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54神奇的药!

    这里不是南疆,燕北的将领们也不是南疆那群蠢货,他的小伎俩在他们面前,根本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白挨了一顿打,却半点用处没有,这要换作一般人,怕是早就压制不住心中的暴戾大骂了起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没有

    他不仅没有暴戾的大骂,挨了军棍被人抬回来时,居然还在笑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,你不是傻了吧?”找军医拿了药,刚赶回来的兄弟们,看到武二趴在床上傻笑,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,居然还能笑出来,武二哥这是被打到了头了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那人盯着武二的头看了半天,也没有看到他头上有伤,一个没有忍住,他伸手摸了一把,却被武二给打了,“干什么呢?男人的头,是你能随便摸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……武二哥,你,你没事吧?”打成这样不呼痛还傻笑,这真的没有事吗?

    “我有事……哎哟,痛死我了。”武二一动,身上的伤就拉扯开了,不由得大声呼痛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武二哥,你总算正常了,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吓死我了。”那人见武二呼痛,却是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,赶紧的,给我上药。”武二懒得搭理他,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唉,我这就给你上药,医军说,青参将也用这样,是燕北王妃配的方子,治外伤可好了,也就是咱们燕北军才有的用,旁的兵可用不上这么好的药。”那人拿着药,一脸显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药,也得给老子用,赶紧的,给老子上药。”武二痛得眼泪都飙了出来,连忙催促身后的人,赶紧给他上药。

    武二挨了军棍,打完后,军医当场就为他做了清创,只是手边的药不够,这才特意让人跑一趟,取了药再来上药。

    伤药做出药粉状,不需要多高的技巧,只要均匀的洒在伤口处就好了,而且瓶口就是细孔,摇晃一下,药粉能均匀的散出来,十分的方便好用。

    武二受伤面积颇大,药洒了大半瓶,才将伤处盖住,洒完药,给武二上药的小兵,拿着药瓶直乐,“这药可真好用,特别方便,随即一洒就成了,就是啥都不懂的人,也会用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,给我看看,我刚看你洒药,跟洒盐似的,这真有那么方便?”围在一旁的人,抢过药瓶仔细研究起来,为了进一步证实这药好用,那人又往武二身上洒了一些。

    旁的人看了,也跟着又洒起来药……

    “别,别再洒了!这药就这么一瓶,可金贵着呢,军医说了,这药对伤口好,平时用量很大,要我们省着点用,别一次用完了。军医可说了,这药有剩就让我们自己留着,不用再还给他,你要全部用完了,下次用什么?”去拿药的那人,一把抢过药瓶,宝贝似的藏在怀里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不由得‘切’了一声,“不就是一瓶伤药吗?能有多好用。在南疆什么好的药材没有,咱们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。”

    南疆那地方旁的不说,药材着实是多,而且南疆人几乎人人都认识药材,简单的伤药人人都会做,家里也是常备着的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打仗的时候,身上都带着各种各样的药,要不是这一路打得时间太长了,把他们身上带的药用完了,就这么点伤,他们都没有必要去找军医拿药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吩咐。“这药好不好,可不是光嘴巴说了有用的,这得……”

    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一年纪小的给打断了,“你们小点声,武二哥他,他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武二哥睡着了?这怎么可能,伤得这么重,至少这两三天是别想睡了,怎么可能睡得着?”有人不敢相信的大喊,可转头一看,武二他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仅睡着了,还睡得十分香甜,就是他们这么大声喊,武二也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众人看着武二的睡颜,又看向同伴手中的药,睁大眼睛道:“这药能让人睡觉?这不是伤药吗?这要是在战场上,受了伤,抹上这伤药,立刻就睡了,这不得死?”

    “这是伤药,怎么能让人睡着,武二哥应该是累了。他昨儿个就没有睡,前两天也一直累着。”刚下战场,就遇到流言的事,武二心得头晕脑胀,累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武二哥就是再累,伤的这么重,也不可能睡得着呀。”众人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军医说,这药止痛效果特别好。武二哥睡着了,肯定是不痛了。”拿着药的小兵,死死握着药瓶,把手中的药瓶当宝贝了。

    是,他们南疆不缺药材,不缺药,他们也是见识过好东西的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好用的药,他们还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“这药真有那么好用?要不……让我试试?”事实放在面前,容不得人不信,其中嚷得最大声的小兵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要怎么试?”拿着药瓶的小兵,也想知道,这药是不是真那么好用,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简单,我给自己划一道口子,你往我伤口上洒点药。”那人说话间,就拿出小刀,在胳膊上划了一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怕疼,一刀划得又深又狠,血瞬间就涌了出来,也痛得他哇哇大叫,“快,快上药呀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给你洒上药。”拿药的小兵一看,也不敢耽搁,立马就将药粉洒上。

    药一洒上,能不能止痛旁人不知,但他们看到血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止住了。

    原本不断往外涌的血,瞬间就不流了,止血的速度快到让人不敢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真的吧?这药真这么好用?”有人不敢相信的大喊,而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还在后面……

    手臂划了一道这么深的口子,少说也要痛上两三天,可药粉一倒下去,那人就惊奇的大喊,“不痛了,真的不痛了!”

    这药,不仅止血好,止痛效果也好。

    这,这也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众人皆看向那瓶药,眼神火热的,像是要把那瓶药给生吞了一样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