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9章609后手,谁也不是傻子!

    第609章 609后手,谁也不是傻子

    经过墨七惜的人核实,谢雍提供的地图没有任何问题,至少他们没有发现问题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确定了地图的真实性,萧九安立刻命人将地图交给刘渊,让刘渊立刻动手,灭了魔教。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谢雍的动作虽然隐秘,可谢雍与书生万言失踪了一天一夜,魔教的人就是再蠢,也会明白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赶在魔教的人反应过来之前出手,必须在魔教的人没有准备的时候出手。

    刘渊看到萧九安命人送来的地图,顿时就惊住了。

   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摸清魔教的一切,这绝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手段,也没谁了。”饶是刘渊也不得说佩服,佩服萧九安的手段,也佩服萧九安的运气。

    好的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能让魔教的少主主动投诚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。要不是萧九安这段时间展现出足够的实力,也足够强势,刘渊相信魔教那位少主绝不可能倒向萧九安。

    人都是自私的,无利可图的事没有人愿意做,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家主子,剩下的交给我了,他可以回去了。”有了魔教地宫的图纸,要是还灭了魔教,他这个北辰大将王也该让位了。

    “小人会如实转告。”得到了确切的回复,萧九安的属下不再多言,行了个礼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拿到了魔宫的地图,刘渊第一时间把北辰驻守在黑石山外的兵马调了过来,让他们守在边境,目的是挡住天启的兵马,不让天启的兵马杀进来。二·五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此举在旁人看来有些多余,然带兵多年的刘渊却明白,此举很有可能无用处,但一旦发挥作用,却是决定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兵马一到位,刘渊命徐子期带着他的五千精兵,将几个重要的出口堵住,然后……

    用烟攻!

    魔教建在山中的老巢四通八达,如同地下宫殿,但再精心的建筑物,在刘渊眼中也就只是一个兔子窝。

    搂兔子窝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

    找到所有的出口,并堵住,最后只留一个口子。然后点火用浓烟,逼的洞里的兔子不得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刘渊看来,魔教那群人就是躲在洞里的兔子,用烟熏上一熏,他们不出来也要出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刘渊这招很损,但着实是好用,至少萧九安知道刘渊的计划后什么也没有说,直接让人收拾东西,他们可以回皇城了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事?

    有刘渊和谢雍在,要是还成不了,那萧九安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有些虎头蛇尾,咱们来势汹汹,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做,甚至没有等到魔教被灭,咱们就要走了吗?”纪云开突然收到离开的消息,顿时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先收拾,魔教最多还能撑两天,会让你看到魔教被灭的。”萧九安摸了摸纪云开的头,安慰道。

    对付一个小小的魔教,哪里需要他们亲自出手,要不是为了黎远,要不是为了引出魔教教主,要不是要与刘渊见面,他压根不需要亲自跑一趟。

    “那还好。”纪云开满意了。

    不然,她千辛万苦跑一趟,就是来帮北辰人挖黑泥的,这也太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黎远那里怎么样了。”刘渊这里一切顺利,但黎远那里却一直没有消息传来,甚至魔教教主也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凭黎远的能耐,就算杀不了魔教教主也能自保。”自黎远去追魔教教主后,就一直没有传消过来,要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魔教教主那人心思诡异,且这次的事情皇上太安静了,一直不曾有动作,本王总觉得此事不寻常。”皇上知道魔教教主的身份,按理说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皇上,他不会让黎远来黑石山,就算明面上默许了,也会暗中下杀手弄死黎远,或者让魔教教主不要现身,又或者让另一个人假扮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左右魔教教主的脸从不曾示人,任何一个人带上魔教教主的面具,拿出魔教教主的气势,他就是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但是,皇上什么也没有做,他任由黎远行动,任由魔教教主出现,任由他拆穿魔教教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,不符合他们那位皇帝的做法,要知道他可是准备了许多后手应对皇上的手段,结果一招都没有机会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有那么一点憋屈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皇上有更大的算计?或者皇上已经动手了,而我们却不知晓?”萧九安一说,纪云开也觉得这事不对了。

    皇上确实太安静了,安静到诡异。

    萧九安点点头,说道:“很有可能皇上已经出手了,要知道先皇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,就算皇上没有那个本事,只凭先皇的后手也能化险为夷。且,我们迟迟没有收到黎远的消息,很有可能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预想不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不到最后一刻,所有证据都可能被推翻,毕竟他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魔教教主与皇室有关,只是几句似而非而的话,很容易就可以被推翻。

    黎远那人并不是傻子,不会凭他几句话就相信他,然后与皇室翻脸。

    “不管皇上要做什么,或者已经做了什么,左右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。且,就算皇上算计再深,先皇准备的后手再全,也只能在魔教教主身上下手。他们怎么也算不到谢雍的存在,有谢雍在,黎远就一定会相信我们。”谢雍这个意外不说皇上,就是萧九安也没有算到,纪云开不相信先皇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先皇能做的后手,不外乎就是毁掉魔教教主的脸,毁掉他与皇室的关系,但有谢雍在,任凭先皇做再多,也抹不掉魔教教主与皇室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所以本王才会留下谢雍,但是……本王担心,黎远没有机会见到谢雍。”毕竟是二十年的交情,萧九安相信除非亲眼看到魔教教主与先皇相似的容貌,不然黎远还是不会完全的相信他。

    而不相信他的黎远,定然不会选择再来黑石山,或者再来找他取证,到那时黎远怕是没有活路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