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41加快脚步!

    原本只是讨论分析,青参将退兵不乘胜追击的命令,是否是最好的选择,可因着凤将军这一席话,就变成了对南疆的战略计划是否合理的讨论。

    以凤将军为首的激进派,对大帅这段时间的消极应战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南疆手上是有火药不错,可他们手上也有火药,要一直顾忌南疆手上的火药,而迟迟不出兵,这么僵持下去,对他们燕北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南疆人可以就地补给,没粮没衣了,就去抢城中北辰百姓的粮食和衣服,可他们不行!

    他们不仅无法就地补给,需要从燕北远距离送药送粮过来,甚至还要救助被南疆迫害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仗不是这么打的,拖得越久,我们的压力就越大,我们手中的粮食有限,就算我们不缺粮,可要从那么远不断运粮过来,本身就是一个大功程,一路损耗有多少,我相信你们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,后方只需要准备大军吃的粮食,可随着南疆人对北辰百姓的迫害,随着我们对北辰百姓的救助,后方不仅要筹集我们需要的粮食,还要筹集北辰百姓要的粮食,千里迢迢运来大批粮草,吃不到半个月就没了,前一批刚送到,又要送下一批,如此反复,燕北的财政根本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吃着后方百姓辛苦筹集的粮食,可我们在做什么?在前方瞎混时间,一直在等,等所谓的机会?可什么机会才是好机会?”

    “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,南瑾昭不是一个善类,你们难度没有发现吗?自从我们开始救助北辰的百姓后,南瑾昭对北辰的百姓就狠了,不仅粮食全部抢走,就是衣物也全部抢走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是救还是不救?救,增加成本,我们实在没有那么大的能力,可不救,北辰的百姓就说我们冷血自私,他们不怨恨抢杀他们的南疆士兵,反倒恨上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斗米恩,升米仇。这事我们先前就商讨过,大家也想到了好办法处理。可是,南疆的士兵抢夺北辰的百姓越来越狠,我们能漠视不理,能不多帮一把吗?”

    凤将军许是憋了许久,一找到机会,就霹雳啪啦说个不停,且一句说得比一句重,指着一群将领,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他这番话,也引来了其他的将领不满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有将领不满的站了起来:“凤将军的意思是,我们不该帮了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凤将军被人打断了也不生气,他冷笑一声,道:“我怎么敢说不该帮。帮都不帮了那么多,也不差这一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阴阳怪气的干什么?本来就是,帮都帮了那么多,咱们也不差这一点。”截了凤将军话的将领,听出凤将军话中的嘲讽,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不差这一点。左不差一点,右不差这一点。左不差一天,右不差一天,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进展,在北辰空耗了上个月,什么也没有干,一仗也没有多。”凤将军的话,仍旧充满了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凤将军。这话不能这么说,这仗不是我们不打,是实在打不了。你也看不到了,对方有火药,要是打起来,我们只有送死的份。先前那一战,我们输得有多惨烈,凤将军你自己也看不到了,你总不能叫兄弟们去送死吧?这事,你干得出来,我可干不出来。”被凤将军指着骂的将领也不高兴了,站起来反驳。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口,立刻引来许多人的附和,“就是,就是。凤将军,对方的火药有多大的威力,你是看到的。咱们的老元帅,就是死在南疆人的火药下。而且,现在也不是我们不打,我们只是在等后方的增援。王妃说了,要给我们配一批火药,等到那批火药到了,我们就可以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借口!通通都是借口!你们对方有火药,杀伤力惊人,难道我们就没有吗?武二带来找粮食的是什么?武二带来投靠我们的是什么?南疆人有火药,我们也有,你们不动,并不是因为火药的问题。你们就是胆小、怕死,想要拖着……当然,也不排除你们把压力推给王爷和王妃。”凤将军的声音更大了,“等王妃命人送来的火药到了再开战?你们怎么不干脆等王妃和王爷来了,把南疆的人全杀了,再开战?”

    “是!上一次那战,咱们的老元帅,许许多多的兄弟,都死在南疆的火药下,南疆的火药杀伤力确实惊人,咱们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抗火药的威力,可是你们是不是忘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那一战,是南疆出奇不意,我们毫无防备,才会着了南疆的算计。现在,我们有了准备,且手上也有火药,南疆人还能轻易的,用火药杀死我们那么多兄弟吗?”

    “火药的威力是很强大,可也不是无敌。火药真要是无敌的,咱们王爷和王妃早就用火药,踏平了四国,根本不会给南疆人蹦哒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凤将军一脸不屑的说道,越说声音越大,越说气势越强,把坐在他对面的几个将领,压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坐在首位的大帅见状,叹了口气,主动站起来道:“行了,这事不必再讨论了。这段时间,我们确实很懈怠,战事没有任何进展,这本身就是一种退步。但,这也表示要咱们不管不顾的急着开战,拿人命去换惨胜,胜利很重要,将士们的性命也很重要。大家回去后,都仔细琢磨一下,先弄一个作战计划出来,咱们不能急于求成,但也不能坐以待毙。力求在合理的牺牲下,取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大帅这话,可以说是各打五十大板。当然,给凤将军的板子稍稍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,凤将军说的是事实,他们这段时间确实是太废了,确实需要加快脚步,尽快结束战争。

    不然,让南疆有了喘息的机会,他们要灭了南疆,就更难了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