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5章605知道,心酸心闷!

    第605章 605知道,心酸心闷

    书生万言顿了一下,抬头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萧九安仍旧是一副死人脸,没有一丝情绪起伏,只得咬牙将最大的秘密说出来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“我们少主,他与天启皇上是同母异父的兄弟,且长相也有七分相似。”是以,他们少主从不能以真面目示人。哪怕是日后,也只能隐姓埋名而过,绝不能让天启皇帝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个大秘密了,然,听到秘密的萧九安却是不惊不诈,面色平静,没有一丝情绪起伏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好似早就料到一般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反应出乎书生万言的意料之外,书生万言不能理解,听到这么大的秘密,萧九安怎么还能这么平静?

    “王爷,你不奇怪吗?”任何人听到这个问题,第一反应应该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奇怪?”萧九安反问了一句,将书生万言满嘴的证明全部堵在嘴里。

    书生万言无语,说道:“你信我?”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思索片刻道:“本王记得,今上三岁那年得了天花,先皇后陪他在皇庄上住了足足半年。你们少主是不是比今上小三岁半?”

    想来,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生下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魔教教主野心勃勃,连继承人都准备好了,就算他无法出面,就算他死了,凭魔教那位少主的长相,也能杀回皇室,也有机会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少主比今上小三岁半。”书生万言知道,他不需要说任何的话来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,他却觉得更憋屈了呢?

    人人都道燕北王心思诡异难辨,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燕北王,全程都不按理出牌,对上燕北王,他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“永安三十八年,泰州万家因文字狱被先皇灭九族,想来阁下就是万家后人了。”萧九安不仅推断出魔教少主的年龄,甚至推断出书生万言的来历。

    书生万言脸色大变,踉跄后退,咚的一声跌在地上,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萧九安:“你,你……怎么知晓?”

    这些事,早就没有人知道了,燕北王怎么知道?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萧九安满不在乎地道,“看阁下的反应,本王是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泰州万家出了三位帝师,难怪魔教教主会选择万言做那少主的启蒙恩师。

    虽说帝王心术不是帝师能教授的,但一个在江湖上长大的少年,能得万家人的指点,足够他在江湖上立足。

    “传言燕北王料事如神,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我原是不信,今日却是明白传言还是有可以相信的。”不过片刻间,书生万言便已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此刻冷静的是面上,所有的底牌都被萧九安看穿了,他心里根本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张底牌,燕北王压根不需要跟他们少主合作,只需要把少主和他卖给天启皇帝,天启皇自会出兵灭了魔教,燕北王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书生万言一脸灰败,已失去了先前的斗志,他知道他已经毫无胜算了。

    然,就在他放弃之际,萧九安却开口了:“本王要见一见那位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是?”书生万言眼前一亮,隐含希望。

    萧九安并没有回答他,而是直接决定好时间地点:“明晚子时,此地,本王要见到人。”一切,待到他见到人再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,明晚子时我家少主必到。” 书生万言明白,萧九安并没有许诺他什么,但有一个希望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依他们家少主的心性,燕北王必然会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他们家少主从来都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甚至他心中的怨恨也因少主而渐渐消散。由此可见他们家少主,是个多么平静祥和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与魔教少主见一面,萧九安自不会为难书生万言,当即就让人把他给放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书生万言睚眦必报的性格,萧九安在他离去前,刻意说了一句:“打你的人,是本王王妃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书生万言这顿打是白挨了,他要敢报复回去,萧九安必然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我,明白了。”书生万言咬牙切齿应道,心里憋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得这么惨。被人打了就算了,居然还不能报复,简直不能更窝火。

    书生万言带着一肚子火气离开庄子,悄悄回到魔教,至于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要如何跟魔教的人解释他的动作,那就不是萧九安要考虑的事。

    他相信,凭借书生万言的心机,要摆平魔教那群人并不难。难的是,要如何悄无声息的把那位少主带出来?

    不过,这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,要是那位少主与书生万言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也就不值得他出手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,从来不是良善的人。

    黑石山的事,萧九安从不隐藏纪云开。吃饭间,便将魔教少主的事当作二人饭后闲聊的话题,说给了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罢,顿时大惊:“先皇后怎么做到的?还有,她,她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要是书生万言在,定会大感欣慰。

    这才是正常人类,听到这么大秘密该有的反应呀。

    燕北王的平静,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有凤卫队在,没有什么不可能。至于她……想必,先前是认错了人了,到后面便没有办法了。”萧九安慢条斯礼的说道,如同谈风论月,语气再平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来一趟黑石山,居然会挖出这么多事,天启皇室还真是乱。”纪云开一脸感慨,话刚说完,纪云开蓦地一怔,呆呆地看着萧九安:“你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要不是早知道,萧九安怎么会兴师动众,非要亲自来黑石山一趟不可?

    真的是为了给她出气?给她报仇?

    原先,她是相信萧九安至少有一半的原因,是为了她而来,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却是没有这个自信了。

    心,蓦地揪紧,酸酸的,闷闷的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