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27不敢背叛!

    武二出去后,营帐内的气氛陷入了短暂的凝重,有几个将领犹犹豫豫地开口:“大帅,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?武二这人能信吗?”

    军中的将领,有觉得武二可以信,可以用的,也有那固执的,认为武二不能用,不可信。

    武二毕竟是南疆的人,他们与南疆的仇恨摆在眼里,他们自己都过不去,自认南疆人也不可能过得去。

    “武二能不能信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武二能不能办这件事办好,只要武二把事情办好了,他能不能信,很重要吗?”有那务实的,认为武二这样的人,只要能用就行了,旁的一点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又不需要信任武二,他们只是想要用武二罢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武二真要办成了,杀了南疆的大将军,就等于立了一个大功,日后他在军中的发展,就是我们也束不住,而且我怕他立下这个功后,在军中的威信会提高,底下那群小崽子会信服他。你们不知道,现在就有不少人,在说武二的好话,武二那人真得不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要是他们燕北的人,肯定会得到他们的重用,可偏偏武二不是他们燕北的人不说,还是他们的死敌南疆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武二是投向了燕北,可真把他当自己人看的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,放在军中,他们担心呀。

    “武二这人确实有些本事,这么短的时间,就能洗清南疆带来的恶名,得到底下人的认可,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,要是给他机会,指不一定一飞冲天,但也就是这样有能力有野心的人,才好用不是?”务实派的人,还是坚定的要用武二。

    而且,不用武二,他们想要分化南疆的士兵,还是要用南疆的人。

    与其用个蠢人,不如用武二这个聪明、又好用的人。

    几个副将商讨的异常激烈,武二不属于谁的,几个副将也是就事论事,并没有藏着私心。

    长泽在一旁听得明白,心里也不由得感慨,还是他爹会用人,这几位将军伯伯,都不是简单的人物,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对他爹忠心。

    几外副将说着说着,隐隐带出了那么一点火药味,大帅见状,便淡淡地开了口:“好了。人已经用了,计划也在实施,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。武二背不背叛,是不是南瑾昭放在我们燕北的奸细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武二能不能杀死南疆的大将军,他要能杀死南疆的大将军,我就一定给他记一功。”

    这点心胸和气度,大帅自认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大帅说的是,我们现在这里说这些都没有意义,一切等到武二杀了南疆的大将军再说。旁的,就看武二以后的表现了。”别说武二现在还没有露出什么马脚,就冲着他能斩杀南疆的大将军,便是明知他是南瑾昭送来的奸细,他们也敢用。

    大帅一句话,就终止了众人的讨论,几个人不谈武二的事,一时间也没有别的事可以聊。

    毕竟,接下来的战略布局,他们已经做好了,现在只要等武二那边传结果来了。

    正事说完,几位副将想到了小长泽刚刚的表现,顿时打趣道:“少主,你刚刚在跟墨少说什么?我看你们……好像也在说武二的事?”

    战事紧张,军中的将领每天都绷得紧紧的,王爷和王妃又不是那种,为了让军中的将领放松,就祸害姑娘的人。

    南疆军中有军妓,他们燕北军中却没有这种东西,他们要发泄,要放松,就只能拼命的去训练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军中的将领多了一个放松、发泄的方式――逗弄长泽。

    也不叫逗弄,只是陪孩子玩玩,放松放松心情。

    “伯伯,我刚刚跟小墨哥哥说,武二这人会不会背叛咱们呢。”长泽跟军中的将领都熟悉,见有人点到他的名字,长泽也不怯,落落大方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爹和他娘,叫他来跟着几位伯伯、叔叔学习,只让他不要掺和正事,可不是正事,他还是可以掺和一下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关系好和关系不好,那待遇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比如,他刚到军中,跟军中的叔叔伯伯们关系一般,这些叔叔伯伯们对他的态度就是公事公办,教导也教导,用心也用心,但教给他的只是一些正经的东西,那些小招式,自己暗中攒下的经验,是绝对不会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后来,他跟这些叔叔伯伯们混熟了,叔叔伯伯们私下才会给他开小灶,时不时给他传授一些小技巧,还有他们在战场上,摸爬滚打数十年,积攒下来的宝贵经验。

    这些才是真正有用,真正的财富,但这些东西是他们个人的,他们教是情份,不教也不会有人说他们错了。

    而至此,长泽才明白,他爹和他娘,把他丢在军中的真正用途。

    有些感情是处出来,如果没有这段时间的相处,便是他爹娘下令,这些叔叔伯伯也不一定会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说……武二会不会背叛我们?”问话的副将,听到长泽的话,挑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好奇,只是闲着也是闲着,逗逗孩子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!我爹说,这世间没有永远的忠诚,只有背叛的代价够不够。比如,有人拿南疆王的身份和地位来诱惑武二,武二就肯定会背叛。”要是先前,长泽指定答不出来,因为他也处在迷茫和糊涂中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隐约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与其担心手下的人会不会背叛,不如壮大自己。

    只要他足够强大,能给身边追随者足够的利益,那些人自然不会背叛他,也不敢背叛他。

    因为,背叛他的代价太大了,大到一般人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军中的将领,听到长泽的童言童语,顿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泽这话说得没有错,可问题是……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,会有人拿南疆王的身份,来诱惑武二背叛。

    因为,武二根本没有那个价值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