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23都是千年的狐狸!

    武二他……动心了!

    武二一直是个有野心的人,他也有能力。只是先前在南疆,那块小地方限制了他的发展,限制了他的眼界,也限制了他的格局。

    投向燕北军的时候,看到燕北军的优秀,看到燕北人的出色,武二一度受了很大的打击,险些一蹶不振,自暴自弃,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撑了过去。

    燕北人很优秀,很强,可他也不差,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燕北人,都有想上爬的野心。

    在燕北王的统治下,燕北人从战争带来的灾乱中走了出来,有了安逸富足的生活,大部分都很满意,也甘于现状。

    武二就在燕北军中,发现很多燕北兵并没有往上爬的想法,也没有建立功业的想法,他们大多只想就这么在军中待一辈子,有仗打就打仗,没有仗打就在军中训练,从来没有想过爬到高位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。

    通过跟他们的交谈,武二在燕北军中发现了同类,但大多数燕北军,还是安于现状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武二觉得他又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有了希望的武二,顿时觉得未来的有了奔头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拼命的训练,想方设法的拉着身边的兄弟,跟着他一起训练,就是想要培养自己的班子,以后有自己的心腹可用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心腹可有,他在军中有这么一股力量,便是燕北军的头领们,也不敢小觑他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武二终于将自己的人训练出来了,也将自己的班底打造出来了,而燕北军的将领们,也十分的宽容和大方,并没有收走他的权利,还是让他管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手上了七八百人,在军中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,他们这些人抱成一团,就是燕北军里的那些老油条,也不敢欺负他们。

    尝了甜头的武二,一听到这人的话,顿时心里就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嫌自己手上的人多,谁也不会嫌自己手上的权利大,不是吗?

    如若……

    如若他从中牵线,这些人顺利投靠了燕北,这些人要寻求庇护,天然的肯定是倒向他。

    他把这些人一整合,手上少说也能有三五千人。

    有了三五千能兵干将,他怎么也能往上升一级吧?

    一想到往上升,能带来的好处,还有因此接触到的人,武二的心头就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武二眼中的炽热是那样的明显,南疆那个意图在战场上叛脱的小将,看得清清楚楚,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武二心动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武二更心动,那人又道:“武二,我们都是兄弟,我们肯定是相信你的,你去跟燕北军谈。不管燕北军开出什么条件,只要你答应,我们就答应,我们这些人肯定是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武二,我们不仅听你的,今天……我们还可以帮你立一个大功。你看出来了没有?大将军他们是要我们死,既然他想要我们死,不如我们联手干票大的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人说话时,还用眼神看了一眼大将军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需要明说,武二就知道,他所说的干一票大的,就是动手把大将军给绑了,或者给杀了。

    再不济,也能杀一批高级的将领。

    南疆不比燕北,燕北的将领都要冲锋在前,就像武二这样,在军中也算是一个小头目,要是在南疆,他完全可以不用上场,但是……

    在燕北军,作为小头目的他,要比所有人都更拼,当然也更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而南疆的将领,是从来不出现在前线的,每次上战场,不管南疆损失多重,死的都是普通的小兵,要杀一个南疆的将领太难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那人居然把主意打到大将军身上,武二怎么能心动?

    杀死南疆的大将军,这可是一个大功劳,就算不给他连升三级,好歹也要给他良田千亩。

    这下武二不是心动了,他是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半个时辰后,我来找你。”武二怕南疆撤兵,不想再耽搁下去,悄悄给身边的兄弟做了一个,只他们自己看得懂的手势,便趁着混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现在……就把人往那个方向带。”武二想要立功,那个想要带着兄弟投靠燕北军的小头目,他比武二还想要立功。

    武二当时投向燕北军,是拿了一大批火药做投名状,他想要投向燕北军,怎么也不可能空手去,怎么也要拿出一点诚意来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那小头目,看着武二离去的身影,露出一抹阴冷的笑。

    这世间,谁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这世间,也不止武二一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这世间,也不止武二有往上爬的野心。

    武二不甘于人下,一心想要往上爬,他难道就不想吗?

    他是说了,到了燕北军听武二的,跟着武二干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他比武二能干,要是上面的人更赏识他,而不是武二,他凭什么还听武二的?

    顶多,看在今日的情份上,他不会拖武二的后腿,把武二踩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武二也不会全听全信,但他想要立大功,这确实是真的。

    退到人群后,武二立刻找到他的上峰——青参将。

    在燕北军中,等级权利十分明确,在燕北军中,最忌讳越级、越权。是以,武二再想往大帅,往上面的人面前凑,也没有那个胆,敢坏燕北军的规矩。

    他老老实实的找到自己的上峰,将南疆那个小头目的话,一一说给青参将听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不会告诉青参将,那个小头目到了燕北军中,要以为马首是瞻的话。

    这种事,都是私下的交易,说出来就不美了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些外,武二什么也没有隐瞒,把事情一五一十说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青参将听完,并没有急着给武二回复,而是盯着他看了几年,看武二一副憨厚的样子,青参将笑了笑……

    这小子,惯会装的。

    不过,会装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把野心写在脸上,他才会小看武二。

    青参将打量完武二,也不介意拉他一把,道:“行了,你跟我一起去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正好,大帅也想见见武二,最后评估这人能不能用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