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28上位者的立场!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”一众副将嘲讽的笑声,把长泽气到了,他鼓起包子脸,不高兴的道: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明明小墨哥哥说的很有道理,跟他爹娘说的一样,只要利益足够,任何人都可以背叛呀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长泽说得没有错,你说得对。”几位副将见长泽生气了,连忙出声哄道。

    可长泽又不是普通的小孩子,哪里是他们随便哄两句就有用的。

    长泽仍旧是气鼓鼓的,他不高兴地道:“我就知道,将军伯伯你们肯定是认为,没有人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,来煽动武二背叛咱们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武二不值那个钱。”几个副将见小长泽虽然生气,但还是讲道理的,也跟着笑了道:“真要像你说的,动不动就拿王位来收买人,那这世间就没有忠诚的人,在王位面前,没有人可以不动摇。”

    别说武二那么一个小人物,就是拿一个王位来收买他们,他们都不一定能稳得住。

    当然,南疆已经败了,他们是看不上南疆王这种不值钱的王位。

    但要有人拿北辰一半的权利,或者天武一半的权利来收买他们,他们指不定会心动。

    无他,利益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没有那个价值,而能拿出这个利益的人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这样,我父王说了,只要有足够的利益,就没有收买不了的人。”长泽挺起小胸膛,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爹果然厉害,说的话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王爷这是不信我们?”几个副将面面相觑,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好在,长泽话锋一转,又道:“我父王还说了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我父王说这世间没有几个人,有胆子敢背叛他,因为背叛我爹得到的好处,远没有后果可怕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他爹,才有底气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将士顿时笑了,“对对对,王爷说得对。王爷是什么人物,是咱们誓死追随一辈子的主子,谁敢背叛王爷,不用王爷动手,咱们就先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们就说嘛,王爷怎么可能不相信他们的忠诚。

    要是不信他们,又怎么可能把少主放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父王很厉害的。”小长泽小脸微红,神情中却满是骄傲。

    他爹和他娘,都很厉害的,没有人敢背叛他们。

    小长泽骄傲完,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:“我不明白叔叔伯伯们,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讨论武二会不会背叛的事情,你们用了武二,信他就是了。他要能把事情办漂亮,下次再交给他办就是了。他要是办不好事,把他丢在一旁就是了,他要是敢背叛我们,杀了就是。他忠诚与否,对我们来说重要吗?”

    武二又不是当心腹培养的,这样的人只分有用与无用,有用就用,无用便弃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听到小墨哥哥的话,想明白的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心腹,身边的人,他完全不需要考虑忠诚与否,只要他能驾驭住他们,他们就不敢背叛。

    反之,他驾驭不住身边的人,便是他身边的人忠诚,他这个主子也会有名无实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的事很复杂,他也不是很明白,但至少,他知道他不需要为这种事伤脑盘,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“少主说的是。”大帅一直没有说话,众副将嘲笑长泽的时候,他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这会听到长泽的话,大帅却是一脸赞许地开口了。

    诚如长泽所说的那样,就武二这人,还真得不值得他们花精力和时间来想,他是否忠诚,会不会背叛。

    左右,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以后,他们永远不可能,给武二背叛他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与南疆的战事结束,武二的利用价值就没了,以后武二也就是一个普通人,他们不会给武二往上爬,接触军事机密的机会。

    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

    武二这人,就是他们不能用,也不愿意用的,让他们起疑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帅爷爷,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吧?”长泽一听到大帅夸他,顿时脸上一喜,蹦蹦跳跳的走到大帅面前,扬起小脸,一脸讨喜的道。

    大帅看他这般可爱,忍不住逗弄道:“我是说……王爷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是夸我呀。”长泽的脸,顿时就垮了下来,一副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帅哪里舍得他伤心,当即就揉了揉他的头,安抚道:“王爷说得对,小少主也聪明,王爷只是说一句话,你就融会贯通了。疑人不用,我们既然信不过武二,就不需要再考虑他会不会背叛的问题,直接不用他就是了。如此一来,他纵是有千般本事,万般心计,也没有机会施展。”

    少主的起点比任何人都高,他们少主不需要学这些底层摸爬滚打的心思,他们少主只要知道就行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小算计,在他们少主面前,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对呀,我刚刚跟小墨哥哥就是这么想的,武二的身份摆在那里,我们不可能凭几句话就相信他。他的忠诚与否,根本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。他要真的是忠诚的,他自然会将他的忠诚展现给我们看,我们只要看着就行了,根本不需要想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觉得武二能用,那就用武二来对付南疆。就算武二是南疆派来的探子、奸细又如何?他为了取信我们,必然要为我们拼命,要为我们做事,要立出大功劳,我们好好用就行了,等到他的利用价值没了,给他该得的赏赐,让他远离军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长泽滴滴咕咕的说道,小眼睛转来转去,灵动异常,看上去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大帅看着长泽,摸了摸他的笑,笑了笑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其他几个副将,看到大帅的动作,一个个心痒痒的……

    小少主那脑袋毛茸茸的,一看就很好摸的样子,他们恨不得取代大帅那只手,去摸摸小长泽的头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没那个胆子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