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7章597惊艳,我陪你过招!

    第597章 597惊艳,我陪你过招

    带着丑陋面具,刻意收敛气息,站在刘渊身后的萧九安,几乎没有存在感,至少北辰的士兵就没有人注意到他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甚至徐子期眼中也只有走在前面,气势不凡的刘渊,根本没有看到他身后的萧九安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却在第一眼,就看到他,看到他缓缓走来,看到他在看她,看到他的眼里只有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唇角不由自地上扬,浅色的唇轻启,无声地说出三个字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声音,只有唇微动,但是萧九安却看明白了,他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纪云开身上,动作缓慢却韵味十足,让人不由自地把目光放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就这么看着,看着萧九安缓步走到他面前,看着他脸上的面具,想着他面具下的表情。

    明明也就是十来天不曾见面,先前她在燕北王府,经常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萧九安,她也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眼里却只有他,心里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喜悦,说不明,道不清,甚至刘渊走到她面前来了,纪云开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刘渊朝徐子期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呆滞的纪云开,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纪云开也不是那么讨厌,就冲着她的眼里只有九安这一点,他就应该对她容忍度高一些。

    徐子期注意到刘渊的视线放在纪云开身上,生怕刘渊不喜欢纪云开,悄悄扯了扯她的衣服,提醒她:“云姑娘,你发什么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猛地回过神,这才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刘渊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极少会不自在的纪云开,脸瞬间就红了,尴尬地道:“对不起,我失神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,她又不是没有见过萧九安,且萧九安今天带着一张这么丑的面具,她怎么就看他看到失神了?

    简直是丢脸死了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一脸不自在,刘渊难得对她和颜悦色:“无妨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她的脑子现在还不太灵光。

    萧九安唇角轻扬,带着一丝无奈与宠溺,上前握住纪云开的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要去哪?”徐子期一怔,连忙挡住纪云开的去路。

    他倒不至于像纪云开一样,眼里只有一个人,他发现了萧九安的存在,却没有把目光放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回去。”萧九安皱眉,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徐子期年纪大了,要不是知道徐子期有家室,且与妻子十分恩爱,就冲徐子期对纪云开的维护与紧张程度,他都会忍不住出手,揍徐子期一顿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的女人,任何人都不得觊觎,更不能窥视。

    “回去?将军,云姑娘不留在军中?你让她去哪?”将军才认找到的女儿呀,不要多相处两天吗?

    刘渊知道萧九安不高兴,怕萧九安拿他的手下出气,便说道:“云姑娘自然是要跟他的夫君回去,怎么能一直留在军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是……”将军说的好有道理,他竟是无法辩驳,可是云姑娘走了,接下来的安排开采黑泥与黑石块的活,由谁来做?

    黑石块无法燃烧,只能起到辅热的作用。黑石山里的黑泥,也不是所有的都能燃烧,这些都需要经过反复测试,虽说测试的方法云姑娘都告诉他们,可没有云姑娘盯着,他们不放心呀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鬼地方到了晚上,不点火把看不清,可又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点火把,且也不是什么火把都能点。这些乱七八糟的琐碎事,先前都是云姑娘给他们安排好的,他们只要照做就行了,现在云姑娘要走,谁来给他们安排?

    就算这些事有人做,可他还是不放心呀。

    先两天,就有一个小兵不听话,在不能用火把的地方用了火把,直接把地面炸出一个大坑,死了数十个人。

    云姑娘要走了,同样的事情,指不定还会发生。

    徐子期心里焦急,不等刘渊寻问,就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。末了,还不忘补一句:“将军,你看能不能让云姑娘多留两天?”至少帮他们把安全与不安全的地带,全都标出来呀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可都是精兵,每损失一个,他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他的兵要是死在战场上,他也就不说什么了,死在战场上,那是技不如仁,可是……

    因为不注意或者不懂而死在黑石山,那可真是憋屈了。

    “她有这本事?”刘渊听到徐子期的话,着实愣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知道纪云开成天与徐子期往外跑,也知道纪云开帮着徐子期一起,安排挖黑石与黑泥的事。

    但因为他把事情全权交给徐子期处理,并没有过问细节。是以,他根本不知道纪云开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十分能干,不仅能干还能打。”一提起纪云开的本事,徐子期就兴奋了,连比带画地说道:“将军,你不知道,我手下的兵一对一,全都不是云姑娘的对手,三个加在一起才勉强能与云姑娘打平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有这本事?”刘渊眼眸微抬,扫向纪云开,却见纪云开一脸平静,并没有因为徐子期的夸奖而骄傲得意,也没有故作谦虚的矜持,纪云开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一副懒得搭理徐子期的样子。

    刘渊赞许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与本将军过两招,如何?”

    人与人就是如此,当先入为主的讨厌一个人,你看她做什么都不顺眼。当你觉得那人没那么讨厌,她又再做出点成绩,你就会特别惊艳,甚至会推翻对她的全部看法。

    刘渊现在看纪云开,还不至于到她做什么,刘渊都欣赏的地步,但冲着萧九安对纪云开的重视,刘渊就不会给纪云开难堪,看她也会顺眼许多。

    然,不等纪云开说话,萧九安就上前一步,把纪云开挡在身后,看着刘渊,一字一字地道:“我陪你过招。”

    “你?好呀。”刘渊一怔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可随即很快又应了下来,生怕萧九安反悔。

    九安他……绝不是一个,会主动跟人过招的人。

    他出手,要么杀敌,要么应敌,能让萧九安过招的人,迄今为止也只有萧家那位少主。

    不过,今后又多他一个,这样的机会,他怎么会错过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