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3得到认可!

    这寻人的人要是没有选好,一个不好打草惊蛇了,少主和小狼崽子本来是安全的,也变得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大帅思索再三,还是决定将此事交给青参将,或者说是交给武二。

    武二这人,不管是忠是奸,这次的事情他都会办好。

    是忠,为了往上爬,他也会保护好少主的安全。

    要是奸的话,那么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,武二也会保护好少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做也有些冒险。

    万一武二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绑了少主,他们就被动了。

    大帅把暗中寻少主的任务,交给青参将时,不是没有人反对,也不是没有人提出,武二不值得信任,可问题是,除了武二,他们还有更好的人选吗?

    他们燕北人与南疆的差距太明显,要是派燕北的人去,还未接近南疆的大军,很有可能就被南疆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武二和他手下那些人却不同。武二和他手下的人,本身就是南疆,他们熟知南疆的套路,稍作侨装,混在南疆人中,也不一定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是以,在大帅的许可下,这事最终还是交到了青参将手里。

    青参将当然明白大帅的意思,一回来就让人去找武二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直接跟武二说起秘密任务的事,而是得知武二去找万千户了,先跟武二聊了聊万千户。

    见武二毫不隐瞒,态度诚恳,青参将高悬的心也稍稍落下了几分,稍作思索,终是将寻找少主的秘密任务,说给了武二听。

    不过,青参将并没有勉强武二,说完后又补了一句,“寻找少主是秘密任务,你可以选择接受任务,也可以拒绝,不会有人怪你。你要接受了此次任务,出色的完成后,会记你一大功,要是没有完成,就什么也没有。我知道你的伤还没有好,你可以考虑一下,推荐一个合适的人参加。不过,你要拒绝,或者你要不参加,你会被看管起来,直到这个任务接受,你才会获得自由。”

    寻找少主是机密任务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武二知道了,他其实只有选择接受任务一途,要是拒绝……

    武二以后再也接不到秘密任务,甚至稍好一点任务,也不会有人考虑他,他只能靠在战场上拼杀。

    武二不知道这些,青参将也不会跟他说这些,但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一个极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大功!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立过大功。

    甚至先前在战场上,杀了那么多南疆的将领,也无法算大功,可见大功有多么难立。

    现在,只要他去找一个人,就能有机会立大功,他要拒绝了,那就是傻子。

    武二想也不想,就道:“参将放心,这点小伤不碍事的,我在路上养两天就好了。请您把寻找少主的任务交给我。青将您请放心,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武二生怕了青参将,不肯把任务交给他,再三保证自己的身体无事,再三强调他拼了命,也会完成任务的决心。

    青参将本就属意武二,不然也不会找武二说此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武二身上可是带伤的,在武二有伤的情况下,他还找武二,可见除了武二,他并不想找任何人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,如果他真要挑选别人去执行寻找少主的任务,压根不会跟武二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武二的保证,青参将心里也满意了,不过他面上仍旧矜持得很,“既然你对这个任务有信心,那就交给你吧。记住,这是秘密任务,你可以带两个助手前行,但你要为他们两人担保,要是他们二人出了错,我也只唯你是问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在燕北军中就是这样,给属下自主的权利,但同样的……

    你拥有多大的权利,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武二可以选择,与他一起执行任务的人,但所有的后果都要他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就像此次秘密任务,大帅点了青参将,青参将选择了武二,要是武二没有办好,或者武二背叛了他们,害了少主,青参将和大帅都要负责任。

    “参将放心,我明白怎么做的。”武二在燕北军中呆了这么久,前两天还受了底下的人牵连,自然清楚燕北军的规矩,他一句多话都没有,满口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回来后,我会给你请功。”青参将起身,拍了拍武二的肩膀,一副信任、重用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武二很激动,他连忙站直,给青参将行了一个礼,“请参将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!”

    终于,终于得到了青参将的认可。

    武二此刻的激动不是装出来的,他是真的很激动,要不是青参将在这里,他都恨不得跳起来,高兴的大喊一句。

    他努力训练,努力融入燕北军中,努力了这么久,不就是为了得到青参将,得到燕北军的认可吗?

    青参将把寻找少主,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,要说不是信任他,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而青参将刚刚拍着他的肩膀,向他保证请功的事,这明显是把他当作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他,终于迈出了第一步,也是最重要的一步,得到了青参将的信任。

    青参将看武二激动的不能自己,不由得笑了笑,又拍了拍武二的肩膀,鼓励道:“好好干吧,你的本事,我都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参将。”此次,武二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青参将也没有跟他多说的意思,鼓励了两句,就叫武二却做准备,今晚就悄悄的离开,不要惊动任何人,对外了只说去养伤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跟军医说好,你放心去,不会有人发现你不在军中。”燕北军中有南疆人,青参将虽然接纳了他们,但并不相信他们,也不敢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人知道武二离开军营的消息,至少在没有确定少主无事的情况下,他不能让人知晓这个消息,以免南瑾昭那里收到消息,生出不必要的祸端来。

    “是,参将。”武二心中仍旧很激动,但面上已经平复下来了,他努力板着脸给青参将行了一礼,确定自己不会再情绪外露,这才往外走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