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52不公平的对待!

    武二不是一个爱发脾气的人,他打了闹得最凶的那人一拳,心里就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,见他的兄弟们,看到他发火打人,不仅没有生气,反倒一个个围着他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生怕他不高兴,惹他生气的样子,一时间心里更软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武二看着,一直追随他的兄弟们,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,你别生气。我们这些不懂事,你有什么多提点我们,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懂事,但我们绝对听武二哥你的话,武二哥你要我们做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,绝不会阳奉阴违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武二哥,我们不聪明,你多教教。我保证,你说一我们绝对不做二,谁要敢拖武二哥你的后腿,老子就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我们一直都听你的。你看,那些人传谣言,我们就没有传,你叫我们训练我们就训练,我不让我们去找大帅,我们就一定不去。武二哥,我们听你的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兄弟们都不聪明,但兄弟们都听话,绝不会让你难做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我们知道错了,以后……以后再也不自做主章了。你说不让我们去找大帅,我们就不去。心里不高兴也不去,心里生气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不去,我们就在心里骂骂大帅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二先前听到,他这些兄弟,一个个真情实意的发言,心里还有感触,感动的一塌糊涂,觉得自家兄弟虽然不聪明,可胜在懂事呀。

    可,听到他们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武二就不想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确实听话,也确实听他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真的太蠢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的,到现在还分不清对错,甚至都没有搞清楚,他为什么生气?

    这群人,都是猪脑子吗?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我真的要被你们气死!”武二指着他的这些兄弟,可看他们一个个,一脸茫然的样子,又忍不住叹气。

    算了,算了,自己认的兄弟,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再蠢,也要继续罩着呀!

    兄弟一个个蠢成这样,武二也懒得跟他们多说,只道:“以后,你们有什么事,都必须告诉我。要做什么,也必须先问我,千万不要被我煽动,也不要受人影响。还有,以后别说什么燕北人欺负我们一类的话,这话不能说,我也不爱听。我们现在就是燕北人,你们必须打从心底的,把自己当成燕北人,和燕北共进退,我们现在就是燕北人,燕北好我们才能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武二知道他这些兄弟,就那么一点脑子,也不跟他们多说,用最简单的话,把事情交待一遍。

    左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他的功劳也没有了,这事再闹腾下去,影响最大的也只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这些兄弟……

    先前的事,他们没有掺和,可见他们虽然不聪明,但至少是听话的。以后,只要他多盯着一点,别让他们独蠢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的意思是,这事我们就这样算了?你的功劳没了,就这么没了?咱们也不能说啥?可是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武二这群兄弟,虽然不聪明,可武二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们哪里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们一脸傻懵的看着武二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认怂?

    怂了一次没有关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次怂了,以后燕北军的人,会不会认为他们好欺负?

    还找理由,扣掉他们的军功,不给他们晋升的机会?

    “我这次的功劳,是怎么没的,你们不清楚吗?这跟大帅没有关系,大帅是按规矩办事!规矩是什么,知道吗?那是燕北军的命,燕北军所有人,都必须按规矩办事,你我皆是燕北军,皆不能例外。”要说心里没有不舒服,不痛快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武二期待这一次晋升,期待了许久,眼睁睁的盼着、望着,眼见希望就在眼前,临门一脚,却叫人给毁了,武二怎么能痛快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,火也发了,人也骂人,他渐渐也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起初,他也怪大帅不通情理,不讲情份,他立下那么在原功劳,凭什么出了这么一点小事,大帅就要抹掉他所有的功劳?

    是不是因为他是南疆人,是不是因为他是南疆的叛徒,是不是因为这事谣言的传播者是南疆人,所以大帅故意打压他?故意不给他上升的机会?

    大帅是不是,从来就没有想过重用他,一直是在利用他?

    大帅知不知道,他为这次晋升准备了多久,又期待了多久,在战场上他有多拼命,才立下这样大的功劳,大帅凭什么一句话,就抹掉他的一切?

    武二是不甘的,是怨恨的,只是他藏得很深,没有表露出来,也没有让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让人发现,他的不满与不甘。是以,他把怒火对准自己这些兄弟,借由骂他们来出气,也借由他们的嘴,把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他听到他的兄弟,把他心中那些不满,一一说出来,他却无端的产生一种羞愧感。

    他居然如同愚蠢又可怕。

    他居然认为,公平的军规,是对他的不利。

    他内心阴暗的认为,他是南疆人,他是弱者,燕北人应该小心翼翼的对待他,应该给他优待,有好处得给他,如果军规对他不利,那就不应该将军规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就好比这一次,燕北人的将领,按军规赏罚,他凭什么也要跟燕北人一样?

    他是南疆人呀,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立功,大帅怎么可以,拿他当燕北人一样对待,就算无法按原定的规矩,给他升到副将,那也不应该把他所有的功劳,全部都抹除掉呀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平衡,极度的不平衡,以至于失控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保有一丝理智,让他不敢去找大帅要一个“公道”,而现在,此刻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一丝理智,救了他,让他知道,他有多么的愚蠢!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