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42足够仁慈!

    大帅的话,就是最后的拍板,不管众人怎么想,有多少不满,还有多少话要说,大帅开了口,那些不满与想法只能全部吞回去。

    一众将领皆老实的点头,没有一个人再多说。

    长泽见状,看了看坐在两侧的将领,又看了看坐在上首,威严无比的大帅,心里隐隐有些小失落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已经很聪明了,小墨哥哥也说他很聪明,可是……

    跟大帅爷爷比,他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大帅爷爷才是真正的厉害,一开口就将快要打起来的将军叔叔们都按下来了,要换作是他,他肯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长泽站在角落,那些个将领们忙着讨论正事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,也没有发现他的失落,但是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见长泽耷拉着头,一副丧丧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趁着大家都没有看到,他摸了摸长泽的头,低声安慰道:“长泽,你还小,等你到大帅那个年纪,你会比大帅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长泽抬头,听到小狼崽子的话,看了看坐在上首,两鬓发白的大帅,差点就要哭出来了,“小墨哥哥,我要到大帅爷爷那个年纪,还要好久好久的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,他一点也不想跟大帅爷爷一样头发白,脸上都是沟沟,看上去好老呀。

    他娘那么年轻,那么好看,他要变成大帅爷爷一样老了,那他还怎么叫娘亲呀?

    “是呀,还有很久很久,所以……长泽你不用着急,咱们呀慢慢来。王爷让你来,就是让你跟着大帅他们学习的,现在咱们比不上大帅他们是正常的,正因为比不上,咱们才要学习,不是吗?”小狼崽子完全不知长泽在想什么,只尽心的安慰他。

    要是他知道小狼崽子在想什么,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还要学多久,我有一点想娘亲了。”长泽听到小狼崽子的安慰,情绪稍好了一点,可想到纪云开,一时间情绪又低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娘亲了,他真的好想好想娘亲。

    还有,他好怕……他出来太久太久了,回去后就变成大帅爷爷那样,到时候他娘亲看到他,认不出他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大帅说的,要加快速度,北辰的战事很快就会结束。结束了,咱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听到长泽的话,小狼崽子心里涌出一股愧疚。

    长泽虽然要在外历练学习,但绝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长泽现在还小,书本上的知识都没有学完,根本不需要外出历练,是他……

    是因为他,长泽才不得不外出历练,离开王爷和王妃。

    “长泽,对不起……都是因为我,才让你离开了王爷和王妃。”想到自己前先日子生出来的别扭,小狼崽子一脸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当时……

    当时,对他来说,认错了人,把他最重要的小哥哥忘了,对他来说是跟天塌下来一样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根本无法面对王妃。

    别说看到王妃,就是想到王妃,他第一反应就是骗子,骗了他的坏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恨不得杀了王妃,也恨不得杀了蠢笨的自己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下不了手!

    他对王妃下不了手,也就无法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无法面对,他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,离开后,他就再也不会回去,再也不会见到王妃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王妃把长泽送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泽的出现在视线范围的刹那,他当时是想杀了长泽的!

    王妃欺骗了他,害他痛苦自责,他也要让王妃痛苦自责,可还是那句话,他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他无法对长泽下手,也不想让王妃和他一样痛苦。

    毕竟,王妃……并没有犯什么错,错的一直都是他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无比庆幸,他没有对长泽下手。不然,他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你怎么了?”长泽低声唤了小狼崽子几声,都不见小狼崽子有回应,长泽吓了一跳,又不敢大声,只能悄悄地拉一拉小狼崽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感觉身侧一紧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朝长泽摇头:“想事情去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,当时的他痛不欲生,恨不得毁掉一切,毁掉所有让他痛苦的人与事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却走了出来,再次想起小哥哥,也不会那么愤怒,也不会那么悲伤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王妃的功劳,都是长泽的功劳。

    王妃知晓他的心结,把长泽送到他身边,让他照顾长泽,守护长泽,就像……

    当年,小哥哥照顾他,守护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你刚刚一直不说话,怎么叫你,你都不应我,你真的吓到我了。”长泽见小狼崽子恢复正常,小大人似的拍了拍心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小墨哥哥不好,小墨哥哥给你赔罪好不好?”对不起长泽,都是因为我,才害得你小小年纪离开父母。

    对不起长泽,在你还小,还需要父母的时候,我霸占了你的父母。

    对不起,长泽。

    还有,谢谢你的包容,谢谢你的陪伴。

    没有你,我恐怕永远无法走出那片小树林,永远无法从当年的事情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眼中泛着红,他摸着长泽的头,微微侧过脸,不让长泽看到他眼中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,小墨哥哥。”长泽是个大气的孩子,他浑不在意,朝小狼崽子摆摆手,又朝他招了招手,示意小狼崽子低下头,在小狼崽子神神秘秘的说:“小墨哥哥,大帅爷爷他们在商讨怎么安排后面投降的人,我听着觉得没什么意思。要不,我们悄悄的出去?”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?”小狼崽子看了,讨论的正欢的将领们一样,心里明白,万千户那些后来投降的南疆人,绝对不会像武二一样得到重要,甚至武二等人的处境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这不是燕北军小心眼,燕北军真要小心眼,武二和万千户这些人,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燕北军接受武二等人的投降,并且让他们活下来,已经足够仁慈了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