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8章598妻奴,唯妻命从之!

    第598章 598妻奴,唯妻命从之

    刘渊一直想要找机会,试一试萧九安的深浅,现在萧九安应下与他过招,他自然不会错过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刘渊片刻也不等,当即让人退开,摆出架势,示意萧九安先出招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不多言,手腕一动,取下纪云开缠在腰间的藤条:“借你的藤条一用。”

    藤条每一天都会被纪云开用异能温养,哪怕是放了上个月,仍旧是鲜绿的,看上去就像是刚砍下来的一样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根藤条已不是普通的藤条。经过异能反复温养的藤条,比之普通藤条强出不止百倍,甚至可以说是刀枪不入,哪怕是大火,在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它。

    这么一根藤条,可以说是杀人利器,比之萧九安用的长软剑还要强上三分。

    然,萧九安此举在刘渊看来,却是不重视他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擅长用长软剑,但藤条与长软剑是不一样的。”虽是过招,也该尊重对手吧?

    且,他的实力比之九安,应该是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临阵换武器,九安拿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擅长用长软剑。”他擅长的是重剑。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手腕一动,一股内力灌入藤条中,只听见“唰”的一声,藤条立刻变得笔直,藤条上的叶子一片片立起,翠绿的叶子如同刀子一样,闪着荧荧的绿光。

    但凡有眼睛的人,看到这一幕都知道这根藤条必然不是凡品,不说萧九安擅不擅长用长藤这一类的兵器,就长藤上的叶子就足够让人忌惮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看上去倒是不错。”刘渊这才正眼打量萧九安手中的长藤,越看心越惊。

    他原先以为这是用什么特殊材料,打造出来的一把兵器,仔细一看才发现,这就真的是一截藤条,一截长出来的藤条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养的?”刘渊再次看向纪云开,这一次眼神凝重多了,至少是把纪云开当成了个人物。

    然,纪云开并没有受宠若惊,她神色平淡的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对她来说,刘渊的排斥与重视都一样,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是天医谷谷主的关门弟子?”刘渊又问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刘渊肯定是想多了。果然,有什么样的上司,就有什么样的下属,徐子期爱自我脑补,刘渊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没有解释的意思,她沉默地点头应下,算是承认了刘渊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不错。”刘渊赞许的点了点头,看纪云开的眼神多了一丝满意,只可惜不管是纪云开还是萧九安都不在意,倒是徐子期在一旁连连点头,为纪云开高兴。

    萧九安用长藤作为武器,刘渊自然不可能空手,他擅长用长枪,此刻自然也是用长枪。

    兵器这东西,一寸长来一寸强,萧九安手中的长藤与刘渊的长枪不相上下,在兵器上两人都无优势。

    先前还不曾多想,一动起手,发现自己的长枪在萧九安手中讨不到半点好,刘渊才反应过来,萧九安用纪云开的长藤,并非出于什么礼让,而是要削弱他兵器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真是半点亏不吃。”刘渊长枪一挑,逼退萧九安后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说话,后退的同时甩出手中的长藤。在萧九安手中,长藤如同活物,在半空中闪出数道光芒后,缠住了刘渊的长枪。

    刘渊本能的一扯,在发现动不了萧九安,便将长枪反转,意图将长藤甩出去。

    然,缠在长枪上的藤条似有意识一般,居然跟着反转,依旧缠在长枪上,任凭刘渊怎么动,都缠得紧紧的……

    这下,就是刘渊也不得不重视。

  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,刘渊再次以飞速转动手中的长枪,甚至使出了,他对强敌才会用出来的力拔千斤,然不管他怎么动,长枪转的有多快,翠绿的长藤都紧紧地缠在长枪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刘渊明白,萧九安手中的长藤不一般。

    而趁刘渊的注意力放在长藤上,萧九安突然一动,轻扯长藤,只见刘渊手一松,长枪飞了出去,被长藤甩出数百米远……

    “承让了。”一击完毕,萧九安收回长藤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刘渊当即愣住,看了一眼空空的手心,又看了一眼又退到纪云开身旁的萧九安,不由得失笑:“你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明显是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论实力,萧九安并不是他的对手,但就算是他,这个时候也没有资格与理由,指责萧九安取巧。

    虽是过招,可也是比试,赢了就是赢了,输了就是输了,至于过程怎样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拿那长藤给我……”刘渊正欲让萧九安把长藤拿给他看一眼,就见萧九安认真的、严肃的,将长藤绑在纪云开腰上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亲手将长藤从纪云开的腰间绕过,亲手将长藤一圈一圈缠在纪云开的腰上,动作很慢,很仔细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大庭广众之下,就做出搂搂抱抱的事。

    刘渊哭笑不得,让他更哭笑不得的是,萧九安将长藤缠在纪云开的腰上后,转身,一脸认真的道:“我夫人的东西,只有我能碰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例外?”刘渊扬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例外。”萧九安点了点头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旁人半点也不能碰?”刘渊又问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脸严肃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碰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手碰剁手,脚碰剁脚。”萧九安说的很慢,一字一字,严肃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徐将军曾用过。”刘渊突然记起,徐子期跟他说过,纪云开的长藤不一般,他还试过。

    “我夫人愿意的,不一样。”萧九安不急不慢,但说出来的话,却能把刘渊咽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能让她同意,是不是也能看?”刘渊不相信,看上去冷漠骄傲的九安居然是一个妻奴,唯妻命从之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同意。”萧九安说得肯定,让刘渊忍不住反问: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可以问她。”萧九安侧身一步,让刘渊可以看到他身后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然,不等刘渊开口,纪云开就面带微笑地道:“对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不提萧九安今晚对她的维护,就冲夫妻间的相处之道,她也不会当众拆萧九安的台,不给萧九安面子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