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46阴谋!

    燕北军的将领们,得知小狼崽子带着长泽去找南瑾昭了,真的是急得不行,可他们又不敢派人去追。

    先不说,小狼崽子与长泽,已经提前走了一天一夜,他们这个时候就是去追,也不可能追到了,单说一点……

    打草惊蛇!

    本来,小狼崽子与长泽是私下行动,两人也没有想过做什么,只是想要近距离观察南瑾昭,做到知己知彼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小狼崽子仔细一些,带着长泽藏匿好身形,南瑾昭不一定会发现他们。指不定小狼崽子和长泽一路跟踪回来后,南瑾昭都不一定知晓,小狼崽子和长泽跟了他一路。

    但他们要是派人去找人,或者派人去保护长泽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不是蠢人,他们派人去南疆大营附近,就是动作再小,也不可能完全不泄露,而一旦泄露,南瑾昭必能顺藤摸瓜,查到一些什么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反倒会给小狼崽子和长泽添麻烦,甚至还会让两人有危险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他们这会急得不行,也得忍耐!

    燕北军的将领在一起,说了长泽几句不省心,也舍不得说太多。毕竟,他们家少主比一般的孩子省心多了,虽然这一次冒险了一点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的,虎父无犬子呀。咱们少主是真的有出息,明明有这么好的出身,明明什么都不用干,就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,可我们少主却没有这么干。这么小的孩子,就跟着我们东征西战,还要训练,还要上文课,学了一身本事也没有荒废,现在都知道先去摸清敌情,好做到知己知彼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开的头,前一秒还在说长泽不省心的燕北将领们,突然话锋一改,开始夸起少主呀。

    “方将军这话我赞同!实话,听到大帅说,少主带着墨少去追南瑾昭了,我第一反应可不是生气,也不是怪少主乱来,我第一反应就是少主有出息呀!小小年纪,就知先探敌清,小小年纪,就敢深入敌情!佩服,佩服,我是真的佩服呀!”

    “英雄出少年!咱们少主小小年纪,见识不凡,胆识也不凡,咱们王爷这是后继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这群人……在这里瞎担心少主会遇到危险。不是我说你们的,你们这些人,论单打独斗,还真不一定是少主的对手。少主那武功,可是墨少一手调教出来的。墨少是什么人,你们是知道的,他学的……那是杀人的本事!别看少主天天跟着大军一起训练,可论起单人实力,少主绝对不比我们谁差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那天看到少主训练了。不是我说的,就少主那个训练量,就算是有药浴,一般人也撑不住。更不用提,少主并不仅仅只是训练,他还要学习知识。也不知少主哪来那么好的精力,天不亮就训练,上午学习,下午还能训练。晚上还可以读书,真正是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王爷有一种特殊的本事,叫龟息功,说是练好后,每天只要睡半个时辰,就能抵上别人睡四五个时辰。你们看王爷,王爷能在战场上,杀敌三天三夜不合眼,王爷这精力,也是常人不能达到的。依我看龟息功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有道理呀!就是不知这龟息功,能不能在军中传开,要是能传开的话,咱们军中的士兵,每天只需要睡一两个时辰就够,那不是比别人的时间多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……你看王妃,一天睡一两个时辰够吗?别说王爷手中,有没有什么龟息功不知道,就算有,那肯定也不是人人都能练的,要是能练,王爷还不让王妃去练?还不让萧少主练?而且,你们只看到少主精力旺盛,没看到少主抓紧一切时间睡觉。少主虽然晚睡早起,可白天还会分开来睡。每天的睡眠时间不少于三个半时辰,不比你们谁睡得少。只是少主更善于利用所有的零碎的时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,我看到少主不是在睡觉就是训练。就没有看到少主偷懒的时候。他训练累了,要休息了,也会在休息的时候看看书,练练字。少主那不是睡得少,而是把每一刻时间都利用起来了。对他来说,识文习字并不是学习而是休息。那什么龟息功,不过就是扯蛋,也就是你们信,我是不会信的。平时,咱们王爷也睡足了三个时辰,也就是在战场上睡得少。你们这群龟孙子,是从哪里听到龟息功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……我想起了。这段时间,军中突然涌出一个消息,说是王爷手中有一个秘宝叫龟息功。习得龟息功,每天只要睡一两个时辰,可以将大把的时间拿来训练,王爷和少主,能有今天的本事,就是习得了龟息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这个消息,在军中传开了?”燕北军的大帅,可不是只会打仗的野蛮人,他一听到这话,就察觉到事情有异。

    这消息,明显不对呀!

    说句不好的,这明显是在搅乱军心。

    “是,是呀……知道的人还挺多的,这两天讨论的人尤其多。大帅,这,这没事吧?”率先提起龟息功的那人,被大帅一看,顿时就有些慌了,慌忙的站了起来,有些不知自己哪里错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,你们为什么不早说?”大帅的脸色更难看了,眼神一扫,发现……

    还有几个将领,面上也很不自然,顿时就明白了,“这消息,你们也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听,听到了……大帅,我们当时没有多想,没想到这是……有人故意的。”那几个将领,不等大帅点名,就一个个急急的站了起来,苦着一张脸解释。

    先前还不觉得有什么,可此刻听到大帅的话,再仔细想了一想,刚刚大家听到言语中,透露出来的抱怨,和对龟息功的向往,哪里不明白,这所谓的龟息功传言,就是一起针对他们燕北军的阴谋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