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60章 1360逃不掉!

    万千户的话,让武二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当初的自己,他想着想着,突然笑了出来,万千户一脸懵的问他怎么了,武二也不隐瞒,将自己心里所想全都说了出来了,“我当

    初也和你一样,对燕北军防备至深,总觉得他们跟我说的都是假的,毕竟这太颠覆我们的想象了。就好像,我们无法想象,有人会觉得肉烧饼很难吃一样。”

    武二说到最后,不由得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在南疆,被剥削、压制的太惨,以至于不敢相信,这世间居然有不剥削,不压榨他们的权贵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,万千户听到他那些话的茫然与不信,就像当初的他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亲眼所见,不会有人知道,燕北军对底下的士兵有多好。

    爱民如子,爱兵如子。

    燕北王是真正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也是到了燕北后,他才知道,为何燕北军宁死不降,为何燕北的百姓,宁死不降。

    燕北人拥有最好的主子,燕北王庇护了他们一生,燕北有难,他们自当誓死守护燕北。

    万千户看武二一脸迷醉的表情,不由得皱眉,“我怎么感觉……你像是中了燕北军的毒一样?”

    他觉得,武二说的不是燕北军,而是一群神仙君。

    当兵扛枪,吃粮打仗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小人物的命最不值钱,死了就死了,燕北军还搞什么训练,还什么训练不合格,就不能上战场,这是在开玩笑吧?

    两军交战,生死之际,谁管你有没有训练后。真正开战了,别说训练不合格的士兵,就是老人、妇人还有孩子也得上战场。

    至于战死?

    死了不就是死了,他们这种人命最贱了,死了一批还会有一批。

    在南疆不就是如此

    偌大的南疆,上千万人口,到现在不足十万余人,那些人去哪了?

    九成战死,一成饿死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南疆当初是战胜国,在各国百姓都缺衣少食的情况下,他们南疆人靠掠夺,还是过了一段好日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好日子没多久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四国皆陷入战争,百姓民不聊生,今日生明日死,只能争朝夕,而无法争长久,以至于大片田地荒芜,无人种植。

    无人种植,自然也就没有粮食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一路打胜仗,到最后也抢不到多少钱粮食,大量的人被抛下,一个个饿死……

    想到曾经被抛下,饿死的兄弟、亲人,万千户心里说不出滋味。

    如果燕北军真像武二说的那么好,如果他们兄弟一早就投向燕北军,是不是都可以活下来了?

    不过,这个念头只是一浮现,就被万千户给拍飞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,燕北军是不是真有武二说的这么好,就说他们这些人,除非到了绝境,谁愿意抛开自己出身的国家,习惯的一切,去投向另一批对自己充满仇恨、防备的人?

    就像他们,投靠燕北军后。成天小心翼翼的,就怕燕北军对他们不满,一个不高兴就挥刀砍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可是人家砧板上的肉,随人家剁,还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外,他们还要极力去适应燕北军的生活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投向了燕北军,没道理是燕北军来适应他们,他们得尽快去适应燕北军的规矩,就像武二一样,活得好像一个燕北人。

    万千户看了武二一眼,极力掩饰心中的不屑。

    他虽然借着武二,投靠了燕北军,但心里却是看不起武二的,尤其是现在,看武二一口一个燕北军如何如何好,好像全然忘了自己是燕北人,万千户就更看不起武二了。

    金窝、银窝,不如自家的狗窝。

    燕北再好那也不是他们的家,燕北军再好,那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出身,他们是南疆人!

    只是这话,万千户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武二已经完全是一个燕北人了,完全忘了他们出身南疆。

    看他一口一个燕北有多好,就知道了。万千户虽然不屑,看不起武二,可却是一个聪明人,他想要在燕北军中立足,就不能得罪武二,甚至还要靠武二。是以,不管心里怎么想,面上对武二十分的客气,一副

    武二说什么,他都信的样子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何其敏锐的人,万千户自以为自己藏得深,却不知武二一眼就将他看穿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武二肯定不会点破。

    人心隔肚皮,他一腔热情待人好,但旁人不一定会接受,他做到自己该做的,无愧于心就好了,至于旁人能不能接受,那就不是他的事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许是在燕北军待久了,许是习惯了燕北军的直来直往,许是受到燕北军的真性情影响,许是……好吧,主要是有话真说,不用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实在太爽了,武二一个没有忍住,就把心里的话,全给说了出来了:“万千户,我知道你不信我,也看不起我。毕竟,在南疆,我只是一个小兵,论得重视,论官职,我都不如你。在南疆,见到你,我得毕恭毕敬的给你行礼,就是你揍我,我也只能受着。现在到了燕北,你受不了要讨好我,

    更受不了你在我之下,受不了我比你更得燕北军重用,我知道你……”“不,不,不,我没有……”小心思被人拆穿,万千户一阵尴尬,他连忙解释,可是武二却不愿意听,他摆了摆手,示意万千户不要说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左右我做了我

    该做的,我说了我该说的。我跟你说这些,也不是为了帮你,不过是看在我们从同一个地方出来,事先提点你一句,以免你和你手下的人出了差,旁人记到我身上来。”

    武二的担心不为道理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规矩,下面的人犯了错,上面的人也要负责任。不过,燕北军不会连坐,如果万千户跟他不是一个营,那么万千户出了错,也与他无关,可是……

    问题来了!

    听青参将的话,万千户这群人,十有八九会跟他们在一个营。要是万千户不听话,出了差池,他真的逃不掉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