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39好的伤疤忘了疼!

    此战结束后,燕北军中的几位大将军,本就打算召集一起议事,好商讨一下如何安排后面投靠的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燕北军中的将领很清楚,这批投靠的人,绝对不是最后一批。

    虽说南瑾昭的出现,稳定了南疆的军心,但南疆恶劣的情况摆在那里,南瑾昭根本养不起兵马,没有办法给手底下的人更好的生活,他手底下那些人背叛他,那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二是第一个,万千户是第二个,但绝不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要是树立宽厚待人,给投靠者优待的话,有武二一个就行了,万千户不错,但万千户晚了。

    他们树立出一个目标,去诱惑南疆的人就够了,再多下去对他们就不利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军中,可以允许有其他势力存在,可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发出来,甚至我们也可以允许南疆人的存在,但绝不能让南疆人做大。这不是本帅的独裁,也不是本帅霸道。任何人、任何势力都可以在燕北军中获得至高地位,但南疆人绝对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在议事前,燕北军的大帅,就先一步把“丑话”说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他们扶起武二,那是不得已为之,且武二自己也有本事,又识趣,但这并不表示,他们放下了对南疆的成见,放下了对武二的成见。

    相反,正因为武二出色的表现,让他们忌惮更深。

    南疆这些人,被南瑾昭压得太久了,一个个野心勃勃,一个个充满了奋斗的**,而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给南疆人一口饭吃,可以容忍南疆人活下来,但绝不能容忍南疆人掌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们不能容忍,死去的十几万燕北大军也不能容忍,死去的凤祁公子更是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大帅说得对!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不能让南疆人,在我们燕北军中坐大。燕北军是我们燕北人的燕北军,是我们王爷的燕北军。要让南疆人在燕北军中起来了,要让南疆人领导我们燕北军,就算我们能同意,死去的兄弟也不能同意,死在南疆人手中的燕北百姓也不能同意,还有……凤祁公子!”

    说到凤祁公子时,那人一默,声音哽咽,眼眶都红了……

    而其他人亦是面色一凝,一个个都没有说话,面色凝重,陷入了悲伤之重。

    长泽的小脸也是绷得紧紧的,眼眶隐隐泛红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凤祁公子的。

    他娘的师兄,要不是凤祁公子,他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后来……

    那些人,拿他去换凤祁公子的命时,死去的凤祁公子又救了他一回。

    他娘说,他的命是凤祁公子救的,以后,他不仅仅是他爹娘的孩子,也是凤祁公子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凤祁公子,长泽就想到了,他爹和娘跟他说的燕北惨状,一时间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……”长泽拉了拉小狼崽子衣服,带着哭腔道:“我……差点就忘了燕北的惨状,差点就忘了义父的惨死。我还觉得武二很不错,应该给武二机会,你说……我是不是太坏了?”

    武二是南疆人,当年那一场南疆对燕北人的大战,武二也参加了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武二就是杀死他义父的人,可他却欣赏一个仇人,为一个仇人抱不平,他真的是太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你的错。”小狼崽子一默,摸了摸长泽的头,低声道:“世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过去再惨烈,过去再痛苦,时间久了,总会淡忘。”

    就像有些人,站着说话不腰疼,要人放下仇恨一样。

    什么,时间都这么久了。

    过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    当年还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句一句,好似很有道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被伤害的人,会因这些话就不痛吗?

    惨死的人,会因这些话就复活吗?

    是!

    逝者已矣。生者如斯。

    人死都死了,我们得为活着的人着想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连最近的人,都忘了亲人惨死的仇,都能不把亲人的惨死当一回事,还有谁会记得他的仇?他死前的不甘?

    就像燕北的事!

    燕北数十万大军,近百万百姓,死在南疆人的屠刀下,要是燕北人轻易的就放下仇恨,与南疆一家亲,小狼崽子会看不起燕北人。

    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,是一个懦夫,一个让人看不起的懦夫。

    长泽先前对武二多有欣赏,但在处理武二的事情上还算冷静,也很有理智,并没有因为武二是个人才,就放下对武二的防备,大力栽培武二。

    这些小狼崽子都看在眼里,他虽然不是很赞同长泽的做法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,他这人太过极端,他的想法并不一定是对的。是以,他从不干涉长泽的决定,也不左右干涉的想法。

    长泽不是他,长泽没有经历他经历的那一切,长泽不需要像他一样,背负着刻骨的仇恨成长。

    长泽是未来的王,是要掌管这天下的人,长泽不能是一个偏激的人,不能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。

    长泽,他要有大爱,他要能容天下人。

    南疆人虽然可恶,但他可以主张把南疆人杀光,为燕北人报仇,为死去的凤祁公子报仇,可长泽不可以。

    长泽真要这么做,长泽是未来的王,他要表现出对南疆人的刻骨仇恨,会让南疆人更加的团结,会让那散涣的南疆人拧成一股绳,转过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拉拢,分化,才是对付南疆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而且,有了南疆这个例子在,他们要收复其他人也就更容易了。

    是以,他明明恨不得杀了武二,杀光所有的南疆人,他还是克制自己,压制自己对南疆的仇恨,甚至不去左右长泽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长泽意识到了这一点,小狼崽子也不介意给长泽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就算长泽日后,为了施政需要,无法杀光南疆所有人,也会压制南疆人,也会厌恶南疆人,不会给南疆人起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不是所有南疆人都是可恶的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惨死在南疆人手下的燕北百姓,他们何曾可恶?

    他们惨死的时候,那些“无辜”的南疆人,可有为他们求情?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