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44章 1344残忍的习惯!

    看到南疆的士兵熟练的,把活生生的人,往两侧的沟里丢的动作,长泽与小狼崽子只觉得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泽的嘴巴长成了O字型,好半天都没有合拢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南疆人残暴自私,却不知他们能自私,残暴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同伴都能舍弃,这群南疆人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?

    而那些被丢弃的,重伤的南疆士兵也不求救,更不愤怒,他们一个个神情麻木,任由昔日的同袍,将他们丢在沟里,而后麻木的等死。

    那种麻木的眼神,叫长泽心里闷闷的。

    无用就被丢弃,而南疆上上下下,都习惯了,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武二他们投降时,军中那些叔叔伯伯,为何会考虑那么久,才接受武二的投降,在重用武二的时候,又想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觉得叔叔伯伯们想太多了,不过是一个武二罢了,想用就用,有用就用,就这么一个小卒子,我们抬手间就能将他捏死。要用这么一个人,哪里需要想那么多。”“可现在,我才明白,他们反复思量,犹豫不决是有原因的,武二他是南疆人。南疆人跟我所知晓的所有人都不同,他们与野兽无异。幸亏他们不吃同伴,要是他们连同伴

    都吃的话,那就连野兽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他原先以为,像武二这样的人,用与不用根本不需要考虑。

    武二一无所有,纵使武二本事再高,爬得再高,他们也能控制武二,武二根本跳不出他们的手心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长泽却没有这个自信了。

    武二他是南疆人,他受南疆这种野蛮残忍的教育长大,在他眼中没有良知,没有同伴,甚至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像武二这样的人,为了活下来,可以不择手段,可以丢下同伴,也可以出卖同伴。

    连一同作战,出生入死的伙伴都能出卖,那还有什么是武二,是南疆不能出卖的?

    长泽整个人都惊呆了,反观小狼崽子却淡定得很。他见长泽气得不行,笑了笑,给他解释道:“南疆的环境恶劣,粮食有限。南疆的老人年老,失去了劳动能力,无法再为家庭出力时,就会被年轻力壮的儿子们送到山上,任由他们活活饿死。而南疆的老人也能接受,因为他们当年也是这么做的。祖祖辈辈,在家中老人年迈,拖累家里的时,就把老人送到山上去等死。”小狼崽子毕竟比长泽

    年长,比长泽知道的多。

    见长泽小脸白白的,无法接受南疆这种丢弃同伴的行为,便为长泽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南疆这种做法,确实让他们觉得寒心,害怕,但……

    南疆世世代代都如此,他们已经习惯,而这个习惯短时间内,南疆人是改不了的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现在缺衣少食,就是有足够的粮食,南疆人暂时也改不了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“南疆……他们的粮食不够,可他们有上好的药材,他们要拿这些跟其他四国换,怎么也能活命。”长泽的眉头皱得紧紧的,一张包子脸挤成一团。“南疆上好的药材,都在南疆上位者手里。普通人,就是有药材也无法与外界交换,而且南疆抑制药材往外流,南疆的百姓就是有再多的药材,与无法与外界交换。”南疆

    是个神奇的地方,明明缺粮缺到年年有人饿死,明明环境恶劣到,每天都有人因各种意外横死,可是……

    南疆就是固步自封,不与外界交易,把自己困在南疆,而后又把所有的错,都怪到他人身上,怪他人占据富饶的地方,怪他人抢了他们南疆人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祸,不是天灾。南疆的百姓,是被南疆王,是被南疆那些统治者给害了。”小小年纪的长泽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记得,他听他父王手下的人说过,他父王的封地在燕北,离南疆很近,那也不是什么好地方,原先的耕地极少,根本无法养活燕北的百姓和大军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父王没有固步自封,而是积极与周边几国交易,资源互换,另一方面又安排百姓开垦,让百姓多种粮。

    同样的地理位置,同样的恶劣环境,他父王把燕北经营的有声有色,燕北的百姓人人丰衣足食,南疆却是……

    贫瘠到,要活活饿死家中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但是,没有人会认为错的是自己,南疆人只会把错怪到别人身上。认为,是我们燕北挡了他们的路,让他们没有好日子过。”小狼崽子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……叫人不知说什么事好。我娘说,永远别想要叫醒一个装醒的人,南疆这些人,就是装睡的人吧?”长泽像个小大人一样,长长的叹气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得对。”小狼崽子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长泽看了一眼,那些被同伴遗弃,麻木等死的伤残南疆兵,默默地收回眼神,“小墨哥哥,我们往前走,这里……我不想看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,他知道南疆是他们的仇人,这些人不值得同情,可看到他们的惨状,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难受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因同情心泛滥而做出错误的决定,长泽果断决定离开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,就不会心软!

    “南疆大军行军速度极慢,我们快一点,就能追上前面的主力。”小狼崽子看了一眼,走得不紧不慢,闲散的连队形都保不住的南疆大军,不由得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就凭南疆这群人的素质,还想要追上燕北军,简直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们燕北的大军,想要甩开南疆这些人,哪里需要日夜行军,只要正常赶路,就能把这群大爷似的兵油子,甩到八百里开外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长泽虽然年纪小,但他这段时间一直跟着燕北军走,而且他的训练量也比普通的燕北强,要追上大军的脚步,对他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两人加快速度前行,不过两刻钟,两人就追上了南疆的主力大军。本以为,主力大军会稍好一些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