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00章600交待,可以动手了!

    第600章 600交待,可以动手了

    纪云开靠了萧九安的背上,闭着眼睛,不肯让眼中的泪落下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过去的都过去了,重要的是当下,是眼前……

    察觉到纪云开放软了身子,萧九安不由得走得更稳,好让纪云开靠得更舒服。

    许是太累,许是打从心底信任萧九安,在萧九安一晃一晃的行走中,纪云开慢慢地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,萧九安知道纪云开睡着了,走的更慢也更稳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惊醒纪云开,萧九安一路背着纪云开,下了山也没有把人放下来,甚至放弃骑马,就这么背着纪云开,不紧不慢地朝镇外的庄子走去。

    暗卫一路跟随,就这么看着萧九安背着纪云开一步一步走下山,走出镇子,走到镇外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暗卫看着他们家王爷背着王妃,从天黑走到天亮;看着他们家王爷,一路上保持一个姿势,连手腕都不曾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是眼花了吗?”暗卫三号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恨不得走上前,看个仔细。

    暗卫跟随萧九安数年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们家王爷是个多么冷情的人,他们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居然有这么暖,这么贴心的时候?

    “你没有眼花,相信我,因为我也看到了。”暗卫二号敲了暗卫三号一记:“安静一点,别让王爷听到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暗卫一号板着脸点头:“王爷听到没事,要是吵醒了王妃,我们也帮不了你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暗卫三号用力点头,可仍旧忍不住压低声音感慨一句:“王爷,从来没有对谁这么过好。王爷,真的是把王妃放在了心尖上。”

    只有放在了心尖上,才会这么用心,才会一个晚上都不换一个姿势,就是怕把人惊醒。

    只有放在了心尖上,才会这么细心,才会一路慢慢地走,就是怕走的太快,把人颠醒。

    只有放在了心尖上,才会这么放心,才会把背后交出来。才会任由王妃的双手环在脆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他们跟随王爷多年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王爷的防备心有多重。

    别说背后与颈脖这么重要的地方,普通人就是连靠近王爷,都是不允许的事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以后可得明白轻重,别再让王妃受伤了。”暗卫一号趁机敲打另外两个。

    暗卫二号默默点头,暗卫三号则连连发誓,以性命保护王妃的安危。

    暗卫的声音压得很低,然夜深人静,萧九安本身又是武功高强之辈,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听到,更不用提暗卫的说话声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惊醒纪云开,萧九安并没有让他闭嘴,而是放任他们一路嘀咕,打算等回去再收拾这三个敢私下谈论主子私下的暗卫。

    他最近果然是太好说话了,以至于连暗卫都敢私下议论主子的事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说的没有错,但还是不能容忍!

    天方亮,庄子上并没有人活动,除了巡视的护卫外,萧九安背着纪云开步入庄子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和暗卫一样,看到萧九安背着纪云开走进来,护卫都惊呆了,嘴巴张的大大的,都能塞下一颗鸭蛋了,要不是暗卫提前提醒了,护卫肯定会惊得大叫。

    太惊悚了好不好!

    他们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,还没见过王爷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过,就是十庆郡主也不曾呀。

    护卫们目瞪口呆地僵在原地,萧九安一路目不斜视,只认真看脚下的路,一路稳稳当当地把纪云开背到房间。

    然,就在萧九安考虑是背着纪云开在房间转圈,让她继续这么睡,还是地把人放到床上之际,突然响起一阵鸡鸣声……

    “喔喔哦……”

    天亮了,庄子上公鸡醒了,扯着嗓子大喊,这一声响就把纪云开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还未睁开眼,身子微动,萧九安却是不敢动了,生怕纪云开动作太大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便看到了……萧九安的背,一时间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居然趴在萧九安的背上睡着了?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高冷的应了一声,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看似利落干脆,然动作却很仔细,至少没有弄疼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我睡多久了?”坐在床边,看着外面的天色,纪云开再次呆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一觉醒来,天就亮了?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背着纪云开一个晚上,一直都是一个姿势,饶是萧九安再不凡,双手也僵的没有知觉,腰似乎也挺不直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是不会告诉纪云开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叫醒我。”纪云开刚睡醒,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,就算不是撒娇,也有那么一点娇嗔的意味。

    萧九安听的心神一荡,顿时手不酸了,腰也不疼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想睡便睡。”萧九安努力用严肃的语气,压下上扬的嘴角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告诉纪云开,其实他很愿意背着她,慢慢地走。当然,要是她一路清醒的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路背着我,走回来的?”如果是骑马,一颠簸她就会醒,绝不可能直接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“一点路罢了。”萧九安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觉得这段路有多长,如果纪云开愿意,他可以背着纪云开走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天都亮了,你至少走了三个时辰,哪里只有一点路。”纪云开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只觉得眼眶湿润,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那么爱哭的人,可是今晚却两度想要落泪,而且都是因为一个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,这个男人真的让她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醒我的。”骑马的话,他们最多一个时辰就能赶到,两人都能好好休息,这一路走来,萧九安背着她得多累?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微弯的腰,和僵硬垂在身后的手,纪云开再也顾不得其他,忙跳下床:“你的腰和手还好吗?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然,她刚一上前,门外就传来护卫的通报声:“王爷,大护法交待了魔教老巢的路线了。”

    护卫这一嗓子,生生止住了纪云开的脚步,也止住了两人的脉脉温情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