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40没有错误的命令!

    提起惨死的凤祁公子,提起惨死的燕北军和燕北百姓,军中的将领一个个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日子这才过了几天,他们居然就把这些惨事给忘了,他们真的不应该。

    一个个将领都陷入了自责与愧疚中,许久过后,众人才平复下来,才有精力来分析青参将,在此战中的决定,是否是最好合适的。

    有人指出青参将没有乘胜追击,错过了一次灭了南疆的好机会,燕北的将领便就此事,展开了讨论。

    这世间之事,从来就不是一面,青参将当时做的决定,对与不对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就南疆目前的情况来说,如若青参将下令继续追剿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南疆士气大落,主将横死大半,他们要乘胜追击,必然能再砍下南疆一条臂膀,但是……

    值得吗?

    “我们打仗的都知道穷寇勿的道理,南疆人对我们来说,就是一群穷寇,我们要追上去打,自然能打的他们落花流水,可是我们这方的损失也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北辰的地方,我们还不算熟悉,南疆藏匿的地方,我们虽然摸清了,可我们却不知,这一种会不会有陷阱等着我们。追上去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有意思吗?南疆人不把命当命,不把将士的命当命,为了省粮食,可以把南疆像猪狗一样,驱逐到战场上任我们宰杀,我们能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!我们是人,有人性,我们都不会把南疆人当猪狗来看待,更何况是我们自己的人,我们燕北的士兵可以战死,但不可以枉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为青参将有错,这是一个好机会不错,但这个机会需要无数燕北将士的命去填,我不希望我们燕北的将士,为争一时之气而做无谓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这是认可青参将决定的将领,对青参将的正面评价,但也有持相反意见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青参将下令不追的原因,也不认为他有错,在战场上,做出这个决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事情上,青参将那时不管是出退兵的决定,还是做出继续追剿的决定,在我看来都没有错,都是对的。在战场上,不同的命令,自有不同的应对,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。青参将这个命令带来的后果,就是给了南疆人喘息的时间,让他们得以休身养息,让他们有了与我们再战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青参将的命令有没有错,我不做任何评价。在战场上,只要不是害得弟兄们无辜枉死,那么命令就是没有错的。我现在要说的是,你们有没有算过,我们跟南疆打了多久?取得了什么成绩?”

    那将领说完,也不要其他人回答,就自己回道:“我们远征北辰,跟南疆打了十个月,到目前为止,只拿下了十座城!你们是不是觉得,一个月拿下一座城很快?哼!这十个月,你们都在打仗,你们自己应该比谁都明白,这十座城甚至都不能说是我们打下来的,是南疆的人看着城中无利可图,把一城的老弱病残丢给我们,让我们收拾烂摊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疆人,攻下北辰一城,就抢走北辰一城的粮草、金银,他们以战养战,哪怕短时间内损失惨重,他们这一战也打得十分轻松。反观我们呢?我们是在北辰远征,我们的战线拉得极长,后勤补给的任务就极重。这十个月下来,你们算算看,我们浪费了多少粮草?”

    “是!王爷和王妃没有说我们做得不好,一直在后方为我们筹集粮草与物资,全力支持我们一战。可,你们就能心安理得的,浪费后方那些辛苦筹集到的物资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燕北,百废待兴,多少人在后方吃不饱,穿不暖。王爷和王妃举全国之力,助我们远征,可是……你们是怎么报答王爷和王妃的?”

    “上战场正面打,怕战死!对方惨败,乘胜追击,怕死伤惨重。一说到打仗,就想着怎么避免死亡,你们要这么怕死,上什么战场?在战场上,哪有不死人的?你们一个个前怕狼,后怕虎的,你们算是什么将士?”

    “哦,上战场怕死我就不说了,训练加大了,也一个个怕死、怕残,你们就这么点胆子,还来打什么仗?依我看,咱们退兵算了,左右这又不是咱们燕北的地方,打下又如何?不打下又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的将领姓凤,是凤家旁支的人,在凤祁死后,他参军,加入了燕北军。

    他是后加入的,但他在战场上敢拼敢杀,而且有勇有谋,没多久就得到了提拔,且位置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当然,他能爬得这么快,有他自身的原因在,但凤祁留下来的香火情也在。

    凤祁是为燕北牺牲的,是为保护燕北的少主牺牲的,凤祁死了,但凤家还在。

    凤祁留下的这份香火情,自然就由凤家人来继承人。

    是以,凤将军入燕北军后,就得到了各方的优待,而他自己也有本事,不比任何人差。

    这位凤将军,也是支持加大训练的人主将之一,他手底下的人,虽然没有像那些挑出来的人一样,将训练量翻倍,但也比平时多。

    他坚信,平时多流汗,战时才能少流血。

    因为,他就是这么做!

    除去睡觉、处理公务,他不是在打仗,就是在训练,哪怕是现在,身居高位,他仍旧没有停下训练。

    有他以身作则,他手底下的兵,自然不敢懈怠,一个个都是好手。

    而他也是主张乘胜追击的主要将领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与其他主张乘胜追击的将领不同,他并不认为青参将有的命令有错,决策有误。

    他只是认为对方过于保守,甚至……

    在他眼中,整个燕北军从上到下,都太过保守了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首要的不是保命,而是打胜仗,在打胜仗后,才有资格谈保命。

    可是,燕北军上下,首要提的却是保命。

    每次都想以最小的牺牲,换最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们的对手,不是蠢人,他们的对手是,差一点就统一了四国的南疆王南瑾昭

    不想牺牲,不想流血就获得胜利,那简直是在做梦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