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8章608自信,任何人都敢用!

    第608章 608自信,任何人都敢用

    子夜时分,万物俱籁,整个黑石山都被黑暗笼罩,静的可怕,镇外的庄子也不例外。二·五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然,就在此时,两个被黑衣包裹的男子,悄无声息来到城外的庄子上,来到萧九安见客的花厅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最先摘下黑帽的是书生万言,他的脸上还有青紫,看上去可笑极了,但此刻却没有一个人会笑。

    随后,他身旁的人亦摘下帽子,露出一张苍白却清俊的脸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暖暖的声音,低低的语调,单薄的身份,无不告诉世人,他是一个无害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与天启皇上长得有七分像,但绝不会有人错认他们,因为两人的气质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一个是天潢贵胄,骄傲肆意,生杀予夺的帝王;一个是朝不保夕,活在黑暗中见不得的蝼蚁。

    至少,此刻少年还是如同蝼蚁一般渺小。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?”萧九安只看一眼,就明白这个少年不是被骄宠长大的,这个少年眼睛干净,澄明,但却有着这个年纪的人没有的疲倦与无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名字。”他的父亲做梦都想姓赵,把名字写在赵家祖谱上,可惜赵家人不知道他们的存在,他们也不能见光,也就不可能有名字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你想姓什么?”萧九安对少年无好感也无恶感,他要见少年只是为了看这人品性如何。

    他手边不缺人,但也缺人,遇到合适的人,他不介意招揽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“我母亲姓谢,如果可以……我便姓谢。”少年虽极少与外人打交道,但并不表示他蠢,萧九安话中的意思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放弃赵这个姓氏,等于放弃了他的前半生。然,他的前半生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,放弃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谢?很不错,从今天起,你便叫谢雍,雍和的雍。”认下这个名字,这人就与赵家皇室没有关系,这人就得为他萧九安所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拒绝,但萧九安相信,只要眼前这个少年不笨,只要这个少年有一点野心,他就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如萧九安所料,少年听罢,连一丝犹豫都没有,便认下了这个名字:“谢雍谢王爷赐名。”从今天起,他就是谢雍,谢家的谢雍,与赵家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日后,你便留在此地。”既然认下这个名字,就得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谢雍眼中闪过一抹不解,可却聪明的没有多问,而是取出一张图纸:“王爷,这是魔教地宫的图纸,谢雍肯请王爷在灭了魔教后,能把邪医明狂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好主子。”萧九安抬了抬手,便有暗卫出现,将谢雍手上的图纸拿走。

    “邪医明狂是为了我,才会留在魔教,我不能忘恩负义。”谢雍苦笑一声,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书生万言,眼睛不由得湿润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是可悲的,可又是幸运的。他无父母情,却有长辈缘,无论是邪医明狂还是书生万言,都是为了他才留下来的,甚至为了他甘愿冒险。

    他前半生没有一丝自由,他只求后辈生能活的像个人。

    他这张脸,他这个身份,就注定他得不到自由,哪怕他毁了这张脸也无用,那个坐上皇位上,高高在上的同母兄长,绝不会允许他这个“皇室耻辱”活世上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清楚自己要什么,也明白自己要怎么做,才能利益最大化,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走的很稳,每一步都符合他的预期,除了面前这个年轻的燕北王。

    燕北王的决定超乎他的想象,他以为萧九安顶多给他安排一个去处,没想到萧九安会选择把他留下。

    萧九安敢用他,不得不说很大胆,可却也让他兴奋。

    跟着书生万言学了十多年,要是从此隐姓埋名做个普通人,他内心深处必然是会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还有他的先生,想必也不甘心做个普通人。先生现在确实没有想过报仇,可他心底却仍旧放不下万家近千条人命。

    数千条性命,有敬爱长辈,有天真单纯的孩童,一夕惨死,无一人能幸免,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完全的放下。

    燕北王肯留下他,对他们而言是好事,他会证明给燕北王看,他谢雍值得。

    鬼面少主谢雍与萧九安达成协议,便留在了小庄子上次,没有再回魔教。

    魔教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,他前半生唯一在乎就只有恩师书生万言,和救他性命的邪医明狂。只要这两人无事,他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且,他现在就是要回去,萧九安也不会允许。虽说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但是对上位者来说,哪有那么多不用怀疑的人,哪有可能真的毫不怀疑的去用一个人?

    但凡有点本事的人,都不可能忠厚老实,死心踏地只为一个人。士为知己者死不错,但前提是你得成为他的知己者。

    疑人要用,用人要疑才是大多数上位者的想法。萧九安就不信谢雍,但却还是要用谢雍,并且要重用谢雍。

    事后纪云开也问了,为什么非要用谢雍,谢雍并不是一个好控制的人,且他带来的麻烦远比价值大。

    萧九安如是告诉他:“谢雍这人确实麻烦,野心还不小。然,本王最不怕的就是麻烦,且本王有驾驭他的能力,根本不怕他背叛,为什么不用?”

    “你有更好的选择,谢雍并不是。”至少在纪云开看来,谢雍并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燕北王要用人,还担心无人可用?

    “用谁都一样!这天下,没有本王驾驭不了的人。这天下,没有本王不敢用的人。”他是萧九安,他有这个自信。

    “只要背叛的筹码足够高,任何人都有可能会背叛。在他们没有背叛前,本王会选择相信他们,直到他们背叛本王。”他选择用的人,自会承担他们背叛后的代价。同样,背叛了他的人,也要承担起背叛他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,不会凭白的对一个人好。

    除了纪云开以外,任何人在他眼中,只分为有价值和没有价值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