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31大功劳到手!

    武二主动站出来,表示要冲锋在前后,他的兄弟也跟着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从南疆叛逃出来的,他们很清楚大将军身这有多少人,也清楚想要突破重围杀了大将军,有多么的难。

    哪怕有昔日的同僚做内应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仍旧选择站出来,因为他们相信武二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也纷纷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确实,在武二说到此事事先没有任何安排,也没有任何计划和部署,只是临时起意,甚至燕北军都不会给他们提高帮助,他们此战风险性十分高,可他们仍旧选择冒险一博。

    武二比他们更得燕北军重用,武二也比他们更能吃苦,更能拼,很明显,他们这一群人当中,未来混得最好的,必然是武二。、

    如果,他们这些人中,只有一个人能混出头,那人也必然是武二。

    现面,武二都敢拿命,去博这一场富贵,他们为什么不敢?

    左右,不就是拼一场嘛。

    赢了,他们离武二许下的美好未来,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输了,也不过是一死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没有叛逃,没有投靠燕北军,指不定早就就饿死。

    看看战场上那些南疆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们不相信,南疆的将军们看不出,那些南疆兵根本不是燕北军的对手,这一战也毫无胜算,可是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那些将军看得明明白白,却仍旧要让南疆的士兵往前冲,任由南疆的士兵在战场上做无畏的牺牲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往前冲的,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呀!

    要是他们的牺牲有价值还好说,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们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,因为……

    就是死再多南疆士兵,也不可能撕开燕北军的防线,也不可能打赢燕北军。除非南疆用火药,可他们在战场上,根本没有看到火药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们不用想也知,南疆那群将军明知南疆不敌,仍驱使士兵上阵,不是为了打仗,而是为了合理的死一批人,好节省粮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他们在南疆的时候遇到过很多次,刚开始会愤怒、会想着反抗,而次数多就习惯了,也冷漠了。

    左右死的不是自己,左右最终自己活下来了,而且死的多了,他们活下来的人,才有足够的粮食,不用饿肚子,不是吗?

    这种观念在很长一段时间,都影响着他们,也让他们无法信任身边的人,就怕身边的人,什么时候把自己推出去送死,好节省那一口粮食。

    直到,他们叛逃到燕北,被燕北军一再洗脑,受燕北军的军规、军风影响,他们才明白这种想法是错的,是要不得的,是会害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明白错了又如何?

    当年死去的人不会再活过来,而现在他们也救不了,那些被驱赶到战场上,即将死在战场上的昔日同僚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能做的,就是用昔日同僚的尸体,来垫定自己在燕北军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其实,仔细想想他们仍旧没有变,他们仍旧是那个自私自利,冷眼看着同僚惨死而无动于衷的南疆士兵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燕北军,迟迟无法真心接纳他们的原因。可他们知道也改变不了,同人不同命,他们出身南疆,这是他们的命!

    一行人与武二商量好后,就不再耽搁,他们眼中的迟疑与不安,被坚定与狠绝所取代。

    此战,只许胜,不许败!

    武二这边商量好了,借着打斗的缝隙,冲到最前方,与南疆那个小头目接洽,双方没有多言,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,但已足够让双方明白,接下来要怎么做了!

    接下来,整个战场都由南疆人掌控了。

    以武二为首的叛逃到燕北的南疆兵,不断的砍杀南疆现在的士兵。

    地上,倒下的南疆士兵越来越多,双方的人马都有,但总体来说,武二这边的牺牲不算大,而且武二这边的人一倒下,就会有医护兵上前,将人抬下去治疗。

    此举,可以最大限度的,减少将士们在战场上的伤亡,可也只有燕北,才会担心将士们的生死,南疆只嫌死的人不够多,又怎么会浪费药物去救治伤兵。

    小头目身边也死了不少人,但这些人并不是他的心腹亲信,不过是被他鼓动来送死的。

    他看到武二一行人,砍杀的拼命,立刻挥举大刀高喊:“兄弟们,跟我一起上,杀了这群叛徒,杀了这群狗养娘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,你他娘的不是人。当年,咱们一起上阵杀敌,现在你却举刀砍向兄弟。大将军那么重视你,许多重要的事都交给你做,还把你提拔起来了,你不知道感恩就算了,居然带着人背叛大将军。武二,你说,你对得起兄弟!对得起南疆!对得起大将军吗?”

    那小头目一边喊,一边挥刀,每一次都十分用力,可是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刀落下,都很轻,别说伤不了,就是伤了,也只是砍在不重要的地方,绝不会伤极武二和他身后那些人的要害。

    武二也看得明白,知道对方是在卖他好,他虽不在意,可他身后的兄弟在意,他朝那个小头目使了个眼色,表示他知道对方的好意。

    那小头目看到了,眼前一亮,喊得更起劲了,手中的刀也挥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武二这边也是一样,对旁的人下手绝不留情,每一刀都致命,可对小头目和他身边的人,则是高高举起刀,轻轻落下了,便是伤人也是伤个胳膊一类的,尽量不给对方留下致命或者致残的伤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以后还是要共事的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两边人马越打越激烈,越打越狠,而打着打着,两方人马也从左打到右,从右打到中间,又打了回去,而后又在武二等人的逼近下,离南疆的指挥营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武二一行人,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大将军,心中一片火热,虽然在跟小头目他们打,可一双眼睛却不由自主,朝大将军身上转去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大将军,坐在战马上,身边站满了亲卫与幕僚。

    他坐得不算高,但也不算低,正好可以统览整个战场,却又不会成为箭靶子。

    他看着武二那群人,打着打着,朝他这个方向逼近,不由得皱眉:“你们,有没有觉得不对?”

    自打武二叛逃后,大将军就绷紧了一个弦,每时每刻都在防备身边的人,生怕他身边的人会成为第二个武二。

    而此刻,战场上诡异的气氛,让他们莫名的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有什么事要发生了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