多,因为要换作是他,他也会做后者。

    以己度人。换了他自己,他都会挑利益更大的,在场这些“聪明人”,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什么义气,而选择坚定的相信他呢?

    他们南疆这些人呀,一向都在乎眼前的利益,没有人会管以后,只要眼前能拿到好处,谁管以后。

    毕竟,谁都不知道,有没有以后。

    武二心里比谁都清楚,这些人可以信,但也不可以信。

    是以,他安心的留在这里,但对这些人打听的消息,却是半句真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但,要是什么都不说又不行,武二组织了一下言语,就说明了来意,“我奉燕北大帅之命,来寻合适的人填充燕北军。当然,燕北也欢迎大家去后方开荒种地。”

    来之前,青参将给了武二一些权利,不算大,但吸纳几个人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青参将绝不会给武二这样的权利,他们燕北人对南疆人厌恶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主动招揽他们,接受武二等人的投降,他们都花费了极大的精力,才平息底下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可这种事就是不能开先一例,一开先例事情就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武二投向燕北军后,在燕北军中表现得可圈可点,之后又为燕北军带来了万千户等人。

    虽说,现在他们还没有看到万千户等人的表现,但就凭万千户在战场上,反手那一击,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争后,燕北军对南疆人的排斥就没有那么明显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南疆人投靠他们,为他们卖命,占便宜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有南疆这些人在,在战场上至少可以减少燕北军的战损,这对他们燕北军来说,绝对是一个好事。

    要是所有的南疆兵,都能像武二和万千户一样为他们流血卖命,他们燕北军不介意再吸纳一部分南疆人。

    左右,都有武二这一批人在,再来一批也不过是如此!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