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2章602主动,我想要……!

    第602章 602主动,我想要……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习惯,一出事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,把所有人的错都推给旁人,开口一个早知道,闭口一个我当时说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,魔教众人就是如此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明明当晚有九成人都认可了鬼面少主的话,可事情一旦没有按他们预想的发展,众人便把责任推到鬼面少主身上,说就是因为他判断失误才造成他们今日被动的局面,如果当日,他们将燕北王暗杀了,今日什么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想想,要是他们当晚暗杀了萧九安,他们今天还能呆在魔教指责鬼面少主?

    不知是谁先开的口,魔教众人硬是将商量对策的讨论会,变成了对鬼面少主的讨伐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几个把鬼面少主当成主子的心腹,魔教众人皆开口指责鬼面少主,把所有的错都推给鬼面少主,要鬼面少主去向教主请罪,要鬼面少主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然,鬼面少主没有辩解,任由众人指责,待到所有人都说完,才缓缓起身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鬼面少主不顾魔教众人的不满,拖着虚弱的身体,不急不徐的往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休息?这个时候去休息?”魔教众人看着鬼面少主离去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完全不能理解他们少主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魔教都到了生死存亡之际,少主居然还想着休息?

    “少主,你不把话说清楚吗?”有人上前一步,想要拦住鬼面少主,却听到他道:“众位叔叔说的都没有错,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”

    他承认所有的错都是他的错,还要如何?

    杀了他吗?

    不,这些人敢不把他当回事,却不敢杀他,因为那个男人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魔教众人还要说什么,却见鬼面少主已拐入内室,根本不听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鬼面少主一走,魔教众人就像是失了主心骨一样,一个个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用脑子的事,他们真的不在行,可他们已经把少主全盘否定了,再把少主请回来,似乎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去找教主吧,燕北王很有可能发现我们的位置,我们不能再缩下去了。”魔教众人讨论了半天,也讨论不出好的办法,只能选择去找他们英明伟大的教主,然问题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教主现在被黎远盯上了,我们要联系教主恐怕不是易事。”

    黎远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,他的武功本就高强,再加上宫中二十余年的磨砺,各种阴暗的手段都看了一遍,哪怕他再不爱用阴招,脑中的算计也比普通江湖人多,他要盯紧一个人,真正能把那个人盯得死死的……

    在他的盯梢下,魔教教主压根就没有自由,除非他一直隐藏不现身,不然他一出现,黎远便会在第一时间寻上他。

    为了避开黎远的跟踪,为了不让黎远跟到魔教的总部,魔教教主虽然回到了黑石山,但却也只能隐藏起来,以免魔教的秘密曝光。

    此刻,魔教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联系上教主。这本来也没有什么,这些年来,魔教的事务都是由几位长老和鬼面少主联手打理,魔教教主从不过问教主的事务,他回不回来并不影响魔教的运转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现今魔教危难当头,且鬼面少主明显不想管事,这时候魔教教主要不出现,魔教怕是要完了。

    然,这一切魔教教主都不知道,他对自己太自信了。他自信的认为他一手养大的孩子,会尽心尽力为他卖命。他自信的认为,他亲手挑选的长老,会尽心尽力的为魔教出谋划策,与魔教共存亡。

    而他不知,他一手养大的孩子,正在为自己谋划退路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是个难缠的对手,魔教在黑石山基业怕是保不住了。”鬼面少主闭上眼,像是在自言自语,但明显他这话是说给屋中另一人听的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有什么打算?”屋内,有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男人。他一身青衫沉稳儒雅,半点不像江湖人,更不像是魔教中人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鬼面少主的授业恩师,人称书生万言。他曾经也是赫赫有名的名士,因种种原因落入江湖,成了魔教少主的先生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”鬼面少主睁开眼,漆黑的眸子干净的不染一丝杂质,沉静平稳的不似他这个年龄该有的。

    书生万言没有立刻回答,深深地看了鬼面少主一眼,才道:“这得看少主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他,应该是教中最懂少主的人,他比任何人都知道,他们这位少主并不喜欢他这个位置,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但,有些事他不能帮少主做主。

    “我?”鬼面少主苦笑一声,伸手摘下自己的面具,露出一张苍白的、病态的,没有见过阳光的脸,仔细看会发现他的脸与天启皇帝有七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我能要什么?我又能想要什么?”鬼面少主开口,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,苍白的脸僵硬的没有一丝表情,落寞而忧伤地道:“我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。我只想要见一见阳光,看一眼光明,呼吸一口自由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打从他记事起,他就被关在山里,带上一张丑陋的鬼面,不能摘下来,不能见外人,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没有见过阳光,不知道青草的绿是怎样的绿,不知道鲜花的红是怎样的红,更不知天空的蓝是怎样的蓝,他如同活死人一般,活在地底下,见不得人,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他不想要无尚的权利,也不想要成为霸主,更不想继承那个男人野心,他只想走出去,看一眼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只有这么多,可偏偏在普通人眼中再寻常不过的事,在他这里却是奢望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青衫男人听罢,眼中闪过一抹怜惜。他与鬼面少主相伴二十余年,一手将鬼面少主养大,可谓是亦师亦父。

    这二十余年来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这个苍白少年过着什么样的日子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