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4相得的和谐!

    武二当天晚上,就带着两个兄弟,悄悄地离开了军营。

    对于去执行秘密任务,武二没有什么排斥,他唯一担心的就是,他走后,没有人看着,他手下那些兄弟会出事。

    可,这种事担心也没有用,他不能盯着他们一辈子,他得为自己的明天拼搏。

    这次执行秘密任务是个好机会,他是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三个大活人突然消失,不可能没有人关注。

    做戏作全套,武二从青参将那里活来,就装作伤势加重,人发烧不退的样子。

    武二的兄弟,看到他这副样子,立刻把人送到军医那里,还怪军医给的药不好,把药的好处夸大了,把军医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青参将虽然事先跟军医打了招呼,要军医配合,军医也有心理准备,可听到这群人说药不好,军医还是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说我医术不好,但绝对不可能说王妃的药不好!这药是王妃配的,谁用效果都是极佳,怎么到武二这里就出问题了?你们怪我的药不好,不如你们问问武二干了什么?”这黑锅他可以背,武二可以背,但他们王妃绝对不能背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的药,那是绝对不会有问题,这个口碑不能坏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锻炼了,出了汗,又沾了污泥,我自己没在意,直接在河里冲洗了。我没有想到伤口会出事。”这些说词是武二事先准备好的,甚至为了让其更逼真,武二从青参将那里出来后,就真的去锻炼了,不过……

    武二在训练场只是做做样子,并没有真的锻炼,伤口也没有裂开。

    “你听听,你们听听的……这自己作死。伤还没有好,就急着去锻炼,这是赶着去死呢!明明是自己作死,还要怪王妃的药不好。武二我告诉你,这也就是你立了军功,还有一点子军功,要不是你有军功在,就你这种作死的人,我都不乐意医你。训练,训练,天天就知道训练……为了训练,你连命都不要了呀?没了命,你训练还有什么用?”军医对着武二大骂,气势强得很,让武二一度怀疑,青参将事先没有跟军医说好。

    军医这表现太真了,真的……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武二第一次怂了,连连道歉,“是,是,是,是我错了。我保证就这一次,再也没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军医冷静下来,这才记起他们是在做戏,当下面上有几分不自在,也就顺着武二给的台阶下了。

    军医随手指着两个人,一脸傲娇的道:“武二自己作死,没道理让我的人照顾他。你们两个留下来照顾他,他的伤什么时候好,你们就什么时候走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自然是武二事先挑好的,在他们身上做了标记的,军医一看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安军医放心,我们一定照顾好武二哥,绝不给你添麻烦。”两人事先就得了武二的祝嘱咐,虽然不知武二要做什么,但还是很配合。

    两人将武二抬进病房,军医转身跟了进去,走了两步又转过身,指着围在外面的一帮子人,没好气的道:“走走走,都散了。围在这里干什么?我这没药给你们!有药也不给你们,一群不识货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安军医,我们知道错了,您老别生气,别生气。我们认识一些草药,我看着天气回暖了,我们去给你找些好草药来。”送武二来的这些人,都是武二的人兄弟,南疆的人,他们每一个都认识草药,要摘采药难不倒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这一次惹得军生气了,一个个作揖道歉,保证给军医多摘采药。

    军医见他们如此识相,脸上的神情缓和了几分,故作凶恶的道:“不是说要给我摘采药的吗?还愣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“安军医,我们这就去了。你放心,我们一定给你找最好的草药。”武二这些兄弟,也不是第一次跟安军医打交道,听到安军医的话,就知安军医这是不跟他们计较了,一个个拍着胸脯,连连保证,就怕安军医生气。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在战场上拼杀,有哪个不受伤的?

    他们得罪谁,也不敢得罪军医呀。

    武二这群兄弟不敢耽搁,啥时就散了,纷纷去给安军医找草药了。

    安军医看着他们,摇了摇头,“这群兔崽子,真是……也不算是一无事处,还是有点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安军医陪着武二做了一场戏,就收获了大批药材,心情好得不行。

    武二走后,安军医还悄悄找到青参将,让青参将下次有这么好的事,还找他,他一定配合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办法,也只能用一次。下次,真用不上你。”青参将没有给安军医希望,直接毁灭了他的期待,把安军医气得不行,可青参将还是不改口。

    武二这次借伤避开,完全是巧合,他总不能每一次执行任务,都提前打武二一顿,让武二借伤走吧?

    这不合理!

    而且,依武二这样的身份,也就是这一次寻找少主的任务,与南疆有关,武二天然有优势。不然,这样的任务是怎么也不可能,落到武二身上。

    秘密任务皆事关重大,就武二这样的,还真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话青参将是不会对安军医说的,安军医就是一个医痴,南疆那群兵给安军医送了不少品相好的药材,安军医都快被他们收买了。

    当然,说收买夸张了一点,但安军医确实对武二那些兄弟好了不少,平时要一个跌打损伤的药,安军医顺手就给了,也不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武二那群兄弟得了好处,跑安军医那里跑得更勤了,平时训练的时候,看到有什么药材,也会顺利带回去给安军医。

    有人见他们相处融洽,跑到青参将面前上了一次眼药,青参将关注了一回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安军医有分寸,而且南疆这群人做得也没有错,他们想要融入燕北军中,这也不失之是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于是,武二离开的这段时间,他手下那些兄弟,不仅没有像他担心的那样给他惹事,反倒在军中如鱼得水,与安军医和伤兵营的伤兵,相处得越来越好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