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53小心机!

    在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后,武二一瞬间恢复了理智,他不仅劝退了,他那些打算闹事的兄弟,还主动跑到青参将面前认错。

    “你犯了什么错?”青参将刚被打了十军棍,正趴在床上养伤,但听到武二来了,也不得不坐起来接待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燕北军的规矩,但是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上峰,你好意思在属下求见的时候,用趴在床上的姿势,跟人家谈事吗?

    青参将自认做不到。是以,哪怕身上的伤依旧难受,青参将也强忍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,看到武二背着荆条跪在他面前,青参将越发肯定,他做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武二的架势摆得这么足,他要是趴在床上没有起来,着实是不尊重人。

    “属下是来认错的。”武二跪在青参将面前,一脸的诚恳,“先前军中的通知下来,说属下手中的兵,传播谣言,抹黑燕北王。属下管理不利,先前在战场上立了功,功过相抵,不罚不赏。属下虽然没有当面反抗,可心里也是存了不满的,认为大帅是在故意排挤我,不把我当自己人。我心中最大帅极为不满,虽然没有说出来,可行动却是表现了出来。现在,我认识到自己的错,特来向参将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你在说什么吗?”青参将听到武二的话,都傻眼了,坐直的背脊没有忍住,又挺直了三分。

    武二这是真傻还是假傻?

    不过,依他对武二的了解,武二这应该是假傻吧?

    所以,武二这是要做什么呢?

    “属下知道,属下对大帅不敬,特来请罪。”武二匍匐跪下,露出背在身后的荆条。

    他光着膀子,背后青红一片,看上去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对大帅不敬,是什么罪?”青参将可以肯定,武二必然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武二说他对大帅不敬,可他一没有说什么,二没有做什么,就因为心里对大帅不敬,就来请罪,这真不是溜他玩吧?

    如果,只因为心里对大帅有那么一刻的不敬,就要请罪,那……

    这军中上下要请罪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,就是他自己,指不定也得请罪。

    大帅颁布的命令,是针对所有人的,那些命令中,总会损伤某些人的利益,这种情况下,总会有人抱怨几声,对大帅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在按武二这个逻辑,但凡是心中对大帅有一些不敬,都得请罪,那大家都不要打仗,全来请罪的好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,处二十军棍的责罚。”这是对上峰不敬的责任,要是以下犯上,那就是四十军棍。

    不过,在燕北军中,几乎没有以下犯上之人。

    毕竟,燕北军军规虽然森严,但也不是不给底层士兵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底层的士兵,有向大帅反应不满的机会,只要你有足够的证据。

    等级森严却又给予一些自由。这就是燕北军,也正是因为此,在军中还真没有以下犯上的事发生,像武二这种主动来请罪,说自己对大帅不敬的事,青参将在燕北军中多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是以,不怪青参将多想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这事透着一股诡异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那就打吧!”青参将懒得管武二的心思,就像大帅说的,武二有什么小心思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守住本心,能不能守得住。

    武二在燕北军中,就是一个普通的兵,他们按规矩办事就行,不偏不倚,那么武二再有心思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是,副将。”武二听到青参将的话,要说心中不失望,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他来找青参将主动请罪,确实是因为心里自责,觉得自己太蠢了,想要借此事警告自己,日后万不可误入歧途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也想借此事,在青参将面前,刷一播好感,让青参将看到他虽有私心,却能自我反省,自我检讨,并且勇于承担责任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武二都想好了,要是青参将问起,他为什么会认为,大帅是在排挤他,不拿他当自己人,他要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私心的,武二很清楚,燕北军这些人不相信他,要是适时表露出自己的私心,表露出自己的不安,指不定能得到更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甚至,他也想好了。要是青参将问起,他是如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,他要如何回答,才能叫青参将满意……

    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    他想要在青参将面前,树立一个虽有私心,但却勇于认错,勇于承担的形象,但可惜的是,青参将并不配合他。

    他来请罪,甚至把话说得那么明白,就等青参将问话,结果青参将一句不说,在他认错后,就叫人执行军规,这真的是叫武二又气闷又无语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再多的气闷与无语,也无法改变现状。武二心中虽然有一点小失望,但却不敢有不满,更不敢有怨恨,青参将叫人来执行军规时,武二也一声不吭,任由人打他二十军棍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军棍,每一下都打得扎扎实这,打在屁股上,棍棍见红,却偏又不伤筋不动骨,只叫人疼,养养就能好。

    二十军棍打下去,武二一身大汗,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背后也是鲜红的一片,别说站起来,连爬都爬不动。

    武二趴在木凳上,想到这一顿打怕是白挨了,不由得想笑……

    青参将那十棍,是飞来横祸,他这二十军棍就是自找的。

    青参将被打十军棍,还会有人同情他是被南疆人给牵连的,他这二十军棍打下来,可没有人会同情他。

    有点不划算。

    武二想了一下,又笑了……

    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笑,就觉得自己挺好笑的。

    类似近种小心机、小手段,他以前在南疆常胜,十次有九次能成功,唯一一次不成功,也不是他做的不好,也不是上峰不动容,而是其他外界因素影响。

    在来找青参将之前,他自信满满的以为。自己这一次的小算计,也必然能成功,能借这次请罪翻身,却忘了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