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29为了下一代而努力!

    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既然用了武二,现在再去想武二是不是忠诚的,那一点意思也没有,一切……

    只看武二的表现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武二,他在离开大帅的营帐后,整个人就冷静了下来,刚刚兴起的那一点点激动和紧张,也被他很好的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还不是他能骄傲的时候,他也知道,他离那个坐在营帐内的将军们,还很远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这一辈子,都不可能有机会,能和那些大人物一样,坐在营帐里指点江山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终归是有希望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在南疆,种姓和依附的制度,让他们永远不可能往上爬,哪怕他拼了命的立功,在战场上杀敌,他的功劳也是他的主上的,跟他这种人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遇到好一点主上,也许他能往上走一步,会比其他低姓氏的人强,可他永远不可能超过他的主上,与他的主上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在本事大,主上要想用他,或者看他顺眼,好一点的会给他赐住房,甚至还会给他赐妻子,可是……

    那房子不是他的,如果有一天,他惹得主上不快,他的主上就能把房子收回去。

    生出来的儿子,也得为主上卖命。

    甚至,要是主上看上了他的妻子,他的妻子也会成为主上的。

    到了燕北后,他无时无刻不在想,他当初是怎么在南疆活下来的?

    他的祖祖辈辈,又是怎么在南疆活下来的?

    那样的一个地方,真的不适合像他这样的人生活。

    好在,他离开了南疆,他有了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从大帅的营帐走出来,武二压下了激动与得意,心中却升起了一股希望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次要是成了,他立了大功,便是大帅也压不住他上升的机会,便是所有燕北军都不喜欢他,也压不住他往上爬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制度,就是公平、公正。

    他立了功,就必须要往上升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他该死的喜欢这个规矩,喜欢燕北的一切。

    武二带着满满的决心和信心,告别了他的上峰青参将,再次冲入战场,跟他的那些兄弟汇合。

    “等会咱们配合万千户,朝大将军的方向打过去。”事关重大,武二不敢见人就说,只跟几个好兄弟说了一句,让他们打好配合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要……”那几个人虽然没有武二聪明,可也不是蠢笨如猪的人,听到武二的话,一个个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们就在战场上,要不是武二反应快,和他们挡了一记,他们此刻怕是已经牺牲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的都在干吗?这是在战场上?平时,我是怎么训练你们的?”武二帮人挡下了一记,脸却黑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你不要生气,我们只是一时太过震惊。”那两人又是感激,又是羞愧,他们不敢再乱来,打起精神应对眼前的状况,同时也不忘寻问武二哥,“武二哥,你的意思,要杀……那位?”

    那两人指了指大将军所在,武二身边的兄弟们,听到这话,也齐唰唰的看向武二。

    武二拧笑一声,道:“嗯。咱们要立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可,那位,那位……”那位是南疆的大将军呀,曾经是他们心中神一样的人物,他们现在要动手杀他,这,这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敢呀!

    武二知道他们担心,是以,武二没有直接强制的说什么,而是道:“燕北与南疆打完后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战乱。没了战乱,你以为咱们这些人,能有立功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武二的兄弟,肯定的摇头。

    别说和平时期,就是战乱时期,他们也不是燕北军的对手,要不是这一次他们主动请缨,动手又不是南疆,燕北需要借他们打击南疆的气士,根本不可能轮到他们上战场,让他们有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有立功的机会,就不可能往上爬,而按照燕北军的说法,在燕北军中,一般的士兵十年就会退回原籍。

    挑选进入燕北军中的好一些,可以长到十五年,甚至二十年。

    在军中呆了十五或者二十年后,他们要是没有爬到一定的位置,就得回老家。

    当然,朝廷会给他们一定的补助,日后无论是种地还是找活干,都会有优待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军中待了那么多年,他们除了会训练、会打仗,什么也不会,他们回去后,根本习惯不了。

    是以,但凡不想离开军中的人,都会拼了命的往上爬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那一心想要回去的,等十年到后,跟上峰提出回去的事。

    但,武二知道,这些人里面,一定不会有他。

    他,是绝对,绝对不会离开军中的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大字不识一个的人,离开了军中什么也不会,根本不可能有出息。

    他想要有出息,还只能在军中厮杀,立下不世战功,让燕北的人压制不住他。

    武二有这个想法,他也每天把这个想法,灌输给他的兄弟们听,让他们跟着他一起拼,一起在军中立足,以后大家都升上起,彼此守望相助,形成一股势力,让人不敢小觑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做也能为他们的孩子,打下一个好的将来,让他们的孩子,以后的起点比任何人都高。

    如果说,只是为自己着想,武二那些兄弟不一定会心动,可事关孩子,武二那些兄弟在武二的煽动性,有九成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低姓氏出来的,他们看到太多,一出生就比他们高一截的人,他们太清楚出身的重要性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辈子就是这样了,不可能再有一个好的出身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想他们的孩子,也跟他们一样辛苦,一出生就低人一等,哪怕比旁人努力十倍,付出多十倍,也达不到旁人同样的高度。

    这种苦,他们吃够了,受够了,他们不想他们的孩子,也跟他们一样,一出生就受人歧视,受人奚落。

    想到武二说的,如果他们在燕北军中立足了,成了军中高官,他们的孩子以后一入军中,就会比普通的士兵高一等,不管做什么都要比旁人容易,甚至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