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32大军叛乱了!

    自打武二带着人叛逃到燕北,开了这个先例后,大将军就知道,后面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叛逃。

    他把手底下的人盯得更紧了,同时不断地告诉他们,燕北与南疆知道之间有生死大仇,燕北人对他们恨之入骨,武二等人就是叛逃到燕北也没有用,他们活不下来的,就算活下来了,也活不久。

    数十万燕北军惨死在他们南疆人手里,燕北人恨不得剥他们的皮,喝他们的血,怎么可能接纳武二等人?

    就算燕北人,真得接受了武二等人的投降,那也是为了让武二等人当炮火,打仗的时候让他们冲锋在前,让他们去送死。

    而一开战,武二和他带到燕北的那一群人,就被安排在战场的最前方,这一点充分应证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看到武二等人,出现在战场最前列,看到他们一开始,就冲在最前面,大将军心里是高兴的……

    武二等人如他所言,在燕北军中成了炮灰,他就不用担心手下的兵,叛逃到燕北军去了,也不担心身边的人,拿他的人头去向燕北军投诚了。

    看到武二等人冲锋在前,他甚至有一种燕北军,也不过如此的得意感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一巴掌!

    不过数月,武二和他带走的那群下等人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一个个彪悍擅战,在战场上虽不像燕北军那样,有以一敌百的勇猛,可一个打十个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武二那群人,原本就是他们南疆的人,十分了解南疆的打法,也十分了解南疆的弱点。

    一交手,他们这边就露了怯,露出了颓势,让武二等人有了可趁之机。甚至,燕北军都没有真正出手,他们南疆就失了胜算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此战没有想过取胜,甚至都是抱着死一批人的想法开战的,但这并不表示,他愿意让他手下的人,死在武二这群叛徒手中。

    武二是他南疆的兵,在他们南疆的时候不显,一到燕北就变得能打能杀了,要是只有武二一个人变化这么大,他还能接受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那带的那批人,一个个都像是变了一张脸一样,精气神皆不一样,杀起人来毫不手软,昔日的同僚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南疆出来的人,武二等人经过燕北军的调教,变得骁勇擅战,在战场上配合默契。这么鲜明的对比摆在眼前,就像是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大将军的脸上,无声地在说他这个南疆大将军无能!

    武二等人的成功,武二等人的勇猛,就等于在说他这个南疆的大将军,不会用兵,不会练兵。

    这是耻辰!

    而他必须消灭这个耻辱!

    可是,他还没有想到对策,就发现战场上的情况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在战场正中央,被大军围在中间,前方的战场离他很远。可此刻,也不知武二那些人是有意还是无意,居然一步步朝他所在的方向逼近,而他手下的兵,在武二等人的逼迫下,居然毫无胜算,只能连连败退,朝他所在的地方退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直觉告诉大将军不对劲,而他也在第一时间,派人前去查看战况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还是晚了!

    他刚把人派出去,与武二打得正欢的那批人,突然反戈,挥着刀,却转过身,将刀尖对准自己人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同一时刻,武二和他的那群兄弟,齐齐大喊:“兄弟们,我们在燕北好吃好喝,每天还能好好训练。在燕北,没有人逼我们上战场,没有人逼我们打前锋,是我们!是我们主动请战!是我们自己应战!是我们想要杀敌攒军功!是我们想要立功得封赏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听我的!拿起刀,杀光这些把我们当猪狗一样驱使,明知我们打不过,也要逼我们上战场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武二在这里保证,带着大将军和各位将军的人头前来投靠,燕北军一定会厚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看我们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在燕北人人可以晋升,我们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在燕北大将军从来不躲在人后,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的,你们看我们的青参将,他已是参将,却与我们并肩杀敌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杀呀!杀死这些狗养的东西。杀死这些,不把我们当人看的东西。杀死这些,吸着我们的血,踩着我们的尸体往上爬的贵族们。杀死他们,你们就能立下大劳,你们就能在燕北有房有地,就能在燕北娶妻生子,过上平淡安稳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杀呀!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战场上,在打斗的最激烈的时候了,不仅抵挡武二的主力反水了,武二更是厚颜无耻的,在战场上煽动其他人叛变。

    而武二他们的话,也确实极具煽动性,在他的话落下时,好几个副将身边的人,都拔出刀砍他们的亲卫,同时亲卫也拔了刀,只是……

    大半的亲卫,还来不及将刀挥出去,就被那副将给宰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那副将看到亲卫拔刀,根本不知他是要保护自己,还是要举刀杀他好去燕北军那里投诚。

    南疆军中,大部人都是自私自利的,为了让自己活下来,杀死一两个无辜的人,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几个副将,根本不在意宰了几个亲卫,只要他们自己能活下来,别说杀亲卫,就是杀亲爹,他们也能下得了手。

    副将杀亲卫,亲卫杀身边意图叛乱的人,而也有亲卫举刀,砍向身边的副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南疆大军乱成一团,你一刀,我一刀,根本分不清敌我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就有人在背后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而为了防备,哪怕没有叛逃之心,也会忍不住出手斩杀身边的人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片混乱中,最先反应过来的,是南疆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他看到南疆军中乱成一团,又气又怒,想到他们的王,正在高处看着他的反应,心里更是窝火。

    他在亲卫的保护下,想要后退却是不敢,只能勉强维持大局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