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56茫然!

    燕北军不缺好东西,但所有的好东西都要军规去换,南疆投靠来的那些小兵,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真是又悲又喜。

    悲的是,什么都有军功,而他们一点能拿出手的军功都没有。

    喜的是,燕北军的体制真的很公平,只要他们拼命,就能拿到以前在南疆,只有权贵们可以享受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问题来了,我们要怎么拼命?”一群人从军医那里回来后,又聚在武二的营帐里,开始商讨赚军功的办法。

    在燕北军立军功,不仅仅只有战场上一途,什么新的兵法、新的训练方法或者诀窍,只要确定有用,上面核实过后,都会按贡献大小给军功。

    除了这条外,还有就是一年一度的大比。

    燕北军每一年都会有军中大比,各个参将之间都有竞争,在一年一度大比拿到第一,也能给军功。

    总之,只要你有能力,只要你肯拼,在燕北军中就不愁混不出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兵法、训练诀窍,我们都不懂,以前也没有研究过,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。而且,燕北军的训练,已经囊括了方方面面,感觉我们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。”南疆来的那群小兵,这么一想,就觉得更颓废了,整个人都不好了,恨不得现在出去跑两圈,发现一下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一年一度的大比也别想了,咱们连武二哥都比不了,又怎么跟燕北军那些高手比,那些经过特训的人,可是比武二哥还要厉害的,咱们别说拿第一,就是能挤进决赛都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越想越颓废,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,越想越觉得……

    自己前面几十年都是白过的,虚度了光阴,以至于现在做啥啥不行。

    一群人唉声叹气,一个比一个大声,武二就是死人都会被他们吵得活过来,更不用提武二只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得正香被吵醒,武二心情正不爽,正要破口卖人,听到这些人的话,到嘴的话也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武二听到这些人的话,真的是出奇的震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这些兄弟,虽然最近很积极的太训练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都是被他逼的,一个个不得不训练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逼,这些兄弟一个个都不想锻炼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还是他第一次,听到他这些兄弟主动提训练的事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他睡着的这段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醒了正好,我们正在商量,要怎么才能赚取军功呢。”这群人一看到武二醒了,一个个都围了上来,完全不记得武二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我现在才知道,你当时对我们要求高,真的是为我们好,要是我们当时能像你一样拼命就好了。”那群兄弟围着武二,一个个开始说自己有多后悔。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,要是我们当时像武二哥你这样拼命,指不定我们也能攒下不小的军功,现在想想真是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军太狡猾了,军功有那么多好处,他们居然不告诉我们,简直是过分!幸亏我们自己发现了,不然我们得吃多少亏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呀,小黑哥,燕北军跟我们说了军功是好东西,也叫我们拼命的去攒军功,还说有了军功就可以换很多东西,让家人过得更好,是你们自己不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那么模糊,谁能知道呀。老子要是知道军功有这么好,老子还会懈怠?老子还不怕拼命?最主要,老子要是知道军功能有这么多好处,老子能让那些混球乱传燕北王的流言,生生毁了咱们武二哥的军功?咱们武二哥,这次可是立了一个一等功,一个二等功,这功劳不知能换多少好处,现在好了,都被那群狗娘养的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,这是在说什么?好好的,怎么说到军功上了?”武二越听越糊涂,这一个个的都在说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,他半点也听不明白?

    而且,他的军功被撸了,他们不是早就知道吗?

    先前也没有见他们这么生气,这一个个的怎么气成了这样?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不知道,我们才知道军功的作用。”一群人吵的正激烈,听到武二问起,就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一样,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,就把他们从军医那里听到的消息,一一说给了武二听。

    武二听完,一脸不解,“军功换伤药,军功换房子,这些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?”

    他之前想用这些来刺激他这群兄弟,然而……

    一点用处也没有!

    这些人,半点不受激。

    但好在,他这些兄弟还算听话,哪怕心里不以为然,他叫他们训练,他们也跟着去训练。

    不为别人,只为现在多训练一分,在战场上可以少流一滴血。

    一群人听到武二的话,愣了许久,才道:“武二哥你是说过,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们,燕北军的伤药这么好用呀!”

    好像武二哥是真说过,但是…

    他们当时真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不就是伤药嘛,他们南疆来的,哪个不懂一点医理,他们要看到药,自己采来就能用,哪里需要拼命拿军功去换。

    “燕北军给的伤药,很好用吗?”武二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这个他还真不知道,毕竟先前没有用过。

    在军中,受点小伤是正常的,一点擦伤、破皮流血什么的,他们压根就不会找药抹,都是拿水一冲,随手采到一株止血的草药,嚼烂就往伤口一敷,过两天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没有发现,你跟我们说了这么久的话,你的屁股一点也不疼吗?甚至,你挨了军棍,痛成那样,上了药你就睡着了吗?”一群人,见武二居然没有发现伤药的好处,一个个睁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武二。

    他们英明神伟的武二哥,居然也有这么蠢的时候?

    他们聪慧多智的武二哥,居然也没有反应慢的时候?

    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武二一怔,看着众人震惊的目光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他总感觉,他好像忘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低头,武二看到自己趴在床上,猛地想起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