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6章606撩拨,本王看上了!

    第606章 606撩拨,本王看上了

    “你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一些,但他是人不是神,不可能什么都知道,至少魔教少主的身世,他就半点不知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萧九安知道,纪云开问出这个问题,绝不是想要一个单纯的答案。是以,萧九安没有给纪云开肯定的答复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你当本王是神吗?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魔教少主的身世,绝不会亲自来黑石山。他会把消息透露给皇上知晓。为了皇室的名声,不需要他做什么,皇上就会把魔教和那位少主杀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确实不好查。”纪云开相信萧九安没有骗他,这个答案让她心里稍稍舒服一点,但有些事一旦发现了疑点,就无法阻止人往下去想。

    “你来黑石山,只是为了找魔教报仇吗?这么……兴师动众的?”为了剿灭魔教,萧九安选择与北辰大将军王合作,这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一点?

    区区一个魔教,真的值得他冒这么大的险吗?

    纪云开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。”萧九安不认为,在这种事情上能隐瞒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蠢,她原先肯定也是知道的,只是没有摊开来说罢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原因?”不全是,那就还是有为她报仇的原因了,纪云开不由得露出一抹笑,心里那点酸涩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要的真的不多,不是吗?

    “这地方,本王看上了。”萧九安理所当然的说道,没有一丝的迟疑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“你看上了,所以这地方你要了?” 纪云开猛地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地看着萧九安

    “当然。本王看上了,这地方又是无主的,自然要占下来。”萧九安不认为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他看上了,又有这个能耐,为什么不占下来?

    “这地方不是魔教的吗?”纪云开默默地为魔教掬了一把同情泪。

    想来,魔教的人就是不犯上她,萧九安也不会放过这块地方,犯上了她,只是加快了他们死亡的速度。

    果然,所谓的红颜祸水,冲冠一怒为红颜,都是因为政治需要,幸亏她原本就没有抱太高的期待,不然真的要受伤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仍旧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,可她不是矫情的人,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,她明白的……

    “有人认可吗?”萧九安斜了纪云开一眼,一瞬间气势全开。

    不说魔教占这地没有得到三国的同意,就算得到了三国的认可,纪云开也不敢说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除了摇头,她还敢说什么?

    她什么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。”萧九安起身,走到纪云开身边,拍了拍她的头顶:“放心,本王会给你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占下这块地和给纪云开报仇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纪云开哭笑不得,她关注的并不是报仇的事,可要说不是又好像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有点糊涂了,被萧九安带的脑子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然,不给纪云开多想的机会,萧九安一本正经的道:“早点休息,本王今晚有事要办,很晚才会回来,不必等本王。”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收回手,指腹轻轻扫过纪云开的脸颊,双唇,不待纪云开看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,也不给纪云开说不的机会,便利落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萧九安渐行渐远的背影,纪云开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说的好像谁会等他一样。

    是夜,纪云开躺在床上,却不知为何,怎么也无法入睡,脑子里总是闪过萧九安那张看着严肃,实则一脸戏谑的脸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纪云开在床上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萧九安那张可恶的脸,还有他离去前轻触她脸颊和双唇的动作。

    总感觉脸颊和唇都痒痒的,可偏偏这种痒不是抓一下就能解决了,挠的她心烦意乱,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想一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,纪云开忍不住叫了一声,拉过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,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:“撩完不负责,简直是人渣。”

    屋顶上,代替暗卫,在暗中守护纪云开的萧九安,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唇角不受控制的溢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可爱,而她每个举动,他都喜欢。

    萧九安忠诚的践行了自己的话,明明人就在屋顶上,可偏偏就是不进屋。直到下半夜纪云开睡熟了,他才回到房间,悄悄上床,轻轻搂着纪云开,闻着她身上的气息入睡。

    早晨,纪云开醒来时,萧九安已不在屋内,只是身侧带着皱褶的枕头套,无声地告诉纪云开萧九安来了。

    不,不仅仅是枕头套,还有她放在床头的藤条,也在用它的方式告诉纪云开,萧九安回来睡了,且时间还不算短。

    看着蔫蔫的,失去了光泽与水嫩的长藤,纪云开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杀伤力真的太大了,她温养了半个月的藤条,萧九安用了一次,回来就叶子就失去了锋利与光芒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了,这才在她身边睡了一晚,叶子又蔫了,且藤条也不复先前的荧光,甚至还泛着不健康的黄。

    看着失去了鲜嫩的长藤,纪云开心里莫名的发堵,她总觉得她和萧九安之间……就像这根藤条,不会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“明显相克的两个人,强行绑在一起,真的好吗?”虽说现在一切安好,她的妥协与退让也换来了萧九安的尊重与认可,可她总觉得她与萧九安之间,还是隔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萧九安就像是一个迷,身上到处都是迷团。

    比如,他为什么要拿下黑石山?

    他是怎么认识北辰大将王的?

    为什么北辰的大将王会与他合作,并待他如上宾?

    还有墨七惜,还有很多很多……

    而她亦是一样,心里装了一个大秘密,无法也不能像萧九安坦诚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满身都是秘密,又不能坦诚的人,真的能相护扶持,走一辈子吗?

    纪云开很怀疑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