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24滑稽又可笑!

    燕北军的大帅,当然知晓武二这个人,但也只是知晓,他并没有见过武二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想见,而是彼此之间等级差的太多,武二的身份也比较特殊,要是贸然相见,恐怕会引起不好的猜想。

    而且,就武二也不值得大帅,特意花时间相见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不一样了,这一次正在战场上,武二给他们带来这么一个消息,说实话……

    青参将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军人,青参将接受的训练,只有忠诚,忠于燕北,忠于王爷,他和燕北军上上下下都没有想过背叛的事,哪怕……

    他们兵败,哪怕他们全都战死,他们也没有想过背叛王爷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,南疆引十方世界的人前来,将燕北军屠杀九成,也没有一个燕北军说背叛王爷,背叛燕北,投向南疆。

    投靠敌方,背叛王爷,这是他们想都不会想的事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不能理解武二的背叛,不能理解武二的投靠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军人最好的归宿,是为国、为主、为家而战死。

    武二的行为,与燕北军接受的教育完全相反,武二看似在燕北军中站稳了脚步,但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上下,仍旧无法敞开心扉接纳他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把武二视为同僚,却无法把武二视为兄弟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会影响武二在军中的发展,他们燕北军别的也许不显,但在军中公平、公正还是能做到的,只要武二有本事,肯拼命,不惜流血,在燕北军一样可以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青参将连武二的投靠都不能理解,又怎么能理解南疆那位小头目,在战场上打到一半,突然说要投靠,还意图弄死南疆大将军的行为。

    青参将不仅不能理解,还觉得恶寒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样的兵,要是他手下的,要他打到一半,他手下的兵突然引来前来弄死他,想想……

    这得多可怕?

    大将军说的对,南疆人可用不可信。

    这些人太可怕了,简直是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青参将听完武二的话,整个人都是懵的,要不是强大的自制力告诉他,必须冷静,必须沉稳,他肯定会离武二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他怕,怕武二他日为了更大的利益,将屠刀举向他。

    别说不可能。

    武二是南疆人,他能为了利益背叛南疆,他日自然也能为了利益,背叛燕北。

    武二不是燕北人,他对燕北没有一点感情,背叛起来,根本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当然,怕归怕,该做的事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南疆的人主动投靠,这事他做不了主,还得上面的人做主,而且……

    这事,也得往上报,让上面的人对武二有个防备。

    青参将带着武二来见大帅,并没有直接把人带进去,让是先让武二在外面等着,他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青参将也不参直接见大帅,可是要先等自己的上峰过来。两人碰面,点了点头,就一起去见大帅了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战时,大帅的营帐有不少人,就是小狼崽子和长泽也在。

    他们俩在这里,是跟着大帅学习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是长泽学习,小狼崽子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他来这里纯粹是为了陪长泽,或者说是为了保护长泽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知道,在燕北军中很安全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,想要长泽的命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王爷与王妃,这一生就只会有长泽一个孩子,王爷和王妃虽然说了,要是长泽能力不够,以后不一定会把位置传给长泽,可真正相信的人有几个?

    总有有野心,有想法的人,想要先一步除掉长泽,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为了长泽的安全,小狼崽子一向都是对长泽寸步不离,生怕他有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这一点,大帅也很赞同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能接受长泽来军中历练,要不是王爷和王妃先斩后奏,没有给他们说不的机会,他们绝对不会同意让长泽进军营。

    长泽可是王爷和王妃唯一的孩子,他的安全犹为重要,而且长泽这才多大,就算要学习那也是在宫里,跟着大儒师父学,哪里需要亲上战场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刀剑无眼,要是长泽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这些人万死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好在,长泽是个听话的,也是个懂事的,到了军中后,对大帅的安排从无疑问,对小狼崽子更是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有小狼崽子保护长泽,长泽的安全有了保障,他们也就放心了,哪怕是两军交战,也敢让长泽出现在在战场上了。

    长泽和小狼崽子只是在一旁学习,听到青参将的汇报,两人虽然诧异,却也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和这些将士不一样,他们不像这些将士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不能理解武二的背叛,和南疆军中其他的人投靠。

    长泽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,这世间没有永远的忠诚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   为了利益,多的是人愿意出卖灵魂,出卖兄弟好友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南疆对底层的军人向来不好,以前南疆势如破竹,有妄拿下天启、天武的时候还好说,现在的南疆已是日暮途穷,根本没有起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南疆底层那些将士不背叛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大帅,听到青参将的汇报,也只是皱了皱眉,很快就恢复如常了。

    他当时,愿意同意接纳武二,并且让武二留在军中,并不是真的需要武二带来的火药,也不是认为武二很特别,他吸纳武二等的就是这一天。

    有了武二这个先例,并且武二在燕北军中得到厚待,有升迁的希望,想来南疆会有更多的士兵,选择倒向燕北。

    只是,让大帅意外的中,他没有想到,那些人的倒戈会来得这么快,甚至还在两军交战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个将士,在战场与敌人对阵,看着自己身边的好友、同僚,一个个倒在对方的刀下,他们想的不是为好友、为同僚报仇,而是想着投靠对方,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上峰。

    别说真的发生这样的事,就是光想,大帅都觉得滑稽可笑……

    踩着同伴,踩着上峰的鲜血与生命往上爬,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

    这世间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