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35力挽狂澜的他!

    南疆的大军完了!

    他们的信念垮了,他们已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,也对南疆失去了所有的信心。

    此刻,武二终于明白,为什么燕北军会有规定,要所有的将军都冲锋在前,撤退时,要所有的将军都在后方。

    无关危险与否,而是他们在,所有的士兵都会安心,都能坚定信念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,就是军心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安稳,军心就稳了。

    此刻,南疆失的就是军心,而军心失去了,想要再夺回来,就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这不,南疆的大将军终于找到机会,可以见缝插针的解释,解释他并不是想丢下众人跑,他已下达了撤退的命令,也挥下了退兵的令旗,可是他们不听。

    而且,他独自离去,也不是丢下他们,更不是因为危险就要跑,他只是要去寻找对策。

    燕北人太狡诈了,一直在煽动人心,煽动他们南疆人自己人杀自己人,他后退只是为了寻找对策,绝没有丢向众人独自逃跑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很给面子,在听到大将军的声音后,他们就齐齐闭嘴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偌大的战场只有风声。

    燕北军也保持沉默,并没有趁机灭杀南疆人。

    他们虽与南疆人有仇,但还不至于小心眼到,在这个时候动手杀人,而且比起杀几个人,他们更想看到南疆大将军与南疆王,失去人心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战场只有大将军解释的声音,燕北的士兵一脸嘲讽,南疆的士兵则是一脸冷漠,他们看着大将军,听着大将军虚弱的解释,麻木的脸上是嘲讽的笑……

    他们,虽然是低等人,打从出声就没有习过字,读过书,可他们不蠢。

    什么是真心,什么是假意,他们分得清,也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的大将军站在战车,仍旧满嘴的虚情假意,真正叫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大将军呀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倚靠呀!

    南疆的大将军说了半天,依旧不见众士兵动容,心里着急不已,不由得提高音量大喊,“你们不要上当,这一切都是燕北人的阴谋,是武二的阴谋。武二他在煽动我们,他在离间我们,你们不能上当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南疆人与燕北人是生死大敌,燕北军不可能真心对你们好,也不可能真心对武二好。武是他们的走狗,你们不能听他的话,更不能相信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撤退,我只是在寻找应对之策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!”就在南疆的大将军,喋喋不休,拼了命的解释,想要众南疆的士兵相信他时,一道银光从突然从高处飞下,直击大将军……

    只听见咻的一声,就见银光闪过,大将军已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南疆的士兵,正一脸麻木、冷漠的看着大将军,想要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,却不想大将军突然死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此时,一道身影,紧追着那道银光而下,在那道银光落下的瞬间,那道身影先一步弯下脸,伸手,接住了那道银光。

    “本座来晚了,众位将士们受委屈了。大将军罪该万死,本座已将他诛杀,还忘众位将士原谅本座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,在大将军身旁站地,高高的站在马车上,英姿勃发,气宇不凡,俊美异常,他的每一个字都坚定有力。

    而此刻,南疆的士兵们,也看清了这道身影的面目,还有他手上的银光。

    “王!是王!是我们的王!我们的王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人大喊一声,随着无数人跟着高喊:“王!王!您终于来了!您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原来,这道身影就是南疆的王南瑾昭,而那道银光就是南疆的圣物,银蛇。

    南瑾昭一直在高处,看着整个战局,见大将军失了人心,控制不住战况,南瑾昭就知道,他该现身了。

    此刻,南疆的士兵,就像是无助的孩子,看到父母来了,一个个哭得委屈至极。

    “是本座不好,识人不明,不知大将军如此胆小破事,让众位将士受委屈了。本座对大将军信任有嘉,将军中所有事务,全权交给大将军处理,却不知大将军包藏祸心,居然擅改本座定下的规矩,纵容他的人抢夺军功,瞒报众位将士的功劳,甚至私下贩卖粮草,致使军中粮草短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本座知道了,就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再发生。本座向你们保证,本座手底下的每一兵,都会得到公平、公正的待遇,以后吃不饱,抢夺军功的事绝不会再发生,你们也不用担心,自己的战利品被人抢夺。本座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,在本座的眼皮底下发生。”南瑾昭面不改色的,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大将军死去。

    大将军已死,而死人是不会反驳的,这黑锅他不背,谁背?

    “王!王……我们,我们……”在武二再三煽动下,也不曾动背叛南疆念头的人,此刻听到南瑾昭的话,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武二看着他们,眼中泛着寒光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,南疆人打从被出生,就不断的被洗脑,认为自己天生低人一等,认为自己天生就是费用,只能倚靠主上而活。

    他们南疆这些低种姓人,打从一出生就被人教导的只有奴性,只懂顺从、听话。他们一个个奴性深种,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说服他们。

    武二一直都知道,南疆奴性深种的人很多,但他还真得不知道,发生这么多事,一次又一次被那些高贵的人推出来送死,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仍旧不改奴性,只要南疆王给他们一点好处,一点甜头,他们立马就对南疆王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一群记吃不记打的蠢猪,真是活该去死。

    武二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看着不远处大将军的人头,心里恨得不行。

    就差一步,就差一步他就能拿到大将军的人头,可以带到燕北立功,可却被南疆王给截了,真正是可恶。

    不过,气归气,武二却明白。南疆王回来了,南疆的这些士兵,就不再是那么好煽动的,而现在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