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7章607维护,后悔一辈子!

    第607章 607维护,后悔一辈子

    无论纪云开心里怎么想,日子都要继续,两人都要继续过,事情都不会因为纪云开的担忧而暂停下来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眼下最紧张的事,就是魔教的事。眼见天一天冷过一天,离年关越来越近,萧九安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随着萧九安打压魔教的力度加大,整个黑石山陷入了空前的紧张。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往来,徐子期私下前来找过纪云开一次,想请纪云开去帮忙,都被萧九安以局势不对为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萧九安也就不隐瞒了,虽然没有明说,可徐子期该知道的都知道的,而到这个时候徐子期也终于能理解,他们大将军王为什么会与燕北王萧九安合作了。

    大将军王唯一的女儿嫁给了燕北王,大将王不帮燕北王帮谁?

    “可是奇怪呀?燕北王不是娶了纪家大小姐吗?”徐子期一想又不对了。

    纪家大小姐肯定不是他们大将军王的女儿,纪家不至于蠢的会养别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忘了,纪家大小姐丑如恶鬼,这位……肯定不是纪家大小姐。”徐子期一拍脑门,自嘲一笑,可下一秒他又笑不起来了:“这么说,云姑娘岂不是外室?二房?”

    他们家将军的女儿,怎么可以给人做二房!

    徐子期不干了,当即快马加鞭赶往黑石山,找到刘渊:“将军,燕北王妃……我们是不是要动手弄死她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她犯着你了?”刘渊知道徐子期去找纪云开了,也能猜到徐子期必是知晓了纪云开的身份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不过刘渊都不担心,他敢把徐子期派到黑石山与萧九安接触,就不怕徐子期背后捅他一刀。

    “她那人……不识实务,活着也是浪费。”徐子期理直气壮的说道,一副气恼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是五天前,徐子期说这话,刘渊指不定就默许了,可现在?

    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,九安那么在乎纪云开,他绝不可能对纪云开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以后少与她打交道,至于动手就不必了。”别人没有弄死,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刘渊相信,徐子期要是敢对纪云开下手,萧九安就有一百种方法弄死徐子期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徐子期还要争取,却被刘渊打住了:“此事就这么说定了,我们是北辰的将领,不可因私人情绪,动用军方的人。”

    刘渊真的怕徐子期胆大包围,动用军队去伏杀纪云开,不得不提前敲打一翻。却不想,这话听到徐子期的耳朵里,却是不想用将士们的鲜血,去处理自己的私事。

    徐子期眼眶一红,说道:“将军,你是个好人,跟着你是我最正确的选择。”徐子期打从心底敬佩刘渊,此刻更是佩服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说这话干什么?”刘渊一头雾水,完全不明白徐子期是什么意思,可徐子期却不说了,郑重地行了个军礼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莫名其妙。”刘渊不由得摇头,虽然不明白徐子期这是怎么了,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。

    他带出来的兵,还是懂得感恩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加大了逼迫魔教的力度,刘渊这里自然也忙了起来。徐子期只带了五千精兵过来,刘渊则是轻车简从,一个人也没有带,要靠这五千精兵把一座山围起来,着实有一点难度。

    主要,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也不敢保证,关键时刻天启会不会出兵帮魔教。要知道,魔教教主与天启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保不准天启就会插一手,借魔教之手弄死萧九安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刘渊全副心力都放在剿灭魔教的事务上,对其他的事务一概不过问,自然也不知道徐子期私下派了心腹去天启皇城,准备伺机对燕北王妃动手。

    然,刘渊不知道,萧九安却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,得到徐子期居然派人去京城刺杀纪云开,萧九安哭笑不得,第一时间说给了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当然,是当作笑话说给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连人在哪里都没有打听清楚,就贸然派出杀手,不是笑话是什么?

    “徐子期,他很欣赏你。”他知道徐子期必是误会了什么,也知道徐子期会做出这个决定,十有八九与纪云开这个“云姑娘”的身份有关。

    纪云开哭笑不得,但心底多少还是有点小感动的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他怀疑我是刘将军失散在外的女儿,一心想要代刘将军补偿我。”纪云开知道,徐子期会做出这个决定,有她个人的原因,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刘渊。

    徐子期是一心为刘渊着想,自然也会为刘渊的“女儿”着想,要他不是“刘渊的女儿”,她相信徐子期会为她抱不平,但绝不会暗中派人,替她挡清“障碍”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这么想?”这次换萧九安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萧九安看来,这个消息比魔教少主是先皇后之子还要惊悚。

    有眼睛的人都能知道刘渊不喜纪云开,徐子期的眼睛是多瞎,才会认为纪云开是刘渊失散在外的“女儿”。

    纪云开耸了耸肩,一脸无奈:“谁知道呢,反正我是没有承认过,也没有给徐将军错误的暗示,甚至一再告诉他,我与刘将军没有一丝关系,可他就是不听,坚定的认为他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我是怨恨刘将军,才不肯与他相认。”

    徐子期没有直接问起,她也不好直接说,只能借机解释清楚,哪里知道她越是解释,徐子期越是坚定的认为,她就是刘渊的女儿,她简直心累。

    萧九安摇了摇头:“徐子期那人一向固执,他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他对刘将军忠心耿耿,任何人都无法煽动他。”同理,徐子期认定纪云开是刘将军的女儿,也不会轻易被人说服。

    他决定,就冲着徐子期如此维护纪云开这一点,他大人有大谅,原谅徐子期先前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脸无奈:“好吧……那就让他这么认为吧,反正我没有损失。”反倒因此多了一个维护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安心,北辰的人你都不必放在眼里。”他现在还在忍,忍北辰那些人,但一旦惹毛了他,他绝对会不客气的杀回北辰,叫那些人后悔一辈子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