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61各怀鬼胎!

    武二怕被万千户拖累,想了想,还是没有忍住,跟万千户多说了两句,但是……

    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思想,万千户也有自己的认知,且他不认为自己比武二差,更不比武二蠢,他自己又不是没有眼睛,武二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,万千户也不为所动,甚至……

    因为武二不断的说燕北军的好话,不断地劝说他要像燕北军学习,要他融入燕北军中,他对燕北军更加的反感,甚至暗地里想着,武二是不是受燕北军指示,过来蛊惑他的。

    听到武二左一句燕北军如何,右一句燕北军如何,万千户面上摆出一副虚心听教的样子,但心里却暗暗防备起来,甚至后悔投向武二。

    在武二不断的说燕北军好时,万千户却在心中暗暗问自己:投向燕北军,真的对吗?

    不过,想到这几天吃的伙食,想到底下的兄弟,一个个吃饱了就睡,没几天的功夫就养胖了,万千户将这一丝后悔拍了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投向燕北军后,好歹吃了一顿饱饭,就是死,那也是一个饱死鬼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万千户对武二的容忍度高了许多了,在武二说的时候,还跟着附和了几句,态度好的不行。

    武二见万千户还能听得进一二句劝,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。他也知过犹不及的道理,怕万千户心生反感,说得差不多就打住了。

    武二伸手,拍了拍万千户的肩膀,语重心常的道:“千户,我知道你现在不信我,但是……你以后就明白了,我绝对没有骗你。千户,旁的不说,我就说一句,你信我一回,不要带着偏见去看燕北军,三五天后,你就会发现,燕北军是真得治军森严,规矩有度,公平公”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,我当然信你。”万千户看见武二一副交心的样子,心里也有几分不自在,觉得自己先前把武二想坏了。

    “千户,你拿我当兄弟,我这个做弟弟就交心的给你说一句。我这么劝你,让你融入燕北军也是有私心的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之后你和你的兄弟,就会编入青参将的队伍中。青参将也是我的上峰,以后我们同在青参将手下打仗,你我兄弟二人,肯定不在同一个队,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多着呢。至于竞争?说实话,在燕北军中,从来不缺少机会,大家争的只有上战场的机会,我会跟别人争这个机会,但绝不会跟你争。燕北军中虽然公平公正,但到底我们才是自己人,在燕北军中,你发展的好,我也能跟着沾光。相反,你要出了差池,我虽然不会被罚,但难免也会受到一些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耐烦听我跟你说这些,指不定心里还认为,是燕北军派我来骗你的。但实际上,这些话是我想跟你说的,今天来走你,也不是奉谁的命,只是私心的人想要为我,为兄弟们挣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武二一副交心的样子,坦坦荡荡什么都说,倒是弄的万千户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万千户反手搭住武二的胳膊,一脸严肃的道:“武二,你这话就过了,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你。我们是兄弟,你是不是为我好,我还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武二笑了笑,把手收了回来,“我也不多说了,说多了惹人嫌。千户,你好好想一想,是去天启做富家翁,还是在战场拼杀一个前程。你手下那些兄弟,咱也问问。虽说在战场上拼杀更容易挣前程,可在战场上挣来的前程,都是拿命拼的。咱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说实话,我早就腻味了。要不是我没有别的本事,连种田都不会,我铁定不留在战场上,早早的回到后房,领着十几亩地,过安逸富足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软硬兼施,无公后私,硬的话说了,掏心窝的话也说了。武二自认能做的都做了,至于万千户有没有听进去,这些话对万千户起了几分的作用,他就不敢保证了。

    反正,他能做的就是这些,尽心把他知道的都说给万千户听了,万千户如何选择,是万千户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最后,不管万千户选择了哪天路,并且走成什么样,那都跟他武二无关。

    武二说完这些,就不再多留,拍了拍万千户的肩膀就走了。

    万千户站在原地,目送武二离去,久久没有动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刻钟后,万千户才转过身,朝暗处说了一句,“刘师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刘师是万千户的幕僚,也可以说是万千户身边的军师,万千户会投向燕北军,就有这位刘师的功劳在。

    “千户大人不是已经想明白了吗?”刘师一身军服,看着比万千户还要粗犷几分,半点看不出文人军师的样子,但万千户却很看中他。

    无他,刘师曾是南疆的权贵,他识文断字,有眼见,有格局,有想法,只是……

    家族得罪了人,整个家族都被人给灭了,只有刘师一人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师跑了出来后,隐性埋名,以普通百姓的身份参军,刚开始刘师在军中还不显,帮着万千户谋划了几回大战,本事就显了出来,也得到了万千户的重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刘师就把自己的来历,说给了万千户听。

    万千户也是一个胆大的,这要是一般人,知晓刘师得罪了上头的人,绝对不敢包庇刘师,甚至还会为了所谓的前程,把刘师给卖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万千户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依旧重用刘师,甚至在他人起疑时,帮刘师遮掩。

    刘师得到万千户的照顾良多,对万千户也就更尽心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万千户能带着他的兄弟走到今天,活到现在,刘师功不可没

    也正因知道刘师的本事,是以万千户遇事,拿不到主意时,都会找刘师商量,并且很理视刘师的意见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刘师这般说,万千户就知道,刘师的想法和他一样。

    一瞬间,心情就好了起来,颇为得意的道:“看样子,咱们想到一块去了。这武二,确实有几分本事,但眼界到底小了一点,咱们且看着。左右,咱们不着急,也急不来,凡是有武二在前面试水,咱们也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千户大人说的极是。”刘师笑着,点了点头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