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50外人!

    大帅的“良苦用心”,底下的将领有没有发现,大帅不知道,但让大帅欣慰的是,不管那些人在想什么,至少把他的话听了进去,没有阴奉阳违。

    在辟谣的时候,军中的将领,对南疆和燕北人一视同仁,并没有因为对方不是他们燕北人,就对他们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虽然有不少燕北军人很不忿,但大多数还是能接受的,毕竟……

    “在咱们燕北军中,就是公平!公正!看到没有,军中的将领对谁都是一样的,有功奖,有错罚。绝不会因你的出身,就对你特殊对待。”

    军中将领一视同仁,公平公正的处置手段,让大部分燕北军都十分自豪,走到武二等人的面前,就要显摆一声。

    当然,一起打过仗,现在燕北军对武二等人,也没有那么排斥了。得瑟完了,也不会忘记,拍拍他的肩膀,鼓励一句:“你放心,虽然这一次传流言的,你手底下的人最多,但我们不会因此就排挤你。你是你,他们是他们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还是要把手下的人管好,我们军中是不许乱传流言的,这一次的流言与王爷有关,且还是从你手底下传出去的,这事……你得好好查一查,别让上面的人,以为你能力不行,制不住手底下这群小崽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武二呀,你确实该好好查一查,别让手下的人钻了空子。还有,那群刚来的……人多,且不懂咱们燕北军的规矩,你要有时间也得多教教他们规矩,咱们是不会有偏见,但保不准别人会。你也知道,燕北与南疆的仇,而且凤将军的嫡兄,就是死在南疆。虽然,有军规在,将军们都是一视同仁,绝对公平,但心里难免还会有膈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本来这一次,你立了大功,怎么也得升上一级,这下好了,功过相抵,你这下没法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拿命换来的升迁机会,被这么几个瘪崽子给折腾没了,兄弟我想想都为你憋屈的慌。武二,我跟你讲,在军中你得顾着兄弟情,但要为了兄弟情,为他们遮掩错误,那你不是在帮他们,是在害他们,也是在害你自己。你看到的……军中,都是讲究连坐的,手底下的人犯了事,直系上峰都得担责任。你看青参将,都被打军棍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的将士们,或真心或假意的安慰武二,他们说的这些话,有安慰的成份在,但也有挑拨的成份在,这一点武二心里明白,可他明白也无法压下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即使是那些挑拨的话,他们说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,辛苦立的功,他费尽千辛万苦在燕北军中塑造的好名声,没了!

    就因为他没有管好手下的人,让他们拿了南疆的好处,在军中散播了对燕北王不利的传言。

    是以,武二明知这些人,不怀好意的挑拨他与手下这些兄弟的感情,他也依旧无法生气,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拿人当兄弟,可这些人呢?

    却背对着他,要了南疆的好处,给他添乱,让他好好的立功的机会没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他还不能怪燕北军的将领。

    因为,他知道被处罚的不是他一相,他的上锋青参将,青参将的上峰都挨了罚,一切都是按军规办的,没有人寻私,也没有因他不是燕北人,就给他优待。

    就像他当时加入燕北军,燕北军的那些人跟他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会给他一个月的时间,让他熟悉燕北军中的各种规矩,然后他就没有优待,必须跟所有的燕北军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,给他太多优待,是对燕北军的不公平,也是对他们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他当时,还没有深刻的理会到,那句话的用意,但此刻,就在此时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燕北军不给他优待,就是对他最好的接纳。

    是以,燕北军的将领们,按军规不升他的职,他也一句抱怨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燕北军没有因为他是南疆人,就苛责他,自然不会因为他是南疆,就优待他,这一点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武二想得明白,他的那些兄弟却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那些没有掺和到,传播流言事件中的兄弟们,在燕北军的将士们走后,立刻跳出来,为武二打抱不平,“武二哥,这燕北军也太他娘的不公平了。又不是你犯的错,凭什么要你拿功劳去抵?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看这群燕北军,哪里有把我们放在眼里,你看看……他们拿咱的兄弟,说拿就拿,一点都不客气,这也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传几句流言怎么了?说燕北王私藏的人,又不是我们一个人,很多燕北军也说了,怎么不见大帅重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这就是不公平了。武二哥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你帮着他们打了一场胜战,还带了那么多人来投靠燕北军。这功劳多大呀,就是直接升你为将军都行,怎么就将功抵过,不给你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,这事不能这么算了,咱们得去找大帅。不能让这群瘪崽子,因为我们人少,因为我们是南疆人,就欺负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!咱们可是给燕北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武二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,见这些人越说越过分,不由得大呵了一声,“你们一口一个,帮燕北军打仗,你们是到现在,还没有把自己当成燕北军的一份子吗?”

    武二站起来,指着说话的那几个人,脸色阴沉的能滴出墨来,“燕北军赏罚分明,咱们是燕北军。犯了错,自然要按照规矩来罚。你们一个个这是什么意思?对军规不满?”

    合着,从来都不是燕北军,把他们当成外人,而是他们自己,一直把自己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的兄弟还是这样

    难怪,南疆那群人花点钱,就把他手下的人收买了,甚至一个个还瞒着他。

    这是,把他也当外人了?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