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49对策!

    大帅事先知晓了此事,自然也想到了处理的办法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一张张殷切期盼的脸,大帅却没了说的兴致。

    这群人,一个个都是武夫不假,可王爷和王妃,也是命人教了他们读书、习字,能爬到这个位置的,不说个个文武双全,但绝对不是粗鄙之人,怎么一个个的,遇事就想着找他,自己不动用脑子想一想呢?

    这样下去,可怎么得了!

    他也是要上战场的,先前老元帅战死了沙场,他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这些人,现在依靠他,要是他战死沙场了,可怎么办?

    是以,大帅明知这些人在想什么,却假装没有看到,一脸威严的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办法,都说说……需尽快平定流言,也不能伤了将士的心。南疆那群人,涉事的该整治的整治,但没有掺和的绝不能对。他们投向咱们燕北,不管他们心里想什么,咱们也得一视同仁,犯了错一起罚,没有犯错的绝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帅。”众人一看,就知大帅不高兴了,也不敢再多说,老老实实的提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应下后,久久都没有人开口,营账内安静的吓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见大家都没有开口的意思,又默默地去看大帅,果不其然,大帅黑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有胆小的瑟缩了一下,知道大少不高兴了,犹豫了一下,终于有人带头开口了:“大帅,这事与少主最近的训练强度有关。你说,要不要让少主出面,给大家说清楚,王爷手上没啥龟息功,少主的训练是王妃专门定的,正好在少主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就被人否定了,“不行!这流言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,对手下的将士教导不严,才流传出来的,怎么能要少主出来证明?而且,你真的认为,就算少主出来说了,那些人会相信吗?我猜呀,那些人不仅不会信,反倒会觉得少主在欲盖弥彰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少主出来证明,那你说说要怎么办?总不能让王爷来证明吧?这么蠢的事,你不会想做吧?”最先开口的那人,自觉想法不错,却不想一开口就被人给否定了,顿时不高兴了,火气大了,语气自然也冲。

    “这跟王爷有什么关系?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人,却来编排王爷的不是,还要王爷出来证明,你是不是疯了?”提出反对意见的将领,嘴皮子也是一个利索了,当即就反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说……怎么办?”一连数次被否定,提出意见的人也不高兴了,冷哼着把问题丢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将领也不怯,想了想道:“大帅,军中那些将士乱传流言,不过就是太闲了。最近一直没有仗打,他们做完日常的训练后,有大把的时间空闲。依我看,不如加大他们的训练量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加大训练量,怎么一个加**?”大帅听罢,点了点头,显然对这个建议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那将领见状,心下一松,开始说了起来,“流言之所以会传得这么快,又能让那么多将士相信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少主最近的训练量加大了,且还能跟上。咱们先前提出,要特训一批特种兵的计划,我觉得可以再度提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先,我们挑出一批人,做了特训,这群人最初是靠王妃给的药材才坚持下来的,但后面却完全是靠自己。现在,王妃的药材用完了,可他们仍旧能保持原先的训练,可见加大训练量的办法是可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我们没有药浴可以用,就不能胡乱来,得根据大家的情况来制定训练有素计划,不能一上来就把人往死里练,这样会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训练量加大了,那群人累狠了,自然就不可能有力气传流言,训练量加大了,多训练也能提高体能,时间一久,他们就不会再相信什么龟息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方法倒是可行,只是……太慢了!”大帅沉默片刻,说道:“见效太慢是其一,最主要的是,我们现在不是在燕北,而是在北辰,我们的敌人就在前方,我们随时都要与敌人开战,这个时候加大训练量,把士兵练伤,你觉得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大帅的话一出,提出建议的将领就愣住了,好半晌才抱拳道:“是末将没有把事情想周全。现在确实不宜加大训练量,不然士兵累狠了,南疆打过来,我们的兵马没有力气跟上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。”大帅点了点头,又问向其他人,“你们呢?你们没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帅,此事起因是南疆人,不由交给南疆人自己去解决,你看如何?”对武二等人极为不满的将领,圆珠子一转,就想到一个坑人的法子。

    大帅听罢,也没有任何不满,只道:“你想怎么做?”解铃还需系铃人,用南疆人来破这个局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暂时还没有想到。大帅不是说武二此人不错吗?不如让他来解决,你看如何?”底下有能人,自然是要用的,尤其是南疆人,要有本事的,最好能将他们的本事都榨干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只在进了燕北军,什么南疆人不南疆人,我们要一视同仁。”大帅面色一沉,再次强调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军中的兵,都吃一样的粮,一样打仗,就算南疆人与他们不同,但是……

    作为军中的将领,不管心里怎么想,面上都需要拿出一视同仁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姿态,也是一种风向。

    如果连军中的将领,都做不到一视同仁,给军中所有的将士一样的待遇,如何让武二他们有归属感?

    如果他们一视同仁的对待,武二这群南疆人,仍旧心存二心,那也不是他们的错,只能进一步证明,南疆人狡诈无德,不值得信任,以后他们就是要屠尽南疆人,那也是有理由的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